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颁奖会场……颁奖会场……颁奖会场在哪儿……颁奖会场——对了,就在前面,她能撑过去,她一定能,一定能够成功的撑过去,一定能够顺利到达,也一定能够顺利拿到……

    影后奖!

    属于她的……影后奖……

    “哒……哒……哒……”天上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主办方显然没有想到,这个雨会在这个时候下起来。毕竟他们都查过无数的天气预报,甚至没有一个提过今天会下雨……

    “你们……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竟然不让我进去?我告诉你们……”男子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一个女子站在门口,被两个保安大哥挡在门口。

    他叹了口气……之前他本来一直在追踪之前那个男人的,可是追到刚刚那个地方的时候人就不见了,不知不觉天上已经下起了小雨,可是他却什么都找不到……

    没办法,整个会场他都派人找过了,唯一的没有搜查的,也便只有这出口了……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不管那个人有没有从这里逃出去,都肯定会留下一点信息。

    他刚刚也有想过,能够清楚的了解会场内部环境,能够轻松的将奖杯盗走还能轻松躲过所有人追查的不多,如果是外来贼绝对不可能如此,更何况他还一路跟踪?

    也就是说,只有对会场整体都特别了解,并且心思缜密,头脑灵活的人,才能在短时间内做到以上几点。所以能够排除的人就有很多了,而在剩下的嫌疑人中,只要能够找到最后一点线索。

    那么这个“凶手”就基本可以锁定了。可关键就关键在,这最后一点线索难找啊!那个人消失的无影无踪,若是找不到他,别说最后一点线索了,连个毛都别想找到!

    愁啊愁啊……愁的他脑袋都疼了起来,想了好半天才终于决定来出口看看。其他出口他也都看过了,没有任何线索,而这里,离前面那条据说是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商业街没多远。

    如果那个人看重的正好也是这点,跑到商业街躲了起来,那么不需要最后线索,就可以可以直接锁定“凶手”了,而在出口守着的两个保卫大哥这里一定有线索!

    看样子,他的饭碗保住了啊……

    “你们在干什么?”他走过去,仔细打量了那个女人一眼,确定她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之后,便将视线移开。

    “凌助理,这个女人刚刚疯了似的想往会场里跑,嘴里口口声声的说她是几号选手,她刚好说她是四十九号。”那保安嘲讽的笑了一下,“你说她不要来搞笑的吗?里面的比赛全世界都在直播,只要看了这个视频的人都知道四十九号不见了,找不着了!”

    “而她,现在借着最后几分钟来冒名顶替,不就是仗着人家四十九原主不在吗?这也就罢了,我问她要比赛入场券,可是她硬说她没有,然后又要往里面闯。你说这样的人能放她进去吗!万一她失去砸场子的,那我放她进去,我不就掉饭碗了吗!”

    那保安喋喋不休的说完,脸上看起来特别着急,看着男子的反应,恨不得马上让那个“凌助手”为自己正名。男子表情凝重,重新开始打量廖沁儿。

    这个女人,衣服破破烂烂,浑身脏脏兮兮,脸上一块难看的伤疤,整个人又疯疯癫癫的样子,看起来确实不怎么像参赛人员。

    要知道,国际影视协会对演员的要求十分的高,光是表演还不行,平常的方方面面都得考核。能够进入这次的颁奖会场,那都不是普通人。

    而这个女人……别说她这个模样,是不是边角诚实里混进来的乞丐都难说。关键是她连比赛入场券都没有,怎么能够让人相信她的身份?

    比赛入场券,只有被这个奖项提名的人,才有资格进入这个会场参加接下来的表演比赛。比赛要求公平公正,也就是说,大家持券进场,进了会场以后谁也不认识谁,人人平等,只能用券上的号码来互相分辨。

    当然,有的人天生自来熟,进去之后指不定还能被认出来,所以比赛是没有绝对的公平的。每个方面都有每个方面的规矩,入场券的号码虽然也是像休息室那样安排的,但实际上休息室号码就是入门号码。

    为什么说比赛没有绝对的公平呢?大家在进场之后虽然人人平等,没有谁是一线明星就得大牌一点的说法,外人对她们的态度都是一致的。但是各自得到应有的待遇却不一定和态度相同。只能说号码决定身份罢了。

    四十九号,排在最后面。比那些娱乐圈“一霸”都还要厉害几分,一看就是狠角色,可能就是面前这个疯女人?作为明星,最讲究的就是自己的德智美,不仅要美的优雅,还要美的别有一番风味。

    可是这个疯女人……男子皱了皱眉,碍于场合,他不得不对那女人笑脸相迎,“不知道……这位姑娘到底想要干什么?这里是影后奖的颁奖会场,如果姑娘没什么事……”

    “谁说我没事!”廖沁儿大吼了一声,“我可是廖沁儿!我背后有廖家!我是《凤凰》的女主角!我是颁奖会场的参赛选手!难道你们会场对参赛者的待遇就是拒之门外吗?”

    “不……我不是参赛者,我是影后奖的获得者!我就是那个即将拿到影后奖的人!你们敢这样对未来影后不敬,难道是不想活了吗!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人将你们炒鱿鱼!”

    “喂,疯女人我告诉你适可而止啊!你再乱说信不信我立刻把你轰走!”旁边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的那个保安终于忍不了了,说着说着就撩起袖子,似是真的要动手的样子。

    “你……你们会场难道就这个素质吗?”廖沁儿显然是没料到会有人真的动手,她只能看着那个被叫做‘凌助理’、并且看起来职位挺大的男人,企图让他出口控制局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