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都说绿叶天生是用来衬红花的,可是绿叶就真的完全没有优点吗?当花谢了草枯了,唯一能够绽放光彩的还不是只有她们这些绿叶?反派天生为主角而生,配合主角演戏,到最后没有利用价值,连绿叶都做不成,只能默默枯萎。

    可她们虽是反派,凭什么结局就得那么惨,凭什么就要给主角当陪衬?她,叶琳衣,一个现代世界的女子,一直都看不惯小说中那些惨死的福利反派的下场。所以她一直想要为她们申冤,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

    也算是能够拥有一个圆了自己梦想的机遇,所以她一定要好好把握才行。至于之前小说里的设定,她当然还是叶家的亲生女儿,只要她不作死,找个机会跟叶家相认,再加上夜家的帮助,就一定能够扳倒叶如歌,成为真正的人上人!

    至于凰齐钰,她自然也要帮的,毕竟那人是男主,在小说最后登基为皇,若她能够拿下凰齐钰,以后的事业便更不用愁了!只是她现在兵权被收,身上又有惩罚,在女皇心里也落下了一个不好的影响。

    边疆的事一件也没完成,也是因此,她们吃了太多的亏,所以她们现在一定不能坐以待毙,得找准机会主动出击才行。趁着女皇对夜家的势力还没完全垄断,先集齐各方势力,打好自己的防御基础。

    在想办法进攻叶家,等时机成熟,防御模式变攻击模式,到时候害怕拿不下对面的谁谁谁?等收服了叶家,在趁热打铁逼上皇位。如果有人不服他们,那就拿实力来说话。

    要知道,那个位置,对于任何的理论攻击她们可以完全免疫,毕竟她们才是权利最大的那个人。对于军事攻击,她们又是拥有兵权且实力最高的人,天上地下,还有谁敢不尊?

    “怎么?你犹豫那么久,是不是不愿意和我继续一起了?”叶琳衣抬头看着凰齐钰,不知道为什么,她对凰齐钰总有一种说不上去的感觉。似乎自己以前认识他,并且这个人很不靠谱,害的自己被坑了好几次……

    她也想过放弃好凰齐钰合作,可是谁让他是男主呢?拥有光环最多的人,才是那个最容易胜出的人。像以前在网上看见的什么拳头才是硬道理,那都是屁话,没有神的宠爱,你哪儿来的坚硬的拳头?

    所以说要想离开凰齐钰,她还是舍不得的。最关键的,是舍不得凰齐钰作为男主应得的气运当然,现在的她还不知道她自己身上其实也有气运。至于之前雾山上面那个人给的锦囊,除了一个根本打不开以外,其他的都用过了,也基本没什么用了。

    所以她们现在唯一能做的还是只有靠自己,关键是……她虽然偶尔是绝对凰齐钰没那么靠谱,可她还是舍不得凰齐钰。从内心中的舍不得,更何况他今天已经当着自己的面和叶琳衣断绝了关系,他……应该不会背叛自己的吧……

    “……”凰齐钰看着叶琳衣,内心里打着不少的算盘,他当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可是想起当初的事,他现在已经被禁止了一切属于七彩阁的特权,所以他也不的不借助于叶琳衣的帮助。

    他笑了笑,双手向叶琳衣伸过去,轻轻的抱着她,与她慢慢贴近,“我当然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为了我们的未来好。我也一切都愿意听你的安排,只是我的的小媳妇啊,还是那么可爱……”

    “谁……谁是你的媳妇!”叶琳衣红了红脸,果然,她最受不了的还是凰齐钰那满分的撩妹技术。抬头看着凰齐钰的俊脸,她更是没有任抵抗力。

    “嗯……”凰齐钰搂着叶琳衣的力度重了几分,将她与自己拉近一些距离。只见叶琳衣柔媚无骨,粉嫩的双唇慢慢的贴上他的……

    两个人就这么纠缠在了一起,衣服很快凌乱不堪,凰齐钰将叶琳衣放在地上,也不管地上凉不凉会不会对叶琳衣造成什么伤害,直接脱了下衣和她做了起来。

    “嗯……啊……”地上确实很凉,大理石的地板,没有任何毯子之类的垫在身下,叶琳衣能够感受到那浸入骨髓里的冷。

    这里是大殿,虽然周围没有人,但是大门未关,外面的人一眼就能看见她这娇羞的模样。她的衣服也被脱光扔的到处都是,没有任何遮羞物。

    她和凰齐钰做的激烈,痛并快乐着,她的脑子里也没办法去想其他的什么事情,跟随着凰齐钰的节奏一步步进入高潮,连续不断的呻吟声从她嘴里发出。

    ……

    比起叶琳衣享受的表情,凰齐钰内心倒是没有任何波动,他下身裤子只脱了一半,上衣更是没有动过丝毫。除了换姿势时动作幅度大了点,他根本就像日常生活,没有一丝不同。

    只是三王子府,怎么可能没有下人?外面人来人往,男男女女都有,大门未关,几乎一眼就能看见她在凰齐钰身下羞耻的模样。凰齐钰是他们主子,就算是个男人,德行不佳,他们也不敢议论。

    可是叶琳衣就不一样了,作为刚受过罚的大将军,此时此刻却在这里跟人行鱼水之欢。关键是这里是凰国,她一个女人,居然被人骑在身下,还这么心满意足的样子……真是让人看不起!

    此刻的叶琳衣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中,当然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雾山之行那么好的机会她没能和凰齐钰一起度过,如今可要加倍努力才行。

    都说要掌握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其实她认为不然。一个男人,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只有在床上真正的满足他,才是王道!

    “想什么呢?跟我在一起,你还有心思走神?”凰齐钰看着叶琳衣的眼神迷离,不像是沉浸与自己的样子,心生怀疑。

    “我……我在想,为什么这个时候的你,会这么帅?”叶琳衣回过神来,看着凰齐钰的眼,心里更是盲目的对他崇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