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虽然不了解廖家还有“廖家”的事,但是他知道的是,廖沁儿作为廖家的正经继承人,她背后的家业还是相当充足的。但是廖家倒了,但是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个“廖家”,据说“廖家”子嗣稀薄,且这两个廖家之间关系十分不错,所以“廖家”也便收下了这个女儿。

    而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廖家”,家业庞大,比原来的廖家还要厉害几倍。那样大的诱惑放在眼前,是个人都不会放过。偏偏这个廖沁儿,放着大好的前途不要,非要顶着舆论的压力继续在娱乐圈混。明明自己都已经混不下去,她也依旧不愿意放弃,想要坚持到底。

    这个时候,是不是该夸赞她坚持不懈呢?事实上,在明知不可能的路上一味的坚持,那便是愚昧了。明明在另一个圈子有更好的路,却执着于这个圈子,这不是愚是什么?

    所以说,以她现在的情况,不管她是不是真的廖沁儿,要想进去拿影后奖,定然是不可能的。而且她如果不说的话,还真的没人知道她廖沁儿就是四十九号。如更让人知道廖沁儿这样的人也来参加比赛,那那些同样参加比赛的人怎么想?全世界的观众怎么想?

    要知道,比赛的参选名额都是匿名的,在双方没有碰面之前,谁也不知道谁是谁。这也是主办方给每个人编号的原因。而廖沁儿自然也是匿名参加,在这之前,没人知道廖沁儿会来会场。毕竟以廖沁儿之前声名狼藉的现象,她来了的话那些黑粉还不把整个会场给掀了?

    不用怀疑,大众一旦不受控制起来,绝对连协会的人都拦不住。而她如今还这样大肆宣传,是害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廖沁儿,害怕别人不来找她的麻烦是吗?

    “好了!我们的表演已经结束,现在离三分钟倒计时还有三十秒!”随着会场内音乐的结束,主持人再次上台,开始三分钟最后的倒计时。

    “二十九,二十八秒!”主持人开始了读秒模式,他身后的大屏幕也切换成了倒计时的模板。没人知道这四十九号到底是何方神圣,只能在心底祈祷。

    毕竟他们到现在看了那么多人的表演,万一四十九号更优秀,万一四十九号是他们更加期待的人物,如果赶不上,那岂不是很可惜?

    “你……你快让我进去!”会场里面的声音很大,传到了出口这里,廖沁儿一听更加急切,恨不得能够将这些挡住自己的人推开然后自己冲进去。

    “不行!”两个保安眼疾手快的将她拦住。本来他们的工作就是不能让不相干的人进入会场,如果刚刚“凌助理”发话让她进去也就罢了,可偏偏人家到现在都没说话,那他们自然要尽职尽责的将她拦下。

    “咳咳……这位姑娘,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你还是不能拿出任何证明你身份的东西,光是靠你的一面之词的话……那我劝你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终于,沉默了好一会儿的他开始说话了。

    “凭什么?三十秒的时间,如果现在让我进去,我还能够赶得上,你凭什么让人在这里拦着我?就算我真的赶不上了,那也是因为你们工作人员将我拦在这里的!如果我真的因此拿不到奖,你们会场还应该赔偿我损失才是!”

    廖沁儿冲不开那两个保安的阻拦,只能继续对着凌助理发火。她的影后奖……真的要离她而去了吗?她多希望自己能够有超能力,能够让时间重回几天前。

    如果那样的话,她一定不会去相信江辰希的鬼话,一定不会将所有时间都用在规划绑架郁非鸢的事上,也一定不会再赛前几个小时里去那个什么偏僻的仓库里……

    她现在才知道,比起未来那些所谓的美好日子,比起那泡沫一般的“爱情”,比起与郁非鸢的仇恨,只有影后奖对她来说才是真实的、可以用手触碰到的啊……

    拿到影后奖,事业有成之后,她什么得不到?她抢了郁非鸢那么多东西,可是她偏偏将最重要的东西遗忘在了身后,仇恨、嫉妒蒙蔽了她的眼睛,这才导致了如今的局面……

    呵……说来搞笑,她拼尽全力从那个地方来到这里为的影后奖,可是如今连门都跨不进去……难道说,她之前的努力依旧白费,重生一次的人生——也依旧这么悲惨吗?

    “呵……”男子冷笑一声,“就算我们让你进去又如何?你到底有没有好好认真看过你自己?浑身脏乱不堪,头发乱七八糟,最关键的是你的脸,这样丑陋无比的你,就算进去,你又有那个资格站在那个舞台上吗?”

    “还有你这疯疯癫癫的模样,就像是刚从精神病院出来的一般,你以为真的有人会愿意搭理你?要知道我们选的是影后奖,不仅要有非凡的演技,还要有出众的外貌与气质,而不是在选乞丐奖和疯人奖!”

    凌助理的话有点难听,态度也不似之前那么好……也许是因为她之前对自己的态度,也有可能是因为她是“廖沁儿”,那个惹人厌的廖沁儿,那个招人嫌的廖沁儿。更有可能因为她是如今这个让人避之不及的“疯子”!

    “你……你说什么……”廖沁儿显然没想到男子会这么说,她指着他,“亏你还是着名制片人的助理,你连这点眼力见都没有吗?我的衣服可是着名设计大师量身打造,价格上千万!”

    “我的发型也有造型师亲自整理;我的鞋是全国知名品牌……还有我的脸,我可是全世界公认的第一美女!你居然敢说我是乞丐?你信不信我马上让廖家封了你!!”

    比起男人的态度,她显然更不愿意相信自己就是他口中说的那个“乞丐”与“疯子”。开始对着他放大话,那狂妄的样子似乎是再说——你敢惹我,你未来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