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凰齐钰看着叶琳衣,内心里打着不少的算盘,他当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可是想起当初的事,他现在已经被禁止了一切属于七彩阁的特权,所以他也不的不借助于叶琳衣的帮助。

    他笑了笑,双手向叶琳衣伸过去,轻轻的抱着她,与她慢慢贴近,“我当然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为了我们的未来好。我也一切都愿意听你的安排,只是我的的小媳妇啊,还是那么可爱……”

    “谁……谁是你的媳妇!”叶琳衣红了红脸,果然,她最受不了的还是凰齐钰那满分的撩妹技术。抬头看着凰齐钰的俊脸,她更是没有任抵抗力。

    “嗯……”凰齐钰搂着叶琳衣的力度重了几分,将她与自己拉近一些距离。只见叶琳衣柔媚无骨,粉嫩的双唇慢慢的贴上他的……

    两个人就这么纠缠在了一起,衣服很快凌乱不堪,凰齐钰将叶琳衣放在地上,也不管地上凉不凉会不会对叶琳衣造成什么伤害,直接脱了下衣和她做了起来。

    “嗯……啊……”地上确实很凉,大理石的地板,没有任何毯子之类的垫在身下,叶琳衣能够感受到那浸入骨髓里的冷。

    这里是大殿,虽然周围没有人,但是大门未关,外面的人一眼就能看见她这娇羞的模样。她的衣服也被脱光扔的到处都是,没有任何遮羞物。

    她和凰齐钰做的激烈,痛并快乐着,她的脑子里也没办法去想其他的什么事情,跟随着凰齐钰的节奏一步步进入高潮,连续不断的呻吟声从她嘴里发出。

    ……

    比起叶琳衣享受的表情,凰齐钰内心倒是没有任何波动,他下身裤子只脱了一半,上衣更是没有动过丝毫。除了换姿势时动作幅度大了点,他根本就像日常生活,没有一丝不同。

    只是三王子府,怎么可能没有下人?外面人来人往,男男女女都有,大门未关,几乎一眼就能看见她在凰齐钰身下羞耻的模样。凰齐钰是他们主子,就算是个男人,德行不佳,他们也不敢议论。

    可是叶琳衣就不一样了,作为刚受过罚的大将军,此时此刻却在这里跟人行鱼水之欢。关键是这里是凰国,她一个女人,居然被人骑在身下,还这么心满意足的样子……真是让人看不起!

    此刻的叶琳衣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中,当然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雾山之行那么好的机会她没能和凰齐钰一起度过,如今可要加倍努力才行。

    都说要掌握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其实她认为不然。一个男人,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只有在床上真正的满足他,才是王道!

    “想什么呢?跟我在一起,你还有心思走神?”凰齐钰看着叶琳衣的眼神迷离,不像是沉浸与自己的样子,心生怀疑。

    “我……我在想,为什么这个时候的你,会这么帅?”叶琳衣回过神来,看着凰齐钰的眼,心里更是盲目的对他崇拜。

    “是吗?”凰齐钰唇角勾出一抹笑,弯腰贴近她的耳朵,“别以为这样就完了,接下来……我会让你感受到我真正的魅力!”

    “嗯……啊啊……不……不要再进去了……啊……好深……”叶琳衣总有种这样的凰齐钰并不真实的感觉,可是她仔细想了想,并没有发现他什么不对之处。

    想来想去什么也没想到,只是随着凰齐钰的深入,她感到自己灵魂上的颤抖。虽然前世做酒女有不少经验,可是对于这身体来说确实第一次,***的破裂明明是那么痛。

    可是她却依然保持着一种兴奋,迫切的想要继续下去。尽管下身传来的刺激感觉,让她一度坚持不下去,连嘴上也喊着不要,可谁让床弟之事上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呢?

    连她也不例外……

    “啊……够,够了……嗯……”外面的天色渐晚,伴随着浓厚的喘息声,叶琳衣趴在地上,遍布全身的青紫,足以证明刚刚的事有多激烈。浑身上下传来的疼痛,让她甚至没有力气站起来。

    抬头看了看旁边已经穿好衣服的凰齐钰,看着他捡起地上的衣服为自己盖上,她笑了笑,觉得心里暖极了。慢慢的她闭上沉重的眼,终于沉沉地睡了过去。

    凰齐钰站起身,他也不说话,只等确定叶琳衣真的睡过去之后,他冷着脸走出了大厅。连个正眼都不曾给过她,更别说对她的关怀了。

    “王爷。”刚好路过的下人,看见凰齐钰出来,吓得腿有点发抖。她保证,她虽然从其他好姐妹那里知道王爷在殿里做那种事,可她刚来,而且只是路过,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这个王爷虽然是个男人,可是谁也不敢小瞧他,这个阴晴不定的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了她的小命……她在这个世上还没活够,还有好多美丽风景没有看,好多美食没有吃她还不想死啊……

    “你,进去把里面打扫一下,叫几个力气大点的把那个女人搬到主轩旁边的小院里,照顾好她,要是出了什么差错……”

    “我……我知道!出了差错我提头来见您。不过王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将事情办好,不劳您操心的!”为了小命,这个吓人也是豁出去了。

    要是凰齐钰知道她现在内心想什么,一定恨不得砍死她。不过他现在更迫不及待的是去洗浴才对,其实他这个人一直都有洁癖的。不管换了多少个身体,他自己的你性格都不会变。

    以前那些女人想要接近他,他都不会理;如果不小心被人碰到,若仅仅是衣服也就罢了,他直接扔掉便是。若是碰到了身体他会恶心好一阵子,,直到彻底将呗碰到的部位洗净为止。

    他的洁癖很严重,只除了一个人的触碰,不会让他反感……若能够和那个人在一起,他也就不用为了洁癖什么的忧愁了,可惜的是,那个女人,拒绝的他够彻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