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有人问上帝:“爱是什么?”

    上帝回答:“爱,是一种习惯,任谁都无法预料,可若真的到了爱时,那便是一种无私的不求回报的付出。”

    那人又问:“为什么要付出?人不是自私的动物吗?只为求自己的,每个人把自己管好了,那不就完美了吗?”

    上帝看着那人,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子笑着回答:“正所如你所说,每个人管好自己,那么这个世界就少了摩擦。结果确实是完美的。然而一个人又永远没有办法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不和别人接触。所以这也不得不缺少矛盾的发生。”

    “而爱,虽然分为很多种,但他唯一不变的,便是能够让人们从一个自私的人变成奉献的人。能够为自己所爱之人、为爱自己的人所付出,就算最后结局不一定是好的,但是你付出了,你去努力了,那即使付出,又何尝一种幸福呢?”

    “幸福?”那个人到底还是没有懂上帝的意思,而上帝也没有在回答的意思,只是微微的挥一挥手,将他送回了原来的地方,只留下一句话:

    “人的一生如镜子,你给他什么他便回应以你相同的东西。爱,往往比镜子里的东西更为丰富,还需你自己细细体会,也便终能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那个人带着懵懵懂懂的心走上了大道,道路旁有个标识,上面写着“人生”二字。那条道路很长,看不见尽头,那个人在上面遇见了很多东西,可是大多不是他所愿的。

    按照上帝的指示,他尽自己所能去爱周围的人,给予与付出,终于在这条路的一条重要分岔口上找到了和自己心心相印的那个人,和她结婚生子,度过一生。

    直到人生的尽头,他看着自己儿孙满堂的样子,终于彻底明白了上帝的意思。然而人老珠黄,要想再回去体验一番人生的滋味已是不可能。当然,尽管如此,他还是已经满足了……

    那个人最后永远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故事也就到此结束。可是在故事的结尾,也没有说明那个青年人到底理会到了什么。

    七宝默默的关上网页,果然,网上的东西都不可信。说了大半天都是废话,简直了……

    所以……他再一次从阮黎芫头上飘过,低头看了看那个人,看着她眼带星光的样子,到底……还是没弄明白。

    就和故事里询问上帝的那个人一样,如果它可以,早就去自己体会一番试试了,可是它现在……却只能望天哀叹。

    唉,机器人的世界,拥有异于常人的头脑,可是却连最基本的情感都没有,它果然是最悲哀的……

    早知道当初干嘛要救那个人?如果当初没有发生那些事,它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也不至于整天被她和那个人强行灌狗粮,还是白味的那种!在以前连瓜子它都要选奶油、椒盐的,狗粮自然也是一样。

    给它吃白味瓜子,不是在侮辱它智商吗?真是过分!过分的不能再过分!过分入天际了喂!!!!

    环顾四周,天,依旧那么蓝;树,也依旧那么绿,它如同蜉蝣一样,在这天地之间显得是那么的渺小。

    世界那么大,它也想去看看……

    可是为什么,它连这个机会都没有?

    ……

    风纪600年,叶琳衣兵权被收,夜家实力受到重创。本以为这对他们来说是致命一击,然而夜家却丝毫不为所动。夜家的反常着实让人惊奇,因此有人去查看了一番。

    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夜家私底下确实有不少的动作。而且在夜家背后,似乎还有不少势力,可以让他们就算被没收了那样强大的兵权也不为所动的势力……

    叶琳衣作为夜家家主,手上的兵权已经让人开始忌惮。更别说这夜家背后的隐藏势力,足以逆天的势力……想想自己以前或多或少得罪过夜家,众人开始惶惶不安。

    女皇当然也开始察觉到一些不对劲,为了自己的皇位,她不得不开始动作。于是凰纪600年,女皇借着庆祝建国六百周年,大赦天下,许多文人异士应邀前来参加大礼。

    女皇借着大礼,挑了几个杰出者给予大权。曾经那些几乎可以被称为元老级的大臣,也或多或少受了封。就连一些年迈不得不退休的大臣,女皇也给其一笔十分丰厚的礼金。

    而其子女更是得到不少的封赏,那一个又一个的大官也就此诞生。女皇将从叶琳衣手上拿到的兵权慢慢分散下去,笼络人心,扩张势力、人脉,经济上也逐渐进行垄断。

    作为经济业的大佬,叶家霸占着经济的重要命脉,可是女皇现在要插一手,她们也不的不放出一点利润出去。然而女皇要的,可不仅仅是一点而已……

    就此,女皇在军业、商业大肆扩张势力,都说要治理好一个国家首先就是内忧外患,如今她也顾不了那么多,先把内忧解决再说。

    三大产业,首先她自己代表的政治业就已经让人无法抗拒。又有另外两个领域的加入,女皇简直如虎添翼。

    而被女皇大肆打压的叶家、夜家便显得十分落寞。夜家那边随着女皇的动作,他们也更加放肆起来。

    打着女皇不顾夜家以前功勋,“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名义,正式向皇族开战。他们夜家仗着自己在边疆的那些封地,自立为王,连之前他们驻守在边疆的那些兵力也都被全数撤回。

    一时间,凰国的内忧外患更加猛烈起来,凤国那边虎视眈眈,夜家那边有如饿虎扑食,女皇现在腹背受敌,就算她势力扩张的十分顺利可要对付这些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几方势力的战争,整整持续了一整年。凰纪601年,女皇的势力明显减弱。事实上,她那边基本上都是搞文的,要让一群搞文的去对付夜家那一群搞武的,难道她还想让那些文臣以礼服“武”不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