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乍一听似那黄莺出谷,如空谷幽兰,鸢啼凤鸣,清脆嘹亮却又婉转柔和;再一听去,却又如那潺潺流水,风拂杨柳,低回轻柔而又妩媚多情。

    细细再听,只觉天阔云舒,海平浪静,令人心胸开阔欲罢不能。有人可能觉得这样比喻有点夸张,可是寻着声往那边看去,一名女子,嘴里叼着棒棒糖,正款款而来。

    一袭粉紫色的短披肩小外套,更加衬托出她绝佳的身材,再搭配一条嫩黄色天鹅绒齐膝裙,一双黑色的高筒靴,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上。

    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她……明明声音里夹咋着一些柔媚,可是这样的她一副单纯乖巧的样子。嘴角含着一抹微微的笑容,更是将那副乖巧表现的淋漓尽致。

    “鸢鸢,鸢鸢!我都说过了,我们是来参加比赛的,你这样穿肯定不行!赶紧跟我回去重新选一套衣服!”经纪人大大从急急忙忙的从后面追出来,拉着女子的手就要往回拽。

    “诶诶诶!经纪人大大,我都说过这个穿着肯定OK!更何况你自己看看时间,现在回去换衣服还来得及么!更何况人家比赛比的是演技,其他的都是称托!穿什么不都一样么,好看就行!”

    “行什么行!行什么行!你这样穿别人会觉得你很不隆重知道吗!赶紧跟我回去!这里离商业街还不远,现在过去换衣服的话肯定还来得及!”经纪人不由分说,拉着郁非鸢就要往回跑!

    “什么隆不隆重啊!这可是我精心挑选的衣服诶!难道不隆重吗!我都跟你说过不能总拿你那套来要求别人!”阮黎芫嘟了嘟嘴,“你要实在不信的话,你问问别人,我这身怎么样!”

    “……”被莫名点到名的凌助理和两个保安……

    “喂!你们看什么看啊!赶紧帮我评评理!我这身好看吗?”阮黎芫跑到凌助理面前,转了一圈,然后眼带期望的看着他。

    “……”刚刚那一瞬间,以为自己看到了女神的凌助理愣了一下,连忙点了点头。他的眼往阮黎芫那边看去,几乎不眨眼的望着她。

    “你你你……”经纪人大大指着阮黎芫,气急败坏,“喂!我告诉你,你别得寸进尺啊!你以为我想管你,人家纪裕……”

    纪裕……

    经纪人大大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瞥了瞥阮黎芫的表情,果然,她脸上的笑容瞬间冷凝了下来。

    “芫芫,我希望看见你光芒万丈的样子……”

    “芫芫,你永远不知道,我多么喜欢你站在舞台上……”

    “芫芫……”

    呵……纪大大……

    阮黎芫抿了抿唇,她好不容易从悲伤中走出来,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让她想起?

    她好不容易、她用尽全力将自己的软弱伪装起来,可又是为什么……为什么要将它打破?

    时间线回到仓库的时候,阮黎芫待在原地,不敢动。周围全是熔浆,她要是不动还好,一动,便是撕心裂肺般的灼热与疼痛。

    她想……纪大大也是这么痛苦的吧……可是为什么,他宁愿痛也不要喊出来,他宁愿痛也毫无反应……难道他也像自己一样,感受不到熔浆的吗?

    心底,其实早已经对这个问题有了答案。可是她不愿意去承认,更是不愿意去亲自验证一番。她似乎用她的静止,换来了整个世界的安静。

    不知过了多久,熔浆终于褪去,周围的气温缓缓下降。二十度,十度,五度,零度,零下五度……她在那里坐了多久,温度就慢慢下降了多久。

    等纪裕的人找过来的时候,温度已经快达到了零下三十度。微风吹来,寒冷刺骨,可她依旧像是感觉不到一般,呆愣的如同一个木头人。

    “郁小姐,郁小姐?”来人叫了她几声,可是她依旧没什么反应,比木头人还要木愣的样子。天上似乎莫名传来了一阵叹息,然后空气中的温度终于开始回升。

    “芫芫……我爱你……”不知道阮黎芫刚刚想了什么,但她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刚刚画面。

    熔浆来袭,纪裕必死无疑。可是她以为他至少能够留下什么东西,却没想到他在对她说完最后一句话之后便消失不见。

    如同化成了一粒粒尘埃,风一吹,便什么都没有了……空间中,七宝的提示音很不识趣的想起来她才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郁小姐,你没事吧?”手下拿手在她眼前挥了挥,确认她没事之后将她扶起来。其他人已经将整个仓库都搜查过了,却是没有任何的发现。

    “郁小姐……”那手下开了开口,他想问一下他们老大去哪儿了……可是他们想起老大离开之前的吩咐,话到嘴边硬生生的又被咽了回去。

    “郁小姐……没事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回去吧?”环顾四周,全是一片狼藉,傻子都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在看阮黎芫的样子,他们只当她是被吓着了,所以声音格外温柔,生怕再一次惊吓到她。

    “……”阮黎芫没有说话,手下们当她默认了。扶着她找到出口,然后让了车。一路上,没有一个人说话,死寂一般的氛围,让众人不由得联想到什么……

    老大……记得当时还没进仓库的时候,他就已经安排好了所有事宜。那脸上赴死一般的表情,他以为自己藏的很好,可是那种时候,又有谁能做到完美?

    他们这些人都是陪老大出生入死过的,老大想什么他们心里还不清楚吗?本来想和老大一起进去救人的,可是偏偏那是老大的命令,让他们不得不在外等候。

    如果不是那熔浆将铁门摧毁了大半,他们到现在还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更不会想到冲进去找人。可是没想到,找到人的时候,会是如今这个模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