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保安喋喋不休的说完,脸上看起来特别着急,看着男子的反应,恨不得马上让那个“凌助手”为自己正名。男子表情凝重,重新开始打量廖沁儿。

    这个女人,衣服破破烂烂,浑身脏脏兮兮,脸上一块难看的伤疤,整个人又疯疯癫癫的样子,看起来确实不怎么像参赛人员。

    要知道,国际影视协会对演员的要求十分的高,光是表演还不行,平常的方方面面都得考核。能够进入这次的颁奖会场,那都不是普通人。

    而这个女人……别说她这个模样,是不是边角诚实里混进来的乞丐都难说。关键是她连比赛入场券都没有,怎么能够让人相信她的身份?

    比赛入场券,只有被这个奖项提名的人,才有资格进入这个会场参加接下来的表演比赛。比赛要求公平公正,也就是说,大家持券进场,进了会场以后谁也不认识谁,人人平等,只能用券上的号码来互相分辨。

    当然,有的人天生自来熟,进去之后指不定还能被认出来,所以比赛是没有绝对的公平的。每个方面都有每个方面的规矩,入场券的号码虽然也是像休息室那样安排的,但实际上休息室号码就是入门号码。

    为什么说比赛没有绝对的公平呢?大家在进场之后虽然人人平等,没有谁是一线明星就得大牌一点的说法,外人对她们的态度都是一致的。但是各自得到应有的待遇却不一定和态度相同。只能说号码决定身份罢了。

    四十九号,排在最后面。比那些娱乐圈“一霸”都还要厉害几分,一看就是狠角色,可能就是面前这个疯女人?作为明星,最讲究的就是自己的德智美,不仅要美的优雅,还要美的别有一番风味。

    可是这个疯女人……男子皱了皱眉,碍于场合,他不得不对那女人笑脸相迎,“不知道……这位姑娘到底想要干什么?这里是影后奖的颁奖会场,如果姑娘没什么事……”

    “谁说我没事!”廖沁儿大吼了一声,“我可是廖沁儿!我背后有廖家!我是《凤凰》的女主角!我是颁奖会场的参赛选手!难道你们会场对参赛者的待遇就是拒之门外吗?”

    “不……我不是参赛者,我是影后奖的获得者!我就是那个即将拿到影后奖的人!你们敢这样对未来影后不敬,难道是不想活了吗!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人将你们炒鱿鱼!”

    “喂,疯女人我告诉你适可而止啊!你再乱说信不信我立刻把你轰走!”旁边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的那个保安终于忍不了了,说着说着就撩起袖子,似是真的要动手的样子。

    “你……你们会场难道就这个素质吗?”廖沁儿显然是没料到会有人真的动手,她只能看着那个被叫做‘凌助理’、并且看起来职位挺大的男人,企图让他出口控制局面。

    “你不认识我?”凌助理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问的廖沁儿有点懵

    “什……什么?”

    “呵……”男子笑了笑,“如果你是参赛选手,先不说你的脸根本让我想不起来任何人,作为参赛选手,应该提早很多天就来到会场准备才是。而主办方总制片人的助理,之前代表制片人完成了各种任务的发布与安排实施。”

    “在这前前后后里面,制片人忙了多久,我就忙了多久。而之前准备排练的时候,除了五十号选手不在以外,其他人都应该在场。很不巧的是当时是我安排的彩排,如果你说你是四十九号,当时在的时候不可能没有见过我。”

    “那么你如今表现出的这么一副陌生的样子,又是什么意思呢?”男子轻笑了一声,作为主办方的总制片人的助理,沾了那人的光,他还是很有地位的。该摆的谱还是得走起来。首先气势上压倒对方,才能让自己‘赢’的更加顺利。

    “我……我……”廖沁儿有点犹豫,之前排练的时候她去找江辰希安排绑架的事了。绑架是个技术活,不以前规划一下还真的没办法实施。至于排练……据说五十号有事没办法去,制片人还大发雷霆。

    说什么五十号还没做影后就开始摆谱,然后什么什么的……她当时并不知道五十号就是郁非鸢,但也着实被吓了一跳,所以当时排练她不得不找人代替。而当时这事,是江辰希给她安排的……

    先不说其他的,光是这凌助理……她听过名字,但却没有见过真人。刚刚那保安提的时候她还真的没有想起什么,如今她倒是想起来了,可是却似乎她对‘凌助理’了解的并不多,这可咋办……

    “咳咳……咳咳……”廖沁儿身上有伤,她假装伤口疼痛,咳的特别厉害,似乎想要将话题引到另一个地方去。

    “姑娘这是生病了?”廖沁儿的伤除了脸上的那些,大多都是都是内伤,所以他看不出来也是正常的。

    “我已经说过了,我是四十九号选手,我是廖沁儿,你说我不认识你,那你又为何不认识我?排练那天我虽然去了,但是去的时间并不长,我听说过你,但是确实没有见过你本人,不认识你也很正常。至于你说你不认识我……呵,那我反而还要怀疑你了!”

    “毕竟像我们这样的明星,辨识度还是相当高的。当然,如果你确实不认识,也可以派人去查一查我的身份。毕竟我人在这里,脸在这里,总不可能我的身份是假的,连脸也是假的不成?”此时的廖沁儿,当然还不知道她的脸发生了什么。

    也许她知道她脸上有股灼热的感觉,但她心底坚信自己的脸不会有事,又或许她早就明白了什么,只是没有勇气去面对事实罢了。她指着男子继续说道,“我告诉你,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这样拖延时间不让我进去……该不会就是故意的吧!”

    “故意不想让我进去参加比赛,故意不想让我进去有机会拿到影后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