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不是还有那么长的时间么?对了,这个人是……”阮黎芫还是想知道廖沁儿的情况,毕竟关于女主的这个任务到现在都没有完成……

    七宝那个不靠谱的也没有给任何提示,更没有任何线索,所以她也就只能靠自己来了解情况了……

    “哦,你说这个女人啊……”长得漂亮,做什么事都比较轻松。对于阮黎芫的话,凌助理几乎有问必答。

    “听她说自己也是来参加比赛的,可是看她的样子疯疯癫癫的怎么着也像是砸场子的那种,而且她又拿不出入场券,所以我们也就不敢放她进去。刚刚问了她半天,也没有找到什么线索,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倒在了地上。我们正准备找车送她去医院呢。”

    “这样啊……”阮黎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着地上躺着的廖沁儿。如果没猜错的话,她这个样子应该也是刚从仓库里逃出来的,身为女主,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是没想到她虽然逃了出来,却被人拦在会场门外;那个对奖项那么势在必得的人,却是如今这个下场。

    “对了,你说你也是选手,那么必定是五十号无疑了。刚刚四十九号就是没有赶上,所以才错过了机会。而且倒计时已经开始,还是抓紧时间为好啊。不过既然你已经准时到达,那也没什么可顾虑的了。不如你把入场券给我们看一下,让我们也好早点放你进去。”

    “当然,我这也不是怀疑你什么,只是保安部人员例行公事,总还是要检查一下东西的。”凌助理现在已经完全放弃要追查“嫌犯”的事情了。当然,他可不是那种见着美女就走不了路的男人。

    事实上,他现在就算想追也没办法追了。主要是因为刚刚被廖沁儿耽搁了那么长的时间,如果那人是外来盗贼,那么就算再蠢的他也能够跑的天涯海角了,就算追,除了警察那种专业人士以外也没人能够追到。

    如果是会场内部人员,那么无非两种情况。一,偷了奖杯之后直接跑路,连工作都不要了,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将奖杯变卖拿一大笔钱,当然,这种情况还是得参照前面说的,找专业人士进行搜捕。

    可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那盗贼处于某种目的将奖杯盗取藏了起来,然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回到会场。这种情况的话要么就是这个人偷了奖杯却不想丢了工作所以隐藏起来,要么就是这个人企图进行第二次犯案。

    在要么就是他偷奖杯只是暂时性的,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在会场盘旋,然后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在将奖杯拿出来……所以说他还是希望最后一种情况发生,毕竟不管嫌犯处于何种目的,那个人终究还在会场。

    没有人犯罪是可以天衣无缝的,这次也是。如果他企图再次犯案或者怎么样,都会遗留关键性线索,总会有机会找到的。如果他要将奖杯还回来,那就更好了,至少这样一来他也不会丢工作了啊!

    “……”阮黎芫不说话,笑着观察凌助理的神情。奖杯的事经纪人大大已经跟她说了,本来大大是出于好意,没想到的是他偷奖杯不仅没让时间上有所拖延,反而还有可能激怒了主办方的人,加快了比赛的发展。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人的脑洞很大,思考范围很广啊。仅仅凭想象就能够了解到嫌犯偷奖杯的几个可能性……关键是他还猜中了!这么一来嫌犯就很危险啊,如果他能够凭想象还原案件发展过程,那……

    呵……事实上在警视界,凡事都要讲证据。像这种凭空的想象根本不能直接为嫌犯定罪,可是这对案件的侦破还是十分有帮助的所以这种东西也是必不可少的,似乎还有这方面的专家,用术语来讲,好像是什么……犯罪侧写?

    啧,怪就只怪她不是专业人员,连术语都不知道。不过作为杀手,犯罪率一等一的高,虽然都是都是雇主雇凶杀人,可是她还是脱不了干系,她跟警方也实在是不对付,所以更是懒得去调查什么了。

    “咳咳,这样吧,我替你找人送她去医院,然后我们先进去,路上再给你找找入场券。主要是我们包里的东西太多了,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反而还浪费时间。”阮黎芫笑了笑,拿出手机也不等凌助理回答,便拨通了号码。

    凌助理看这副场景,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默认,然后由他带领阮黎芫她们往舞台那边走,至于廖沁儿,也只能暂时交给那两个保安看管,等救护车到的时候再由他们将其送上救护车,至于接下来的事,自然就不是她们管得了。

    看廖沁儿那个样子,伤势严重,而且狼狈不堪。破产的她,没办法联系“廖”家,自然也是没有办法支付高额医药费的。阮黎芫很贴心的让人找一家了纪裕赞助的医院,也就是说,医药费这方面由纪裕全权承担……

    其实有些事情看的淡点也没什么,纪裕死了,纪裕名下的所有财产归她,纪裕承担的医药费和她承担也没什么。她吃什么用什么都是纪裕留下的,没人约束她,想做什么做什么,所以对于纪裕的四她还有什么伤心的呢?

    一切,只是她过不去自己那一关罢了……可是那个当事人都觉得轻松无比,她又为何要像如今这样自己给自己找不快呢?纪大大确实很好,可她也不是那种没了纪大大就活不了的人啊……就像是没有任旭尧的阮黎黎一样。

    就算什么都没有,也一样能活的很好……

    “行了,你就别跟着了。时间不多,我去比赛,你去把东西拿出来,小心一点,千万别被人发现了。”之前让凌助理给她们带路,利用充裕的三分钟时间,阮黎芫熟悉了一下地形。毕竟这个地方她也是第一次来。

    那个凌助理也是,明明花一样的年纪,正值青春年华,却没想到唠唠叨叨个没玩,简直比经纪人大大还要恐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