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母亲啊……您这话就说的有点见外了。”阮黎芫似乎闻到空气中的火药味,“您好歹也是歌儿的亲生母亲,就算在怎么样歌儿也不会不管你的。更何况你虽然得了病,然而歌儿一直在给你想办法,你迟早会好起来的。”

    “好起来?我这样的废人好起来干什么啊!还不如就这样死了一了百了,也免得活在这世上遭罪。”叶琉说话有点丧,似乎完全看不见生命的意义,一心求死。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母亲。”阮黎芫走近床边,“叶家需要您,歌儿也还需要您。如果您不在了,你让歌儿怎么办?更何况你扶养歌儿长那么大,歌儿还没有好好为您尽过孝心呢……”

    “呵,你需要我?自从你接任少主之位后,不是把所有事物打理的井井有条吗?那么多困难你都能靠自己解决,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能给想出赚钱的好办法。这样的你,还需要我?”

    叶琉垂眸,“你明知道叶家的责任,可你偏偏还要还要去做那些事情。叶如歌啊……你唯一需要我的。不过就是当你自己实现你的那些野心之后,让我出面为你收拾那些烂摊子而已。”

    “烂摊子……”阮黎芫靠近叶琉的身子顿了顿,“母亲啊,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呢?那种事情,又怎么会是烂摊子?我需要你的,不过是想让你帮我个忙,去……”

    阮黎芫又顿了顿,是啊……叶琉说她的野心,形容的不就是那个位子吗?可是她拿下那个位子,却需要叶琉去做,那么大一个差事扔她手上,怎么不叫烂摊子呢?

    更何况还是她不愿意接手的烂摊子呢?叶家的责任……叶家的责任……叶琉总是把这样一句话挂在嘴边,可是从来都不告诉她叶家的责任是什么。不管她怎么问叶琉都不说。

    也许那是叶琉心中的秘密,她就算怎么套也套不出来。可是叶琉一直不说,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那她的计划就一直不会改变,也因此,她们母女俩的隔阂越来越大……

    “帮个忙……歌儿,你总是说我迂腐,墨守陈规。守着那套清规戒律,守着祖先传下来的死命令。我承认在这件事上我确实有点倔,可我却也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你。”

    “从以前性子温和,喜爱和平的你现在变得残忍冷血,向往战争。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但你变化太大,感觉就像被另一个人附体了似的,再也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叶如歌了!”

    “怎么可能呢母亲?人总会变的,周围的环境让歌儿看透了一些道理,所以歌儿才觉得当初的自己太脆弱,根本跟不上时代的变换。歌儿让自己变得坚强起来,变得强大起来,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您,保护整个叶家不受伤害而已。”

    “歌儿并不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什么不妥,难道母亲没有发现自从歌儿变化之后,周围好多人都不敢欺负我们了吗?一个人的变化并不是错误,要怪那也就只能怪当初的自己太懦弱,所以才让自己受了那么多伤害,让母亲过的那么辛苦罢了……”

    “……”听着阮黎芫的话,叶琉沉默了一会儿,“所以你所说的变强,不过是给自己的野心找的一些借口罢了。在我眼中,你确实变强了,然而却也变得虚与委蛇。你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叶如歌……准确的说,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陌生人……”刚刚叶琉说的时候,阮黎芫差点以为她要发现自己的秘密了,可是看叶琉的样子,似乎只是因为叶如歌这个人性子变化太大随意才有的疑惑。

    是啊,灵魂穿越什么的在古代看来是那么荒谬的一件事,她又怎么可能想到那一个方面去呢?只是对于自己的亲生女儿,她能说出这种话,到底是被伤了心了……

    “……”阮黎芫沉默了一会儿,她知道这半年以来自己做的事有够让叶琉失望,然而细细算来,阮黎芫还有不懂的地方……“母亲,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像如今这样了呢?”

    “什么时候……”叶琉抿了抿唇,“哼,也许,是当初你为了那个男人与我作对,甚至一意孤行;又或许,是你背着我私自前去雾山……这些事表面上看起来我原谅了你,然而一点一点的累积起来,我早已对你失望透顶!”

    “……”阮黎芫又沉默了,她刚刚把自己心中的疑问说出来,要的可不是这个答案……沉默了一会儿,她冷笑了一下,“我亲爱的母亲啊……我算是明白了,你刚刚说了那么多,最关键的一直没有说到吧……”

    “我们最开始产生隔阂的,是在一年前你被查出中毒的时候,当时不管我怎么跟你解释是女皇下的毒你都不肯相信,还一直说我挑拨你们的关系。后来,因为你体内的毒素,你一直不方便出面主持叶家大小事物。”

    “所以你也只能安排我去做。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你发现我在暗处偷偷募集兵士,然而当时你的毒素已经遍布全身,稍有不慎便会丧命,因此只能躺在床上静养,因此你也没办法再管我。”

    “然而随着你的身体越来越差,这叶家大大小小的事到了你手中,却连最基本的计策都想不出来。为了不耽误叶家商务,我把事情全权揽了过来。你发现自己手中的大权正一点一点的消失,也是在那个时候,你对我越发忌惮。”

    “半年前,我从你手中正式接任了叶家管理大权,也从那个时候,所有人尊称我一声叶家少主,却开始慢慢的疏忽你。在之后,你对我的行迹越发不满,处处想要管制着我,可我没有像你想的那样走你设计好的路。”

    “其实母亲啊……呵,有些时候我在想,如果按照你安排的去做那些事情,是不是我们如今就不会这样了?”阮黎芫将事情一一列举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