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阮黎芫不说话,笑着观察凌助理的神情。奖杯的事经纪人大大已经跟她说了,本来大大是出于好意,没想到的是他偷奖杯不仅没让时间上有所拖延,反而还有可能激怒了主办方的人,加快了比赛的发展。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人的脑洞很大,思考范围很广啊。仅仅凭想象就能够了解到嫌犯偷奖杯的几个可能性……关键是他还猜中了!这么一来嫌犯就很危险啊,如果他能够凭想象还原案件发展过程,那……

    呵……事实上在警视界,凡事都要讲证据。像这种凭空的想象根本不能直接为嫌犯定罪,可是这对案件的侦破还是十分有帮助的所以这种东西也是必不可少的,似乎还有这方面的专家,用术语来讲,好像是什么……犯罪侧写?

    啧,怪就只怪她不是专业人员,连术语都不知道。不过作为杀手,犯罪率一等一的高,虽然都是都是雇主雇凶杀人,可是她还是脱不了干系,她跟警方也实在是不对付,所以更是懒得去调查什么了。

    “咳咳,这样吧,我替你找人送她去医院,然后我们先进去,路上再给你找找入场券。主要是我们包里的东西太多了,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反而还浪费时间。”阮黎芫笑了笑,拿出手机也不等凌助理回答,便拨通了号码。

    凌助理看这副场景,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默认,然后由他带领阮黎芫她们往舞台那边走,至于廖沁儿,也只能暂时交给那两个保安看管,等救护车到的时候再由他们将其送上救护车,至于接下来的事,自然就不是她们管得了。

    看廖沁儿那个样子,伤势严重,而且狼狈不堪。破产的她,没办法联系“廖”家,自然也是没有办法支付高额医药费的。阮黎芫很贴心的让人找一家了纪裕赞助的医院,也就是说,医药费这方面由纪裕全权承担……

    其实有些事情看的淡点也没什么,纪裕死了,纪裕名下的所有财产归她,纪裕承担的医药费和她承担也没什么。她吃什么用什么都是纪裕留下的,没人约束她,想做什么做什么,所以对于纪裕的四她还有什么伤心的呢?

    一切,只是她过不去自己那一关罢了……可是那个当事人都觉得轻松无比,她又为何要像如今这样自己给自己找不快呢?纪大大确实很好,可她也不是那种没了纪大大就活不了的人啊……就像是没有任旭尧的阮黎黎一样。

    就算什么都没有,也一样能活的很好……

    “行了,你就别跟着了。时间不多,我去比赛,你去把东西拿出来,小心一点,千万别被人发现了。”之前让凌助理给她们带路,利用充裕的三分钟时间,阮黎芫熟悉了一下地形。毕竟这个地方她也是第一次来。

    那个凌助理也是,明明花一样的年纪,正值青春年华,却没想到唠唠叨叨个没玩,简直比经纪人大大还要恐怖!

    现如今好不容易熬到他有事被人叫走,也算是终于逃脱了。她俩躲在幕后,看着倒计时一点一点的变化。

    十秒……九秒……

    “鸢鸢,你赶紧上去吧。趁着时间还没完全结束。那些人可是完全不讲理的,如果时间没了你在上去,即使你没迟到,他们也依旧不会认的。”像他这种职业的,最会的就是要识人脸色。读心术这种东西,想不会都难。

    虽然没有和那些人接触过,但是通过短时间的观察,他也能够大概了解那些人的脾性。总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非常欠扁。而他们最喜欢的事就是看热闹,并且煽风点火,如果纪裕在的话他们还能抑制一点,可如今……

    听了经纪人大大的话,阮黎芫看了看外面那些人。经纪人大大口中的那些人,和她所看的那些人是一样的,无非就是那些观众,包括部分的比赛评委以及主办方的人。那些商人所惯有的毛病他们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

    因此,像经纪人大大所说的那种情况,不是没有可能发生。所以……她叹了口气,“那我先上去了,待会儿没人注意的时候你就去把东西拿回来,不要放在特别显眼的地方也不要放在特别不显眼的地方。”

    “你要记住,特别显眼的地方容易让人起疑,你也比较危险。不显眼的地方万一没人找到奖杯,到时候事情只会更加麻烦……这样,你看见那个经常往观众席送去的手推车了吗?到时候你就这样这样……”

    阮黎芫凑近经纪人大大的耳朵,用眼神为他示意放在角落里的那个手推车。在场的观众都不是什么小人物,为了满足他们的各种要求,总会有工作人员时不时的往那边递东西。

    像酒这种东西自然没有,不过水、一些简单的食物还是避免不了的。而那个手推车就是运输工具,推车有两层。第一层盖上布,放的就是那些要提供的东西。

    而下面那一层由于被布遮住,谁也不知道那是拿来干嘛的。不过这也正方便了他们办事,不是吗?就算最后被人怀疑,也可以用东西藏在手推车这种不明显的地方所以没人能够想到的理由来糊弄过去。

    一举两得……

    “明白了吗?”

    “嗯。”经纪人大大点点头,说实话,以前纪裕在身边的时候,什么事都是纪裕完成的。鸢鸢像小鸟依人般躲在纪裕身旁……其实说小鸟依人符合郁非鸢的性格,可是却不符合阮黎芫的性子,但是她就是懒。

    什么事都不愿意做,反正能推给纪裕的就推给纪裕,不能推给纪裕的就想方设法让纪裕去完成。刚开始还好,至少她又自主的意识,到后来越来越依赖纪裕,他甚至没有见过她动脑子或者亲自做过什么事。

    以前那笨拙的样子,怎么笨都没事,因为有纪裕宠着,可是……

    可是如今纪裕不在,他才终于发现,原来他家艺人这么聪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