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茧子?在哪儿呢?我看看!”凤邶夜看着阮黎芫不满的模样,赶紧凑近她,当真去检查耳朵去了。

    “嘛呢?”阮黎芫皱了皱眉,不满的偏了偏头与他拉开距离,然后一巴掌将他拍开。

    “……”凤邶夜尴尬的收回手,事实上,叶家的曾经他不是没有打听过,除了查到曾经帮助叶家的那个人其实跟皇室没有任何关系以外,他什么也没查到。

    然后那条消息几乎是全国都知道的一件事,真实性也是无人考证。只是有人猜测,皇室于叶家的恩情,不是再造之恩而是知遇之恩。

    毫无疑问,叶家能够摆脱当年困境,是再造之恩没错的。可是千里马没有伯乐的赏识,她们也发展不了那么快。

    想必这也是当初叶家与皇族那么爽快的签订契约的一个原因罢。说的有理有据,事实上这到底还是别人的怀疑罢了。

    当年的真相,一直都是叶家整个家族的绝密,除了叶家家主一代一代的传下来,没有其他任何人知道。至于叶琳衣,她现在还只是少主。

    叶琉尚且健在,要离她升职当做家主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所以现在的阮黎芫也是不知道的。她倒是偷偷进过祠堂,可是没有任何线索。

    也就是说,这些事情还是只有叶琉知道。可是叶琉显然不愿意告诉他们,要不然也不会到现在都一个字不提了……

    “对了,你刚刚说你母亲……难道你母亲的毒素已经清理干净了?”

    “毒素还有很多,不过目前除了还有点虚弱以外,没什么大碍。不过想想她甚至还能牟足劲来骂我,想必这点虚弱对她来说也没什么影响。”

    “那你接下来该怎么办?总不可能当真出手去解决夜家吧。要知道比起夜家来说,凰国对付起来更容易一些。日更你在和叶琳衣那边联合一下,要搞定她还不轻而易举?”

    “要真有你说的那么容易就好了。母亲不止一次提醒过叶家不能对皇族出手,所以只能借助夜家那边,可是叶琳衣也不是什么好惹的,敢跟凰国彻底翻脸,连凤国他们都不合作,棘手得很!”

    “如果说夜家仅仅是和凤国观点不同才不合作的呢?我认为这个可能性还是要大一点的,毕竟夜家和凤国之间还是挺友好的。”

    “凤国那边可不像凰国,没有内忧,战斗力不逊于夜家。如果真像你的意思,夜家已经到了连凤国都不怕的程度,那他们可早就开战了!”

    “说的也是……”阮黎芫撑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半响不说话,可是没一会儿,她就揉了揉蓬乱的头发,十分烦燥,“真是的!这要搁以前,直接把三个国家都弄死弄死弄死就行了!”

    “哪儿那么麻烦,还要想弄死这个另外两个会怎么样。害的我死了那么多脑细胞!好烦好烦好烦!”阮黎芫有点炸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血腥味让她更加烦燥起来。

    “你……你刚刚说什么?”凤邶夜装作没听懂阮黎芫的话,“搁以前?据我所知……以前的叶如歌可是很文雅的,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开放,还想把他们一起弄死?小歌儿,你告诉我,我不过是听错了,其实你根本没有那么想的对吧?”

    “有什么不行的!擒贼先擒王!只要把……”别看她现在这样,要控制女皇还有凤国那位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只是……

    她看着凤邶夜不对劲的脸色,硬生生的把接下来的话吞了下去,“那个啥……你刚刚确实听错了,我这么温柔的人又怎么可能说出那样的话呢?”

    “是啊……你这么可爱……”凤邶夜撩起她耳边的秀发,窗外微风拂过,吹得她的发丝又变得凌乱了一些。凤邶夜对上阮黎芫的视线,尽管心中明了,表面上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然而他的眼却骗不了人。

    确认过眼神,你……就是那个人……

    阮黎芫不敢看他的眼睛,因为一看他,就会想起那个人的身影。明明近在眼前,却又要装作不认识。

    明明自己的事在他面前早已展露无遗,还要当做什么都没有似的,真是别提多委屈了。

    可是再委屈……她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谁让……那个人就是他呢?

    夜,已经很深了。阮黎芫到底还是没有留在凤邶夜那个过,只是坐着马车,跟巧儿一起回到叶府。

    说起巧儿,上次让她去弄个东西,弄了两三天才回来,最后却还是没有把东西带回来,别提多气人了……

    不过气人归气人,她也没有真的怪罪于巧儿。当初不过只是想要将她支开,却没想到……

    算了,往事不要再提。只见她从马车上下来,周围一片阴森森的,她倒是不怕,更何况那个凤邶夜说什么都要跟着她来,说是怕她危险……

    “行了行了,我已经到了。倒是你,这么晚了,还是赶紧回去好好休息,注意点安全。”

    “不要,我要看着你进去我才放心。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埋伏在这位,只等着我离开就伤害你呢!”

    “拜托!你很希望我遇上什么恐怖分子的袭击吗?”阮黎芫翻了个白眼,这些日子以来战火激烈,大家都待在自己家中不敢出门,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敌军逮过去当俘虏,还有谁不要命了敢在外面晃?

    倒不是说夜家或者凤国随时会带兵打过来,只是夜家那边新提拔了一位军师,那军师奸诈狡猾,专门派人到敌国潜伏做卧底。有的卧底来抢钱、抢物资,做事高调。有的卧底潜进来杀人,抢俘虏。

    烧杀抢掠,做事极端,无所不用极其。要知道这样做不仅可以扰乱民心,给自己的侵略打好基础,还可以将她们所缺少的资源给抢夺回去。用最少的经济资源达到自己的目的,才是掠夺最高的境界啊……

    她不明白叶琳衣为什么会找那样的人做军师,但是不可否认的,那个军师虽然手段狠厉了一点,但是对他们自己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