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男子终于确认了目标,要知道在这个关键时候,那个树后的人却因为他叫了一声就跑的那么快……

    呵……像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行为,就算他没有盗窃奖杯,这件事和他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喂!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追?”男子翻窗出去,无意间看见还愣在原地的‘阿佳’两人,皱了皱眉,吼道。

    “啊?哦……哦……追,我们马上就去追!”阿佳和那个工作人员显然都不在状态,被男子一语惊醒的时候她们还有点懵,完全不知道干什么。看见男子翻窗,她们也忍不住想要跟着他一起翻。

    “喂喂喂!你们干什么?你们啥啊!”看见这两个人的养足,就算良好的素质修养都不能阻止他说脏话了。玛德,他到底是被谁……牵连到这件事里面的啊?为什么现在赶紧好像他一个人的事似的!

    “那……那我们……”

    “你们赶紧去找人到各个地方去包抄,看见可疑的人全都抓起来!”男子说完说话有点快,说完立马就后悔了,玛德,这会场上那么多人,还都是大款,按照这两个人的迷糊性质,要是抓错了怎么办?

    本来只是因为找个奖杯而出小事,要是到时候弄出一些不必要麻烦可就不好了啊……想到这里,男子不由得有些头疼,回头一看,刚刚的那个人已经不知道跑哪儿去了emmm……

    哎呀!

    男子拍了拍脑袋,他怎么就把时间浪费在了这两个人身上忘了大事呢?反正阿佳她们是跑不了的,可是那个“偷”奖杯的人若是抓不住,他这饭碗可就丢了啊喂!

    一想明白这事,男子跳出窗外,往刚刚那个人逃跑的方向追去。眼睁睁看着男子的身影越理越远,阿佳的心里又开始慌乱起来,还是旁边的人安慰她,她心里才好受一些……

    “阿佳,别担心了,奖杯一定能够找回来的。我们先去找人帮忙吧!”旁边的人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

    “嗯……”阿佳点了点头,任由那个人拉在她往门外走去,一路上一言不发,想必她心底还是有点难受……

    “奇怪,人去哪儿了?”男子一路从房里追出来,从休息室路过现场,路过协会办公室,又左转右转逛了大半圈,愣是没有找到他要找的人。

    这颁奖典礼的会场很大,能够一路找到这里来也是靠着脚印。要知道休息室外面有一片草地,那片草地很湿润,一踩就是一脚的泥。

    那些艺人都是来参加比赛的,自然不会傻到去踩那些泥来破坏自己的比赛。而那些工作人员为了比赛忙前忙后的不可开交,更不会有人往这个地方来。

    他刚刚确实将人跟丢了,只是低头的时候看见自己脚上的泥,又往回看了看自己的脚印,想起刚刚从休息室出来的时候的场景,他立马就想到了根据脚印去找人。

    只是他如今找到了这个地方,眼见着就要出大门了,若是再找不到那个人,让他跑了可就麻烦了……可是脚印却偏偏不见了。这让他这么找?

    关键是脚印这种东西,你说在室内被人打扫了也就罢了,偏偏这是在室外,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室内忙活,谁会闲到来这室外打扫?

    男子深呼吸了一下,正当他焦头烂额东瞅西瞅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他忽然瞅到草丛中似乎有被人藏起来的什么东西。

    那是黑色的东西……男子走上前去看了看,那东西……不是鞋吗?难道是那个人也意识到自己脚印的问题,所以就把鞋扔在了这里,然后跑了?

    不是吧……鞋这种东西没了可以当然可以再找一双穿上,可是这鞋的主人不见了,要找的话更是麻烦。更何况这鞋又不是灰姑娘的“水晶鞋”啊喂!

    找不到人,就找不到奖杯;找不到奖杯,就会丢了饭碗……男子皱了皱眉,心里愁的很,待在原地不停地转圈圈,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办……

    真是苍了个天了!

    “各位真是不好意思,这一次的比赛本来有五十位名额,可是如今四十九号和五十号选手不见踪影,我知道这可能会给大家带来麻烦,可是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我们也不能直接取消那两位的资格。”

    颁奖现场的舞台上,主持人再一次的站在上面圆场,不过这可不是他的“帕”,他也就长话短说了,“按照以前的规矩,未到者可以允许有三分钟的候选时间,时间内若是她们赶到,那么比赛继续……”

    “拉三分钟之后她们赶不到,那就直觉取消资格。当然,三分钟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这三分钟里面,我们为大家准备了一点娱乐项目,希望大家不会觉得无聊。好了,废话少说,三分钟倒计时开始,有请我们的表演者……”

    主持人在台上暖场,说完话他就立马跑下了台,生怕跑的慢了,台下的那些人要找麻烦似的……要是这是他的“帕”就好了,这样他想说啥就说啥,也不用怕台下那群丧心病狂的“大佬”们了emmm……

    在不知名的一条马路边,廖沁儿拖着狼狈的身子慢慢的走过来,她浑身都是伤痕,血淋淋的,头发乱蓬蓬的,衣服破烂不堪,一大块一大块的全是黑渍,鞋子还丢了一只……

    “咳咳……咳……”廖沁儿扶着路灯,往会场里面看了看。没忍住的她开始咳嗽起来,胸中似有一股闷气,可是她怎么咳也咳不出来,倒是咳了一大滩血出来……

    “救我……救救我……”她声音有点沙哑,脑袋昏昏沉沉的觉得自都己快要死了。她拼了命的朝过路的人求救,只希望有人大发慈悲,能够伸一只救赎的手给她……

    廖沁儿……那样骄傲自负的廖沁儿,如今却是这样不堪、这样卑微的求救……廖沁儿,这样的廖沁儿,还能够算是当初那个高高在上的“小公主”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