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歌儿并不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什么不妥,难道母亲没有发现自从歌儿变化之后,周围好多人都不敢欺负我们了吗?一个人的变化并不是错误,要怪那也就只能怪当初的自己太懦弱,所以才让自己受了那么多伤害,让母亲过的那么辛苦罢了……”

    “……”听着阮黎芫的话,叶琉沉默了一会儿,“所以你所说的变强,不过是给自己的野心找的一些借口罢了。在我眼中,你确实变强了,然而却也变得虚与委蛇。你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叶如歌……准确的说,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陌生人……”刚刚叶琉说的时候,阮黎芫差点以为她要发现自己的秘密了,可是看叶琉的样子,似乎只是因为叶如歌这个人性子变化太大随意才有的疑惑。

    是啊,灵魂穿越什么的在古代看来是那么荒谬的一件事,她又怎么可能想到那一个方面去呢?只是对于自己的亲生女儿,她能说出这种话,到底是被伤了心了……

    “……”阮黎芫沉默了一会儿,她知道这半年以来自己做的事有够让叶琉失望,然而细细算来,阮黎芫还有不懂的地方……“母亲,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像如今这样了呢?”

    “什么时候……”叶琉抿了抿唇,“哼,也许,是当初你为了那个男人与我作对,甚至一意孤行;又或许,是你背着我私自前去雾山……这些事表面上看起来我原谅了你,然而一点一点的累积起来,我早已对你失望透顶!”

    “……”阮黎芫又沉默了,她刚刚把自己心中的疑问说出来,要的可不是这个答案……沉默了一会儿,她冷笑了一下,“我亲爱的母亲啊……我算是明白了,你刚刚说了那么多,最关键的一直没有说到吧……”

    “我们最开始产生隔阂的,是在一年前你被查出中毒的时候,当时不管我怎么跟你解释是女皇下的毒你都不肯相信,还一直说我挑拨你们的关系。后来,因为你体内的毒素,你一直不方便出面主持叶家大小事物。”

    “所以你也只能安排我去做。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你发现我在暗处偷偷募集兵士,然而当时你的毒素已经遍布全身,稍有不慎便会丧命,因此只能躺在床上静养,因此你也没办法再管我。”

    “然而随着你的身体越来越差,这叶家大大小小的事到了你手中,却连最基本的计策都想不出来。为了不耽误叶家商务,我把事情全权揽了过来。你发现自己手中的大权正一点一点的消失,也是在那个时候,你对我越发忌惮。”

    “半年前,我从你手中正式接任了叶家管理大权,也从那个时候,所有人尊称我一声叶家少主,却开始慢慢的疏忽你。在之后,你对我的行迹越发不满,处处想要管制着我,可我没有像你想的那样走你设计好的路。”

    “其实母亲啊……呵,有些时候我在想,如果按照你安排的去做那些事情,是不是我们如今就不会这样了?”阮黎芫将事情一一列举出来,“可是母亲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我们都有错?不仅仅是我!”

    “我……”叶琉听着阮黎芫的话,想要辩解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听着阮黎芫继续下去。

    “母亲,你总说我野心大,我要谋权篡位,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如今所做的事,到底是为了什么?当今女皇昏庸无道,凰国百姓表面上过的安详实则痛不欲生,只有将女权政策推翻,才能将他们拯救于水火。难道那将不会是您所想要的盛世太平吗?”

    “你总说自己对权利不感兴趣,然而这么多年你在外奔波,将叶家做的那么大,将叶家荣誉看的那么重要,难道为的不就是你心中的所谓权势吗?”阮黎芫走近床边,拿着刚刚倒好水的水杯递给她,“你还说我不孝,说我想要夺取你的大权……”

    “可是您难道就从没想过,我们这里是家,仅仅是一个家而已。我们每一个人要做的,不过是为了让我们这个家变得更好而已,你是如此,我自然也不例外。”阮黎芫顿了顿,“这么多年以来,您累了,做女儿的我想让你好好休息而已。”

    “你不需要把这里当做深不可测的龙宫深渊,您也不需要那么多得勾心斗角。你要做的只是好好照顾自己,相信你的女儿,相信我能够让你过上好日子便足够。”叶琉不接水杯,阮黎芫依然举着,继续说,“可是如今的你,又为什么会那么的不开心,为什么会痛苦?”

    “母亲!”阮黎芫加重了语气,“金钱、权利,都是一种诱惑,像毒品一样让人沾上便会有瘾。其实你忌惮的不过是我这个用的称心的棋子突然变成无法控制的炸弹,让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让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失去一切罢了!”

    “闭嘴。”叶琉刚开始没什么反应,不管阮黎芫说了什么,她都面无表情,然而当她提到棋子、定时炸弹这一类词的时候,她终于出声了。语气冷淡,确实不容置喙,她要的,只是阮黎芫‘闭嘴’的结果而已。

    “闭嘴?呵呵呵呵……”阮黎芫扬了扬眉,像是听到什么好听的笑话,大笑了起来,好一会儿她才停下,“母亲啊!承认吧!在你的心里,最爱的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也许你并没有真的把我当棋子,可就算如此,你依旧……”

    “我让你闭嘴!听不见吗?”叶琉也加了语气,心底更加不满意。沉闷的语气足以表现出她很生气,额头上的青筋也能表现她的愤怒,然而身体的原因,竟让她连发气都做不到。呵……可悲的身体……

    “叶琉啊叶琉!你现在的地位确实很高,然而你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去夺取过更高的地位。我当然知道有什么东西束缚了你,然而我给过你说出来的机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