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要不是这次比赛性质不同,他也不用亲自出场。偏偏遇上的那两个人,简直比上一届的影帝影后还要大牌!那么多人出去找都没有找到,就像是等着他亲自去迎接似的。

    他这个制片人,在娱乐圈也算是顶尖人士了,可是那两个人还是不给面子。到现在都不出现……虽然上级特意批准过,虽然那两个人确实有那么一点实力,也有那么一点后台。

    可是她们这么不配合他嗯工作,增加他的负担,那么就是和他作对,和他最对的结果就只有一个……

    “去告诉主持人,待会儿四十八号结束后,如果四十九和五十还没来,那就按照老规矩,三分钟时间。三分钟一到观众开始投票,投票结束后便直接颁奖。”

    “什么?直接颁奖?可是我们的……”男子心底有些疑惑,明明奖杯已经不见了,还要直接颁奖?难道他们不应该拖延一点时间,好去找找奖杯的下落吗?

    正好四十九和五十不在,可以让主持人多安排几个小游戏环节放松一下,即可以拖延时间,如果那两个人出现,还可以继续表演,这个时间就更加充裕了啊……

    何必非要跟时间较真,跟自己过不去呢?两个人……一人三分钟也就是六分钟时间……六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一眨眼就过去了,六分钟他们怎么可能找得到奖杯?

    “我自有安排,你去做便是。”制片人所想和男子完全不一样,规矩就是规矩,那两个人没有按时间来现场,那就只能错过颁奖。至于奖杯的问题……谁说颁奖一定要现场给奖杯的?

    往常都是颁奖杯,奖杯的模样一成不变,观众看都看腻了,不如今年创个新,只颁发证书。如果后面找到了奖杯,那在将奖杯补发也不迟。

    如果找不到,大不了让协会的人重新弄一个奖杯出来,反正那群人有钱。至于之前的那个奖杯,自然是有人要赔偿的。

    至于找谁来赔偿,该怎么赔偿,与他都没什么关系,他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安排好整个颁奖仪式的环节就行了……

    至于用来代替奖杯的证书……反正证书和奖杯的性质差不多,都是为了证明影后的身份,根本不影响接下来的环节。

    而六分钟时间,要制作一个证书简直绰绰有余,毕竟协会里准备的各种证书简直多的数不胜数。随便找一个盖上章印便行了。

    也需有人说他不负责任,但是国际协会的印章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所以证书还是有一定说服力的,并不影响外界对影后的崇敬度。

    至于协会的那些人会不会同意用证书代替奖杯……证书这种东西,也算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那群人懒得费脑子去想另一个办法,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会同意。

    更何况协会的印章在外人看来多么的重要,相当于一个公司里的公章。可是协会内部并不把印章当回事emmm……怎么说呢?还是有钱人任性被,弄个印章纯属为了玩,为了方便。

    反正他们对外交易都是用的个人章,内部交易都是口头的,谁要用什么印章啊!咳咳……别问他一个制片人是怎么知道协会内部的事的,没什么原因,反正他就是知道……

    总而言之,证书什么的完全没有问题。虽然听说那个四十九号和五十号都有个什么后台,但是六分钟,最多六分钟的时间,如果她还不来,那么再大的后台也罩不住她!

    他,在国际上也算是顶尖任务,一般人还真的奈他不何,所以在听说别人有后台的时候,他总是不屑一顾的。毕竟像他这样明明可以靠脸却偏偏要靠实力的人,最看不起那些靠后台走进来的。

    他甚至很仇视那种人,整天不求上进,还想拿到宇哥好的成绩?靠后台吗?后台是硬,可是能硬一辈子吗?更何况那些人自以为自己有后台就耍大牌,连他们这些“前辈”都敢怠慢。

    这已经不是懂不懂事的事情了,总之他很不爽。所以他要找点事情去为难她们。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什么的在他面前都不是个事,反正协会的人那么牛,就算为了给别人一个面子。

    允许那些人用后台走进来,想必也是有限度的,而六分钟,也便是他最大的限度……咳咳,我们整个节目的主旨是什么?好久没有说过了,让我们一起重复一遍——

    那时候的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so young so naive!

    我们的这位制片人,虽然在国际上有点影响力,一般的人自然没办法招惹他。但是他的能力还是有限的,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连他也仰望不到的、那更高的天空。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要小看这一句话,有很多人都是栽在了轻视这句话的上面。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廖沁儿背后是那根基稳固的廖家,郁非鸢的背后是那强可敌整个世界的纪裕……怎么说呢?

    制片人虽厉害,可他到底只是一个人,廖家那样庞大,又根深蒂固,他又怎么可能敌得过?纪裕……这个人就更不用说了,连他的上司——那群协会的人都拿纪裕没办法,他又如何去以蚍蜉之力震撼大树?

    所以说no作no die,制片人到底还是单纯了一些,不懂这里面的人情世故。说起人情世故,最懂的无非就是我们的经纪人大大了,此刻他又在干什么呢?

    “阿佳,你真的确定奖杯就在这房间里面吗?”之前那个工作人员拿着钥匙再一次返回了这个地方,她旁边跟着和她一样服装的人,看样子就是之前的那位“阿佳”了。

    “我当然确定啊,我亲自将那奖杯放进去的!”那“阿佳”急匆匆的往前走,恨不得马上能够将奖杯掏出来,要知道她只是一个打工的,那奖杯的贵重性,可是她打十辈子工都赔不起的啊!

    要是真的就这么丢了……不,她怎么可以诅咒奖杯被偷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