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紫絮艺术表演学院学院,师承吴悠老师。”阮黎芫没有回头,只是挥了挥手,天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原主一个孤儿,为了给父母报仇找出真相,然后才去的星娱,最后在那里参与培训,但是效果并不怎么好。

    当时星娱的条件也不怎么样,什么资源装备都没有,连叫练习的老师也是个半吊子。说是培训,不过教了一点基础知识,然后就赶鸭子上架似的将她们这些艺人到处流放……至于表演学院?毛都没有,还表演学院呢emmm……

    “紫絮学院?吴悠老师?不是……鸢鸢,你什么时候上过一个叫什么紫絮学院的学校啊。还有那个吴悠老师更是连听都没听说过?你不是从没学过表演课吗?最多培训了一下而已,如果非要说你的表演怎么样,难道不是纪裕帮你找的表演老师……”

    “经纪人大大……脑子真的是个好东西,我希望你有!”阮黎芫脚不停的往前走着,好不容易拐了个弯,至少确定了后面的Jolly两个人不会在跟她遇上。谁知道她忘了自己身旁有个鱼雷,唠唠叨叨个没完,简直是要命的节奏!终于,她也受不了了。

    勉强笑了一下,丢了一句话给!他让他自己去体会。天知道,他刚刚又一次提到了那个人,如同噩梦一般让人致命。

    “子虚乌有……Jolly,她很明显在耍你啊!”刚才一直没有说话的Jolly的经纪人,现在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火的跳脚。

    恨不得把阮黎芫转回来好好收拾一顿。哼!让她这么嚣张!让她欺负Jolly!

    “你刚刚看见她经纪人手上拿的那个投票器了吗?”Jolly没有回答经纪人刚刚的话,只是提出了自己发现的一个疑点。

    外面那些观众投票的时候,手上都会有宇哥投票器。而她之前见过那投票器,所以她认识。而郁非鸢的经纪人,从刚开始手上就似乎拿着什么东西,一直藏在身后,似乎很怕被她们发现。可是她依旧看见了。

    那似乎是一个土豪金的投票器,和外面那些观众拿的都不一样,上面的屏幕居然显示着五……要知道,投票器上的数字最多也只能显示为一,毕竟每个人只有一票,投过之后便不能再投。而数字五,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Jolly,你说她该不会跟协会的人有关系,所以才有的那个投票器吧!要知道演员自己手上是没有投票资格的,如果说她自己手上真的拥有五票,那你岂不是很亏?难道投票结果显示她比你多一票,就是因为……”

    “不……我之前听人说过,那投票器一般都是被设置一次性投票,每个人的投票器都是亮着的,投票完毕之后屏幕就会熄灭。刚刚她的经纪人虽然将投票器藏的严实,可还是能够看到,那个投票器是亮的……”

    “……怎么可能?Jolly,你人就是太善良了,如果她们没有做贼心虚,那又为什么要躲躲藏藏的?如果不是秘密的话,还怕光明长大的拿出来让人看见不成?”经纪人一脸愤世嫉俗的模样,很是为Jolly感到不平。

    “……”Jolly沉默了一会儿。经纪人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她们没有问题,还怕被她看见吗?如果说,她真的有后台,并且是靠着作假来赢得的比赛,那她也只能自己认了,要怪就只能怪她自己看错了人。

    可是……她很确信自己的眼睛没有问题,那投票器的屏幕绝对是亮着的,也就是说,那投票器一定是没被使用的。如果她没有作假,那么自己就这么怀疑她,岂不成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坏人?

    ……子虚乌有么?

    呵,Jolly笑了笑,回想起阮黎芫刚刚说的话。

    如果一切都是子虚乌有,那么演技再精湛什么的,荣耀多辉煌什么的,也不过失烟消云散了。

    “郁小姐?”主持人唤了唤阮黎芫,“真是恭喜您获得了这次的奖项。我想请问预一下你为什么想要来参加这次的比赛呢?”

    “我从来不知道……”不远处传来阮黎芫的声音,Jolly从走廊的窗户往声源的方向看去,似乎能够看见她站在舞台上的样子。

    台下一片安静,周围不少期待的目光向她投过去,她的经纪人大大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她,灯光闪耀下,聚集了所有人目光的她,是那样的闪耀。

    不知道……呵,和她当初第一次站在那里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呢。老实说,郁非鸢的实力甚至不逊色于她,而她之前说的那段话更是让自己受益匪浅。

    所以她愿意相信,相信她不会去作弊,更不屑于去作弊。她也相信,那是一个可敬的对手,如果可以,那也会是一个不错的搭档,有趣的很的搭档……

    至于紫絮学院,吴悠老师什么的……如果她真的不方便告诉自己,也就罢了,就让这一切随着紫絮吴悠一起烟消云散吧……

    Jolly嘴角扯出一抹笑容,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开始休息。旁边的经纪人心里就算有太多的不满意,也不能说什么。

    “非鸢!”台后,阮黎芫似乎看到,纪大大微笑着在向她招手,给她鼓励。

    她慢慢的伸出手,纪大大慢慢的走到她面前,阮黎芫与他十指相扣。

    “原来有一个人,喜欢看我光芒万丈的样子……”

    此时此刻,仿佛天地间只有她和纪大大,十指相扣,不离不弃……

    伴随着清冷的声音,阮黎芫的眼中,只有纪大大。

    “哗……”台下响起一阵巴掌声,纪大大的影子也在阮黎芫面前消失不见。

    “也就是说,你是为了那个人咯?”主持人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也……算是吧。”阮黎芫的眼闪烁了一下,收回手放在兜里。

    “真是非常让人感动呢,相信那个人也能十分高兴看到如此优秀的你吧……好了!现在,让我们再一次用热烈的掌声恭喜我们的郁非鸢小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