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而那两座山,慢慢的发展,隐藏在地底下的东西也逐渐的显现出来。当她还在为一些杂碎事情而焦头烂额的时候,那两只山已经上升到了她不可遥望的高度。

    天知道,叶家现在作为旁观者,什么都不用做,确实每天都有大把大把的钱入账,简直就是赚钱赚的不亦乐乎。

    所以说为什么战争年代商人最得力?叶家作为经济业的大佬,不仅将其他产业全部垄断,还开始了自主生产。

    生产的东西都是阮黎芫安排的,威力自然不用说,这价格嘛……从刚出来开始就蹭蹭蹭的往上涨,然而凰国、凤国更甚至夜家为了战争得利,就算在吃亏,也得买买买……

    叶家倒是一条鱼儿,每天只盼着被越喂越肥,其他的鱼儿却变得越来越瘦弱。叶家那个大家族,却当真置身事外,没有任何要插手帮忙的意思,很是无情,却又是那么的合理。

    无情,是凰国人给她们定下的罪名,在大家深受苦海折磨的时候,叶家那么安逸自得,明明她们也是凰国的人凭什么不帮忙?更何况她们那么强大,帮一下怎么了?又不会少一块肉!

    叶家忘恩负义,想当初闹经济灾害,玩不转四处求人的时候,怎么没见他们这么牛逼呢?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他们自己的危机度过了,却把帮他们度过危机的我们抛之在外,简直没良心!

    叶家真是过分!

    叶家必须帮忙,不然他们提点会遭到报应!

    叶家该死!叶家不帮忙反而还出售东西给其他人,简直就是致我们于死地!

    叶家叛徒!叶家跟外族勾结!

    叶家……

    叶家……

    几乎整个凰国都充满了对叶家的斥骂声,可是阮黎芫只想说一句,叶家的崛起,除了自己的努力之外,你们到底帮什么忙了?最多买了叶家的东西而已,可如果不是她们自己生产出了好东西,会有人买?

    说到底,这不过就是道德绑架而已?像这种东西,不管到那个地方都有,躲都躲不掉。

    事实上,该来的总会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阮黎芫作为少主额,不帮忙自有她的道理,与其他无关。

    倒是有些许理智的人分析出了叶家不帮忙的原因,那便是她们的女皇。事实上叶家和凰国之间的契约一直都是平等的,没有谁必须为谁一说。只是皇族长久以来习惯了命令别人的方式,看着叶家一直温和,逆来顺受也便养成了欺负叶家的习惯。

    把叶家当做自己的臣子随意驱使,叶家那边一直都不反抗,没人知道为什么。只是她们的纵容导致了皇族的越来越放肆。女皇早已认为叶家为自己做事是理所应当的,也便是因此,她以命令的方式逼叶家交出经济管理权,态度之坚定,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

    结果,如女皇所愿,叶家依旧不反抗,那些被他们辛辛苦苦垄断的产业,最后也只能默默得还回去。以叶家的精明度,也许她们早就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交出一些产业,开始垄断另一些产业。

    只为了再乱世保自己安然无恙。只是她们心冷了,对女皇失望了。便也铁下心来,不管凰国怎样,他们都不会帮忙……有人可能会说契约,事实上,契约上的条例早已被违反,契约也便作废。叶家,更没有理由帮凰国了……

    她们完全可以学夜家那样,自立为王,然后攻击凰国,可是她们没有……天知道这种时候她们没有落井下石,而是选择旁观,便已经是对凰国的最大帮助了。而她们,又凭什么要求人家做更多呢?

    凤国和夜家那边看见凰国这边闹得欢,心中暗自庆幸叶家没有帮忙,要不然打下凰国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凤国国君曾经不止一次暗自庆幸叶家不是自己国家的,天知道叶家的实力深不可测,仅仅在经济方面就已经超越他们太多!

    通过那么多年的积累,又有那么大的财源流进流出,叶家怎么可能没有丝毫成长?谁又知道她们会不会偷偷的发展其他地方呢?钱,是一切东西的来源,叶家只要稍稍成长起来,便是心腹大患。

    他承认,有叶家的存在,凰国整个国家的经济实力都在日益增长。可是像叶家这样的定时炸弹,说实话是没人敢要的。就像夜家一样,一旦叛变,即使在以前为自己带来利益,可是却依旧能成为一颗致命的炸弹。

    它,对于整个国家来说,就只是威胁而已。凤国国主一直以为,自己国家,现在这样就挺好,想凰国,两个定时炸弹在那里摆着,偏偏那个女皇还不识时务去踩这个炸弹,其中一个引爆了,另一个也接近引爆。

    这样的情况,她凰国不死也难啊!

    “呀……呀!呀——”漆黑的夜晚,一群乌鸦从树梢上飞过。伴随着昏暗的月光,乌鸦完美的将自己隐匿在黑暗中。那树上时不时传来乌鸦的叫声,却又找不到乌鸦的踪影。

    “月黑风高……杀人夜啊!”阮黎芫站在窗台钱,抬头看着窗外的月亮。那斜挂在天上的半轮残月,向周围散布一种枯涩暗淡的光。那种了无生气的灰色微光,似乎是象征着死亡。

    像是为了配合月光似的,周围一片寂寥,死气沉沉。荒无人际的街道似飘来袅袅青烟,显得是那样的诡异。在加上最近发生的那么多事情,更是弄的人心惶惶的。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时。

    阮黎芫愣愣得望着天上的月亮,月亮周围那一片腥红色,是那么熟悉的颜色。熟悉到她仿佛能够闻到空气中那诱人的血腥味……

    都说职业病是可怕的,她不管是杀手还是医生,每天见到最多的东西还是血,不知不觉中她熟悉了那个味道,她爱上了那个味道……

    想当初的郁非鸢,是那样的文弱,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只因为她处在一个和平年代,可是现在……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果然,乱世与战争会让人异常兴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