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烧杀抢掠,做事极端,无所不用极其。要知道这样做不仅可以扰乱民心,给自己的侵略打好基础,还可以将她们所缺少的资源给抢夺回去。用最少的经济资源达到自己的目的,才是掠夺最高的境界啊……

    她不明白叶琳衣为什么会找那样的人做军师,但是不可否认的,那个军师虽然手段狠厉了一点,但是对他们自己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据说这是那位军师上任第一次虽将领一起作战,然而已经有不少领地的百姓遭到毒手。弄得凰国现在上上下下人心惶惶的。

    连白天他们都如此猖狂,更别说是晚上了。所以说凤邶夜担心是正常的,毕竟她现在作为叶家少主,叶琳衣的死对头,自然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咳咳……我怎么可能那么想呢?我在乎你,所以你的安慰在我看来比我自己还要重要,我只是一丝一毫的风险降落在你身上而已。”

    “安危……比起我,恐怕你更危险好吧?”在这个女权时代,她一个女人,家门就在面前不说,比起他一个人貌美如花还是群主的男人来说,到底谁更危险?

    他家离这里这么远,要不是她实在拗不过他,她肯定不会让他来的。虽然知道他有那个能力一定不会让自己有事,可是表面上他不过是一个文弱的群主,怎么看来都是更容易受伤的那个。

    “……”凤邶夜不说话,看了看叶家里面,虽然现在这大半夜的,可是里面依旧灯火通明,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等阮黎芫这个少主回家。

    毕竟之前她跟自己出门的时候,还是白天,也没有跟家里的人说明情况,这么晚了还不回去,难免会让他们担心了……

    “好了,别说了,你还是赶紧进去吧。让我看着你回家,更有安全感一些。”凤邶夜将手里照明的灯笼递给她,虽然她家里灯火通明的,可是还是免不了他的担心。

    毕竟从大门口到寝房还是有一段距离的,那漆黑一片的,她看不见可咋办?尽管他知道里面的下人会贴心的照顾着她,可是这也碍不住他自己想要做出的一点贡献。

    “……”阮黎芫沉默的接过灯笼。这天色不早了,若是不接过来,他肯定又要跟自己墨迹好一会儿,还不如拿着这灯笼让他舒心一点。更何况他的马车上面还有灯笼,所以……

    “注意安全!”凤邶夜很满意阮黎芫收下了自己的东西,高高兴兴的苦行着她离开。尽管她进去了很久,可是他还是站在门口,似是舍不得走,又似是要确认什么。

    “少主,您终于回来了?”听见叶如歌的敲门声,下人们很快的走过来将门打开,迎面看见是阮黎芫,她们高兴坏了。盼天盼地,可总算盼着了她们的少主平安归来啊……

    “……”阮黎芫不说话,默默的走近门,看着下人们将门关上,将自己与他阻拦在一墙之外,她心中很不是滋味。

    “少主,家主在房间里等了您很久了,还是先去看一看她吧……”下人们的声音响起,总算唤回了她的情绪。

    “我的房间吗?”黑暗中,看不出她的表情,然而她的声音很冷,下人们从未见过这样的阮黎芫。

    “是的……”下人弯了弯腰,手上拿着灯笼,走在前面准备为阮黎芫引路。

    “……”阮黎芫垂了垂头,看着自己手上的灯笼不说话。而后又抬头看了看高高挂在树上的路灯,叫住了前面的那个人。

    “去把那些灯给熄了。”

    “什么?”下人有些不解。

    “除了那些必须要点亮的路灯以外,所有房间里的灯都熄掉。每个人手上都提着灯笼,如果还有什么非要做的事,提着灯笼去做。但是那些已经熄掉的灯短时间不准在点燃。”

    “为什么啊,少主……”下人还是有点疑惑不解。为了防止夜里有什么突发状况,家里的灯一般都不会媳完,如果是大户人家,那么有些灯是会被彻夜点着的。

    现在虽已是亥时,然而为了等待叶如歌这个家主的回归,好多人都还没有睡觉,到处都是灯火通明。再加上有的人本就是夜里工作,所以好多房间的灯也没有熄灭。

    这也就是刚才她们在外面的时候,看见里面特别明亮的原因了。叶家门口除了两只挂在门上的灯笼照明以外,没有其他的照明灯。如果里面的灯都熄了,那可就完全漆黑一片了……

    现在是特殊时期,指不定有人针对她们叶家,要做出什么不利她们的事,若是关了灯,那不更方便黑暗里的那些人行动了吗?所以……这少主一回来就让熄灯,打的什么主意?

    “为什么为什么!你哪儿有那么多为什么?”阮黎芫的声音听起来清冽的很,然而又在无形中释放出压迫感,“我只是让你暂时把灯熄了,过一会儿你点亮便是,不会有什么事的。”

    “可是,如果……”

    “若是出了什么差错由我全权承担,,所以你也不必担心。”阮黎芫知道那下人在担心什么,她也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并没有觉得自己做的有何不妥之处。她看了看那个下人,“所以,你现在能去执行命令了吗?”

    “……”下人沉默了一会儿,在心里寻思了半天,到底还是领着阮黎芫的命令去关灯去了。毕竟……她是少主,自己只是一个吓人,少主吩咐的,不管怎么样自己也只能照做,不敢有任何异义。

    阮黎芫站在原地,好半天没有动作。她默默的看着发出光源的地方,没一会儿,那些灯光一一被熄灭。除了到寝房的必经之路上还有几盏灯以外,其他的的灯光全数熄灭。

    一瞬间,周围的一切都陷入了黑暗。而她身边唯一发光的,只有她手上的那盏灯笼。

    那么明亮的光源,指引着她前进的方向。就好像当她陷入一片绝望与迷茫的时候,只有那一束光给予着她希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