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整个舞台里,响起了更加令人兴奋的音乐,影后奖……也就是这么定下来了。也许大家会对这么一个结果感到惊讶,可事实上如果你是行家,定能从阮黎芫的表演中看出她获胜的原因。

    事实上让江辰希颁奖,已是死马当做活马医的一个方法,本来这次有神秘嘉宾,也就是纪裕,可是纪裕一直没来,他们总不可能像对待选手一样给纪裕三分钟的时间吧?

    外面的媒体早已经得到纪裕要来的消息,可是如今这个情况……也只能待会儿派人去安抚媒体的人了……

    “Jolly……你真的甘心吗?”经纪人站在远处,往舞台的方向看去,那个地方……原来应该是属于他家Jolly的。

    “呵……怎么能够甘心?”她的荣耀,她的舞台,她的影后奖,如今全部都属于那个叫做郁非鸢的。

    甚至还有人刻意用郁非鸢战胜“影后”的事去炒作,博知名度,或者来贬低她。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更何况……输了就是输了,在真正的实力面前,她输的心服口服。

    “走吧,去恭喜我们的娱乐圈的新‘影后’大人。”Jolly的眼光中透露着对影后奖的渴望。一直以来,她都看不起那些什么都不做就能获得一切的人。

    所以她更是加了倍的努力,用实力去打败那些人,告诉她们实力才是硬道理。她虽然获奖无数,可她从来没有觉得奖多压身,对于这次的影后奖,她更是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准备。

    她一直以为那个叫郁非鸢的,也就是五十号,能够被排在最后,一定也是个靠后台才走上去的。之前的那个四十八号就是如此,而四十九号更不用说,连人影都看不见……

    “鸢鸢……”走廊上,终于准备好一切的郁非鸢和经纪人大大正往舞台走过去,谁知道经纪人一转身就看见Jolly的身影,那个“影后”……不,现在该叫前任的影后了。

    经纪人大大不由得担心起来,这个影后实力不凡,虽然没听说过她的手段,可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如今这么巧,在去领奖的路上碰上她,该不会被找麻烦吧……

    “……”阮黎芫没说话,往身后看过去,正巧和Jolly对上视线。眼见着那两个人正往自己慢慢逼近,经纪人大大的整颗心都被提了起来,可是阮黎芫却似乎没什么反应。

    典型的皇帝不急太监急……

    “恭喜啊,我们的小影后……这么优秀的你,没有早一点进入娱乐圈真是这个圈子的一大损失啊……”Jolly说着一口不太纯正的z国语,怎么看都有着一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不怀好意,经纪人大大看着她充满了警惕。

    “前辈说笑了,这次的事情不过是侥幸而已。要知道在某些方面非鸢这方面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还希望以后前辈能够多多提点的好。”阮黎芫冲着她甜甜的笑了笑。

    本来刚刚经纪人要接Jolly的话,可是却被阮黎芫拦住了。她知道经纪人大大的担忧,可是她看人还是有一点经验的,她知道Jolly并没有不怀好意,那她又为什么要像刺猬一样尖利示人呢?

    “噗嗤……”她笑了笑,“要说前辈二字,我还真的担不起呢。提点更是说不上,我在这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甚至都没有明白的东西,你却能够将其完美的诠释出来……”

    “那通过我的表演,前辈看出了什么?”阮黎芫看着Jolly。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也许就是因为刚刚和那个人看对了眼,也许冥冥之中和那个人有什么关联,便也忍不住和她多说几句。

    阮黎芫表示,自己不是职业演员,也没有什么专业的表演经验,她可能不像Jolly那样优秀,可也许就是因为Jolly是专业演员,和那些普遍的演员一样拥有优秀的演技确实好。

    甚至她更胜一筹,可是她有一个缺点,那便是太恪守成规了。她们的表演被局限在了别人刻画出的角色里,可是少了自己的特色。要知道一个角色是有灵魂的。

    如果能够将角色灵动的表现出来,可是没有灵魂,那这个角色就算再生动,它也只是别人笔下刻画出来的一个虚拟人物而已。她看过Jolly的表演,可是她总觉得那段表演缺点什么。

    如今回想一下,是了,角色的灵魂……Jolly说她对表演有一点总是不明白,那便是她没有理解到角色本身的灵魂。要想将自己融入这个角色,不仅要理解它的内心,还要有自己的内心。

    角色是个死物,能够思考,能够活动,可是那是虚拟世界。一个演员只有真正的将自己的思维与角色融合起来,才能真正表现出一个活的人物来。可能要达到这一点会很费时间,但是……

    “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前辈不妨试一试?”阮黎芫知道,表演就像修仙一样,Jolly在这个阶段遇上了瓶颈,所以她的演技一直停留在原地得不到提升,可是如果有人提点。

    那就像是被人打通了任督二脉,一下子灵感遍布全身,要想升级也不过失时间的问题罢了。她不信,自己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那个混了整整五年的“老手”会不懂?

    “请郁非鸢小姐赶紧上台领奖!我们将为您颁发特别荣誉!”主持人的声音穿过休息室,传到走廊来。阮黎芫看着低头若有所思的Jolly,笑了笑,转身准备离开。

    “喂!不……郁小姐,不知你的表演课是在哪里学习的,师从何人?”Jolly看见阮黎芫准备离开,赶紧出声叫住了她,天知道刚刚阮黎芫说的那段话让她受益匪浅,可那……怎么可能是一个刚出道的新人能够说出来的?

    “紫絮艺术表演学院学院,师承吴悠老师。”阮黎芫没有回头,只是挥了挥手,天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原主一个孤儿,为了给父母报仇找出真相,然后才去的星娱,最后在那里参与培训,但是效果并不怎么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