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咳咳……行了,我们回去吧。”凤邶夜挥了挥手,示意马夫可以驾驶车辆了。表面上毫不在乎的模样,可是心底暗暗发誓还要多锻炼才行。

    把这身体锻炼的金刚不坏,也就不用她担心了。如果遇上危险,顺便……也能保护好自己,保护好她……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

    ……哒……哒……哒……

    “少主……您是累了吗?为何……”前面的下人转过头来,看见阮黎芫还是慢吞吞的跟在后面,很是不解。叶琉的房间离这里并不远,若是放在平常她们早就到了,可是像阮黎芫这样一步三回头的……怕明天早上都到不了。

    “……忙了一整天,是有点累。”阮黎芫叹了口气,十五分钟看似很长,却也是一眨眼就过了,眼见着一盏盏灯亮了起来,也不知道……“罢了,这么晚了想必母亲也很累了,我们加快点速度去见她吧。”

    “……”下人答了一声,总感觉少主哪里怪怪的。然而也只有那么一瞬她就放弃了自己的想法。家主这几天的状态很不好,大半夜的为了等少主坚持了半天不睡觉,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她还是快点带少主过去吧。

    凤邶夜……

    阮黎芫脚下加快了速度,然而心里还是没有放下担忧的心。也许两个人之间最默契的也就是这样吧,尽管表面上不说,可是内心还是忍不住的要去担忧对方,想要去关心对方。

    又或许这……仅仅是一种爱之深的表现而已。

    “母亲……”阮黎芫步入房间,房内的下人们在她进房的一瞬间就被唤了出去,巧儿还有其他人都在外面等候。

    “回来了……”叶琉躺在床上,脸色有些发白,然而她的声音雄厚有力,根本不像一个中毒的人。

    “……”阮黎芫笑了笑,算是回了她的话。虽然不知道叶琉要说什么,但是看她这样子,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事。

    “哼……”果然如阮黎芫所料,叶琉冷哼两人一声,“少主最近挺忙的啊,整天整夜的见不着人影,若不是我这个老人家大半夜的拖着残废身体等你,恐怕你连见都不会来见我一面吧!”

    “……”阮黎芫愣了一下,随即又笑了笑,“母亲说什么呢,最近处理商务确实忙了一些,所以也没有时间来看您。有些时候想来看你的时候你已经歇下了,作为女儿的我也不好来打扰不是?”

    “哼,所以才说少主业务繁忙。已经快忘了我这个老人家啊!”叶琉又一次冷笑,“也是,我这个残废人士,整天躺在床上无所事事,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指不定哪天眼睛一闭,双腿一登就归天了,哪儿轮得到少主来惦记?”

    “母亲啊……您这话就说的有点见外了。”阮黎芫似乎闻到空气中的火药味,“您好歹也是歌儿的亲生母亲,就算在怎么样歌儿也不会不管你的。更何况你虽然得了病,然而歌儿一直在给你想办法,你迟早会好起来的。”

    “好起来?我这样的废人好起来干什么啊!还不如就这样死了一了百了,也免得活在这世上遭罪。”叶琉说话有点丧,似乎完全看不见生命的意义,一心求死。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母亲。”阮黎芫走近床边,“叶家需要您,歌儿也还需要您。如果您不在了,你让歌儿怎么办?更何况你扶养歌儿长那么大,歌儿还没有好好为您尽过孝心呢……”

    “呵,你需要我?自从你接任少主之位后,不是把所有事物打理的井井有条吗?那么多困难你都能靠自己解决,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能给想出赚钱的好办法。这样的你,还需要我?”

    叶琉垂眸,“你明知道叶家的责任,可你偏偏还要还要去做那些事情。叶如歌啊……你唯一需要我的。不过就是当你自己实现你的那些野心之后,让我出面为你收拾那些烂摊子而已。”

    “烂摊子……”阮黎芫靠近叶琉的身子顿了顿,“母亲啊,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呢?那种事情,又怎么会是烂摊子?我需要你的,不过是想让你帮我个忙,去……”

    阮黎芫又顿了顿,是啊……叶琉说她的野心,形容的不就是那个位子吗?可是她拿下那个位子,却需要叶琉去做,那么大一个差事扔她手上,怎么不叫烂摊子呢?

    更何况还是她不愿意接手的烂摊子呢?叶家的责任……叶家的责任……叶琉总是把这样一句话挂在嘴边,可是从来都不告诉她叶家的责任是什么。不管她怎么问叶琉都不说。

    也许那是叶琉心中的秘密,她就算怎么套也套不出来。可是叶琉一直不说,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那她的计划就一直不会改变,也因此,她们母女俩的隔阂越来越大……

    “帮个忙……歌儿,你总是说我迂腐,墨守陈规。守着那套清规戒律,守着祖先传下来的死命令。我承认在这件事上我确实有点倔,可我却也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你。”

    “从以前性子温和,喜爱和平的你现在变得残忍冷血,向往战争。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但你变化太大,感觉就像被另一个人附体了似的,再也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叶如歌了!”

    “怎么可能呢母亲?人总会变的,周围的环境让歌儿看透了一些道理,所以歌儿才觉得当初的自己太脆弱,根本跟不上时代的变换。歌儿让自己变得坚强起来,变得强大起来,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您,保护整个叶家不受伤害而已。”

    “歌儿并不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什么不妥,难道母亲没有发现自从歌儿变化之后,周围好多人都不敢欺负我们了吗?一个人的变化并不是错误,要怪那也就只能怪当初的自己太懦弱,所以才让自己受了那么多伤害,让母亲过的那么辛苦罢了……”

    “……”听着阮黎芫的话,叶琉沉默了一会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