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的洁癖很严重,只除了一个人的触碰,不会让他反感……若能够和那个人在一起,他也就不用为了洁癖什么的忧愁了,可惜的是,那个女人,拒绝的他够彻底。

    也许他再也没有机会和她在一起,甚至连好好的见上一面说上一句话,那他就不要死乞白赖的缠着她,他又不是没了那个人不可以。

    也许是从她拒绝他的那一刻开始,他也强迫自己去接受别的女人,尽管在那之后他依然会反感,但只要一想到那个人,他就算反感也要强行接受。

    他要让自己摆脱对那个人的依赖,要知道这个世上又不止她一个女人,他又凭什么要吊死在她一颗树上?尽管……她是那颗唯一健康的树……

    呵……慢慢的走近浴房,凰齐钰笑了笑,看着浴桶里早已准备好的热水,已经那从水中倒影出来的他自己的影子,觉得讽刺极了……

    天上连着下了好几天的大雨,在没有雨伞的时代,家家户户的出行都受到了限制,叶琳衣借此机会发明了油纸伞,从而立下大功……

    女皇心里一高兴,便重新赐给叶琳衣一些奖励,并且减轻了她身上的刑罚,只是那属于她的兵权自然是不可能在回去得了。

    几天后,天气转晴,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晴朗的日子让人的心情也不免好起来。叶琳衣站在屋檐下,看着树梢上的喜鹊,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群主府。

    “叶……叶小姐!您……您不能进去啊!群主正在房内休息,并且吩咐外人不得打扰,叶小姐,还请您不要为难小的啊!”

    书房门口,一名女侍卫死死的将房门挡住,不让阮黎芫进去。那一副忠心耿耿第样子,还真的挺让人感动的。

    emmm……感动个头啊!她要进去!她要找凤邶夜!mmp那个人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出现在她面前了。

    据说外面下了多久的雨,那个人就一直呆在书房里待了多久,就连下人们送饭,书房里都没有任何动静。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憋死在书房里了呢!那些下人别看都是女人,一个个胆小得很,连进去看一眼都不敢。

    所以这种事就只能她来了,要是那个人真死在里面,她可怎么办?她还指望着他给自己找材料就叶琉呢!

    “外人?我是外人吗?你们群主是不想活了才说我是外人的吧!我告诉你,你在不让我进去,信不信我拆了你们群主府!”

    阮黎芫有点炸毛,尤其是听见自己被称为“外人”的时候,她心里更加不爽,恨不得来个炸弹把这些人通通炸成灰烬才好,免得碍眼!

    “叶小姐,小的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群主他是个闺阁男子,我们女人私闯进去终究不好,更何况群主的命令在那里……”

    “命令你个头,难道你不知道在这群主府里,谁的命令最大吗?我到要看看那个家伙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非要藏的严严实实,关上门几天几夜都不出来!”

    “叶小姐……叶小姐不要啊!”侍卫拦着阮黎芫,她也算是个练家子,可是如今对上阮黎芫这个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却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动用全身力气都拦不住叶如歌,她觉得自己快要废了。据说叶如歌不仅养尊处优,没有一点武力值,而且她身体十分虚弱emmm。

    虚弱?女侍卫看了看冲出自己阻拦,正准备用暴力开门的叶如歌呵呵呵的笑了一下。MD,如果这样的人都能叫虚弱的话,那她们算啥?衰弱吗?差距巨大的虚弱与衰弱emmm……

    “嘎吱……”阮黎芫推了推门,许是被气糊涂了,这一下子没人阻挡的她来到禁闭的房门前,有那么一瞬间的懵。很明显,这门从里面上了锁,要用一般的办法肯定是不行的。

    她弯下腰,还很认真的研究了一下锁的构造。甚至还让身旁一言未发的巧儿帮忙找找有没有撬锁的工具,蠢事干了一大堆,她才终于想到直觉破门而入。

    “破”这个词其实是有技术含量的,你必须要将门踢破,里面不仅包括了门的材质,要用何种力度才能将门踢破;还包括了你将门踢坏多少程度,以方便进出。

    要是力度不够,门踢不破岂不是很尴尬,力度大点当然能将其踢破,可是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又怎么办?要是门开的口太小,你进不去那更尴尬,就算要进去,该用怎样的姿势也是个问题。

    所以说,踢门要踢“破”,不能随便踢,要是随便的话会显得你不严谨。若是不随便的话,太认真更会输了。唉,为什么找个人都这么麻烦,她脑子都快不够用了……让她休息一会……

    于是,女侍卫正一脸生无可恋,本来已经做好阮黎芫进去之后,她被群主责罚的打算了,可是谁知道阮黎芫站在门口踌躇了好半天,居然直接席地而坐?

    她要干嘛……不是谁要进去找群主吗?她该不会在想什么大招,好对付群主吧……不要啊喂,如果群主死的惨,那她会死的更惨的!

    哭唧唧……

    “你坐在这儿干什么呢?”阮黎芫坐在地上,眼见着快睡着了,面前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她面前的视线,她一抬头,便看见那个思念了很久的脸……

    呸呸呸,什么思念!别想歪了,他……他对她来说,只是一个失踪了很久的材料提供者,她想他只是因为……因为材料而已!对!叶琉的毒素日益剧增,制作解药刻不容缓。

    只有早一点找到材料,她才能早一点研究出解药,也便能早一点完成任务!对!她只是为了任务,才不是因为想念谁谁谁呢……凰齐钰对她来说,事实上谁都不是!!!

    “噗嗤!地上凉,你先站起来。”凰齐钰看着坐在地上闹别扭如同孩子一样的那个人,忍不住笑了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