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给我回来!

    回来!

    廖沁儿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周围一片黑暗,江辰希的身影也离她越来越远。她急了,她慌了,胸前有一口气瞬间提不上来,她深呼吸了几口,终于……再也坚持不住,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嘭!”的一声巨响,别看廖沁儿人挺瘦的,可是她倒下去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可一点都不小。

    凌助理还有那两个保安显然也是没想到廖沁儿会就这么昏迷不醒,他们可还什么都没做呢……

    “凌助理,这可怎么办?她该不会用此来讹我们吧……”说话的那个保安考虑的有点周到。他还真的从头到尾都觉得廖沁儿是个乞丐,从头到尾不说话就害怕廖沁儿讹他……

    要知道,干他们这行的人,不管烈日还是暴雨都得坚守岗位,可是收入着实不高。他还上有老下有小,每个月就靠着那点工资凑合着过日子。说实话,别看他那些上司一个个有头有脸的……

    可是那些有钱人啊,谁又真的关心过他们底层人的生活?保安这个工作,向来辛苦,收入不高……唉,这也怪他自己,谁让他没那个能力找好的工作,只能当保安呢?

    “……”凌助理当然不知道保安在想什么,他要是知道了……他要是知道了也不能做什么,他的工资都是那个制片人一手发放的,他的饭碗眼见着也要不保了的说……

    “唉……”凌助理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了钱包,“看她这样也怪可怜的……我这里有一点钱,就当作是我离职前做的最后一点好事吧。打电话给医院,带她去治疗一下。”

    都说做好事能积德。若是他这次运气好能够躲过一劫,那他回去之后一定烧高香拜大佛……若是躲不过,也就只能怪他自己运气不好了,不过能在最后一次帮人一把,似乎也挺不错……

    “哦……”保安乖乖的接过钱,他虽然穷,但也不至于看上人家的救命钱。只是他将钱接过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凌助理,什么是最后一次啊?还有离职?你要辞职了吗?”

    “噗……”凌助理苦笑一声,面对保安毫不知情的问候,他真是哭笑不得。他该怎么说呢?难道要说他没能力找到那个偷奖杯的人,只能接受上届的怒火然后被辞退?

    那不扯淡么……他才不要丢这个人!

    “行了行了,你们八什么卦,赶紧去办事!”他挥了挥手,知道自己在他们这里是问不出什么了,赶紧打发了他们,准备回去向上级汇报情况。然后……挨批……

    “……”保安们一脸雾水的看着准备离开的凌助理,想要说些什么却是话到嘴边便忘了。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廖沁儿,其中一个保安掏出电话开始拨打救护车的电话。

    “哟!这么热闹是在干什么呢?”不远处传来一阵声音,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娇中带着几分妖,柔中又夹着几分媚。

    乍一听似那黄莺出谷,如空谷幽兰,鸢啼凤鸣,清脆嘹亮却又婉转柔和;再一听去,却又如那潺潺流水,风拂杨柳,低回轻柔而又妩媚多情。

    细细再听,只觉天阔云舒,海平浪静,令人心胸开阔欲罢不能。有人可能觉得这样比喻有点夸张,可是寻着声往那边看去,一名女子,嘴里叼着棒棒糖,正款款而来。

    一袭粉紫色的短披肩小外套,更加衬托出她绝佳的身材,再搭配一条嫩黄色天鹅绒齐膝裙,一双黑色的高筒靴,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上。

    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她……明明声音里夹咋着一些柔媚,可是这样的她一副单纯乖巧的样子。嘴角含着一抹微微的笑容,更是将那副乖巧表现的淋漓尽致。

    “鸢鸢,鸢鸢!我都说过了,我们是来参加比赛的,你这样穿肯定不行!赶紧跟我回去重新选一套衣服!”经纪人大大从急急忙忙的从后面追出来,拉着女子的手就要往回拽。

    “诶诶诶!经纪人大大,我都说过这个穿着肯定OK!更何况你自己看看时间,现在回去换衣服还来得及么!更何况人家比赛比的是演技,其他的都是称托!穿什么不都一样么,好看就行!”

    “行什么行!行什么行!你这样穿别人会觉得你很不隆重知道吗!赶紧跟我回去!这里离商业街还不远,现在过去换衣服的话肯定还来得及!”经纪人不由分说,拉着郁非鸢就要往回跑!

    “什么隆不隆重啊!这可是我精心挑选的衣服诶!难道不隆重吗!我都跟你说过不能总拿你那套来要求别人!”阮黎芫嘟了嘟嘴,“你要实在不信的话,你问问别人,我这身怎么样!”

    “……”被莫名点到名的凌助理和两个保安……

    “喂!你们看什么看啊!赶紧帮我评评理!我这身好看吗?”阮黎芫跑到凌助理面前,转了一圈,然后眼带期望的看着他。

    “……”刚刚那一瞬间,以为自己看到了女神的凌助理愣了一下,连忙点了点头。他的眼往阮黎芫那边看去,几乎不眨眼的望着她。

    “你你你……”经纪人大大指着阮黎芫,气急败坏,“喂!我告诉你,你别得寸进尺啊!你以为我想管你,人家纪裕……”

    纪裕……

    经纪人大大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瞥了瞥阮黎芫的表情,果然,她脸上的笑容瞬间冷凝了下来。

    “芫芫,我希望看见你光芒万丈的样子……”

    “芫芫,你永远不知道,我多么喜欢你站在舞台上……”

    “芫芫……”

    呵……纪大大……

    阮黎芫抿了抿唇,她好不容易从悲伤中走出来,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让她想起?

    她好不容易、她用尽全力将自己的软弱伪装起来,可又是为什么……为什么要将它打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