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简直就是寸步难行啊!他没办法,只能潜入对面的房间,也就是四十九号房——廖沁儿的房间。虽然他不知道廖沁儿和郁非鸢到底什么关系,但她们两个肯定不是什么好朋友。

    而且之前从纪裕的口中或多或少了解到这件事和廖沁儿有关系,所以这个时候廖沁儿铁定是不在房间的。廖沁儿房间没人,这个房间又恰好能够看见比赛的地方,简直就是绝佳地点啊!

    他在房里留了东西,只要鸢鸢回来他铁定能够知道。所以他才肆无忌惮的潜入廖沁儿房间。而在他进去不久,就有工作人员进来服务,他立刻躲了起来,而工作人员见房里没人,便直接离开了。

    接下来,便是那个叫“阿佳”的工作人员推着奖杯路过了房门外。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四十九号房没人色,在得知袭击有急事之后,她便毫不犹豫的将奖杯藏入了房中。

    而他,自然也是躲了起来没被人发现的。而如今,比赛已经临近结束,他想要将奖杯藏起来,而门外,似乎有另一个工作人员准备进房拿走奖杯,那么他,该怎么办?

    “咔嚓!”一声,外面那个工作人员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四处观察了一下,虽然说这间房目前的主人不在,但是随意进人房间终归是不好的。

    只是阿佳那个糊涂蛋,奖杯放哪儿不好,偏偏放人休息室里emmm……虽然抱怨,但她还是尽职尽责的在房中找了起来,毕竟这件事和她还是有关系的……

    奖杯是一件重要的东西,主办方派了两个人专门负责运送奖杯。本来要运动到比赛会场上去的,但是她中途上了个厕所,也就在那个时候,阿佳得到了消息。

    她当时拉肚子,难受的不得了,在厕所里打了半天都没出去。阿佳等了她半天,实在是等不及了,才急中生智,将奖杯藏入了房中。等她终于舒服了一点出来的时候,阿佳人影已经不见了。

    她联系阿佳,得知奖杯被藏的地点。按理说,这些休息室的房间,除了要拿几把给演员以外,剩下的都在她们工作人员手中。毕竟每个人的休息室需要打扫清洁。

    总不可能别人不在休息室,没人给你开门,你就不去打扫了吧?阿佳和她虽然负责保管奖杯,但也是清洁工,所以她们手上有每一间房的钥匙。只是那串钥匙放在阿佳的身上。

    阿佳有钥匙,要进入四十九号房简直轻而易举。可是这休息室的钥匙不多,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演员们自己有一把自己的钥匙。然后其他的钥匙一串在保卫处,一串在领导那里,留给她们清洁工的也就两串。

    演员的东西都是非常昂贵的,演员的隐私也是需要得到保护的。她们手上虽然有钥匙,但也不能随意进人房间。走廊上有监控,谁进了谁的房都会被拍的一清二楚(经纪人大大进房的时候是避着监控的)。

    而清洁工不止她们两个人,她和阿佳一个组。阿佳有一把钥匙,那么她肯定是没有的。也不知道阿佳是什么理由进去的,但是她将奖杯放进去之后就直接离开了。她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她没给自己留钥匙啊喂!

    她没有钥匙,就算知道阿佳将奖杯藏在了哪里,她也没办法去拿。只好找了个理由,去保安室借一把钥匙。保安室离这里有点远,一去一回也就耽搁了许多事娟,直到现在才过来去奖杯。也不知道四十九号房的人回来没有……

    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奖杯藏在那里,然后偷偷的将奖杯偷走那可就麻烦了啊……

    “奇怪……阿佳明明说她把奖杯藏在了盆栽后面,可是这房间里一共也就一株盆栽,怎么会没有呢?”

    她绕着整个房间走了一圈,盆栽周围她已经找了好几遍。可是依旧什么都没有找到。

    没办法,她只能将房间里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一下,没想到的是奖杯依旧不见踪影。

    她跟阿佳通了话,那个人百分之百的确信奖杯就在盆栽旁边,可她真的什么都没有找到……

    怎么会这样?

    该不会……奖杯真的被人给偷走了吧!

    她一联想到这个可能性,立马吓了一大跳,那奖杯可是多么贵重的东西,如果真的被她们弄丢了,就算她们倾家荡产也赔不起啊……

    不……一定又办法将奖杯找回来的……一定有的……

    那名工作人员立马拿着钥匙跑出了房间。而经纪人大大躲在窗外,看着她走了,这才重新从窗子边爬了进来。

    他的心里突然有点内疚起来……他为了鸢鸢将奖杯藏起来,殊不知因为这奖杯的事会牵连多少人……

    不是所有人都像纪裕那样好运,都像纪裕那样有能力、有势力的。大家在大城市里打拼生活,本就生活不易。

    而他这样,虽然能够为鸢鸢争取到时间,可是别人怎么办?就比如那两个负责搬运奖杯的人,会不会因此被……

    唉……他现在想这么多,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他就算将奖杯还回去,那两个人也逃不了责罚。

    也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只期望鸢鸢能够早一点回来,这样他才能早一点将奖杯还回去啊……

    “制片人!总制片人!”比赛舞台前,一个黑衣男子匆匆赶过来,像制片人汇报情况。

    “什么?你说奖杯丢了!”制片人负责整个节目环节的安排,这种事情自然是要跟他说的。

    刚得到消息,他一个不注意,差点吼了出来……意识到周围全是观众还有参赛嘉宾,他克制住了自己心底的怒气。

    跟着黑衣男子去了个比较安静的地方,紧接着传来的就是他的怒骂声,还有男子不停安慰的声音。

    “制片人,你先消消气!奖杯的事我已经派人去找了,目前最大的问题还是要安抚观众还有那些嘉宾。”

    男子给制片人递上一杯水,非常理智的跟制片人分析局势,要知道,欲速则不达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