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可是都说压轴的是最好的,怎么着也不可能让郁非鸢这个新人上场。而刚刚四十八位选手里面,没有一个人是叫郁非鸢的,也没有一个人长的像郁非鸢。至于第四十九位……根本人都没来,更不可能是郁非鸢。

    他们还真的以为郁非鸢不来了,却没想到,郁非鸢不仅出现,而且以压轴出场,甚至还给了他们这么大个惊喜……只是都这个时候了,纪裕呢?已经到了比赛的最后阶段,那个人还没有出现,该不会食言不来了吧……

    “咳咳,好了,既然你在最后时间里到了,那我们就不算你迟到。但是每个人表演的时间只有五分钟,而你刚刚已经用了三分多钟。所以请抓紧时间根据你的考题开始表演好吗?”台下闹得轰轰烈烈,评委开口稳定局面。

    “好的,我要表演的是……”台上,阮黎芫开始表演。刚开始的时候还好,可是当周围暗下来,所有的灯光都打在她身上的时候,焦点便全在她身上,如同仙子戏凡尘般的灵动,所有人都看呆了……

    唉……台下,经纪人看着那些观众的反应,默默的叹了口气。刚开始他还以为她的这个服装不行,害怕有人找她麻烦,所以一直不敢离开,就等着为她收拾摊子呢。

    可是如今看了她的表演之后,经纪人也才终于知道她为什么一直坚持这件衣服了。特么的,她怎么不早说她要表演的是这么一个角色呢?如果他知道,也就会放心好多了。

    毕竟……没有人规定会场必须要着礼服,可是她的那个角色,只有那样的服装能够衬托出来。要知道,每个人的考题,每个人要表演什么,都是提前抽签决定的,所以大家都有时间为自己准备。

    可是其他的演员,光注重了会场的性质,只顾着自己华丽而忽视了表演中角色的灵动性,运气好抽中了贵妇至少不会维和,可若是身着礼服,去表演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那不是在搞笑吗!

    而阮黎芫……呵,也罢,鸢鸢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没有懦弱的孩子了。她有自己的主见,有她自己的想法,也已经不是他能够管的住得了。而他,至少不要给她拖后腿才是……

    再看看观众席,还有那些员工,几乎所有人都被阮黎芫给吸引住了目光,那个一步步成长的孩子,早已经成为万众焦点。也就是说,现在是他动手的最好时机……

    经纪人大大绕过那些人,悄悄的走到了之前藏奖杯的地方。只是奖杯这种东西太耀眼,若是直接拿出去的话……对了,仓库里有纸箱,幸运的是,奖杯不大,能够轻松装入纸箱里。

    然后伪装成水,将其从仓库搬运了过来。舞台上聚集了所有灯光,而舞台后面黑暗一片,更方便两人他的操作。他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将奖杯搬运到了手推车第二层,放下布,然后又重新将推车推到了原位。

    做完这些之后,他左看看右看看,确认所有人的目光还在阮黎芫身上,没有人发现他时,他才悄悄的叹了口气,拿出纸巾抹掉自己身上的汗,然后取下了之前为搬运奖杯所戴上的手套。

    “我的表演结束,谢谢大家。”终于,阮黎芫站在舞台上向大家鞠了个躬。她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一点紧张的,毕竟时间不够。她已经将情节删减了好多,可是还是超出了二十多秒。

    毕竟有些关键情节,不能快也不能慢,更是删不掉的,如果出一点差错,整个表演就会失去那种属于角色本身特有的感觉。不仅观众体验不好,也会影响她继续发挥……

    不管是作为医生,还是作为杀手,时间观都是很重要的。她以前玩过读三十秒的游戏,没有一次不是刚好三十秒的,所以她在心里计时也是十分准确的只希望有人不要揪着这个错误不放才好……

    “好了,我们的五十位……不,四十九位选手已经表演完毕,请评委按照顺序为每个人打分,最后分数会取平均值,以整计数。其余观众也可以用你们手中的投票器开始投票,每个人有一票,最后你们的票数会算作一分,加入评分中。最终得分最高者胜出。”

    阮黎芫下台后,大家还愣神了好一会儿,意犹未尽,主持人是一个反应过来的,开始上台讲解规则。而评分其实在之前演员们表演完就已经有了结果,但是这最后一个环节是计算所有人平均值的。再加上观众们手中的票,所以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得出最终成绩。

    “奇怪,纪裕呢?他不是说过要来观赛的吗?他可是这次比赛的特殊嘉宾,会长还指望着他来能做做宣传,或者给比赛结果来个决定性的选择啊!要知道光他一个人手上就有五票,而且他还自己推荐当颁奖嘉宾呢!”

    表演结束后,不管之前有多么惊艳,多么意犹未尽。工作人员们都不的不重新回到工作状态。而他们之前愁着等迟到的参赛选手,现在参赛选手好不容易来了,进入最重要的评选阶段,可是纪裕那个大佬却迟迟不见踪影……

    主办方那边为了宣传,可是早早的就透露了纪裕要来的消息。现在外面那么多媒体等着,或多或少都是为了纪裕来的。那个不管多大的场合,从来不出席活动的大佬如今不仅要来,而且亲自参与颁奖,可是重磅新闻啊喂!

    “纪裕……”休息室里,阮黎芫刚刚在经纪人大大的强烈要求下换完礼服坐在沙发上休息,就听见门口过路的工作人员说的话。

    “纪裕……颁奖嘉宾?”她垂了垂眸,想起当初她对影后奖信誓旦旦的时候,曾经要求纪裕来颁奖,可是那个人斩钉截铁的拒绝了她……原来,他还是同意了颁奖吗?

    “可惜啊……那个人来不了了,他已经不在了……”阮黎芫抬头看着天花板笑了笑。如今这种情况现在别说指望纪裕来干什么了,连人都来不了,还能干什么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