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个大夫是她找来专门为叶琉治病的,所以他的话是很有信任度的。虽然少主最近和家主不和,但她们毕竟是母女,她相信少主不会害家主。

    所以她打算带叶琉去一个很早就想去,却一直没机会去的一个地方——一个非常适合散心,适合叶琉的地方,尽管很远。

    她当然不会想到,那个亲爱的的少主,其实是一个资历比那些个所谓的大夫还要高。天知道她每天想方设法在大夫开的药里加东西进去给叶琉调理身体,有多辛苦。

    还不能让人知道,当真有种深藏功与名的感觉,可怜的很。叶琉的身体怎么样,她比叶琉自己还清楚。这古代的医术在她面前当真无法比,每天待在床上可以调理什么的……

    简直就是骗人!叶琉不过是水银中毒,又不是什么绝症,要是一直躺在床上,等还没有病发而亡的时候,就已经得抑郁症而亡了。

    若不是之前她劝说大夫同意叶琉出门,恐怕叶琉现在还得待在床上……事实上,适当得换个环境,换个心情,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让叶琉自己出去静一静,比她自己解释一千遍一万遍都有用。只希望……叶琉回来的时候当真是心情好了,而不是愈变愈差。

    ……这是一片热带雨林,处于一块偏远地区,不属于凰国,也不属于凤国,连夜家都无法涉及到的一个领域。完全属于一个三不管地带。

    那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里,到处是从未见过的长着奇异板状根的巨树、不可思议的老茎杆上的花果、巨叶植物、会运动的植物等各种奇花异果等。

    无数的自然奇观,应有尽有。及时阅历再丰富,作为一个古人,面对这些奇观异景也难免有些惊奇。叶琉迫不及待的走上前去,想要仔细观察一番。

    “家主,小心一点。这里虽然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但很危险。有太多未涉及过的领域在这里,指不定……”

    “行了,管家,你别骗我了。像今天的出行,你肯定计划了很久,以我现在的情况……”

    叶琉倒是很清醒的分析,“如果这里不是绝对安全,想必你也不会带我来这里,不是吗?”

    “……”不知道为什么,管家有话却说不出来,叶琉脸上那莫名的自信,快要闪瞎了她的眼。

    让她不由得开始怀念……回想一下,自从叶琉中毒之后,有多久没有看见自信这个东西在她脸上浮现了?

    尽管已经年过四十,可是她丝毫不减当年风范;虽然只是一个商人,可她身上的浩然正气,与那孑然一身的傲骨,丝毫不屑于任何久经沙场的将士。

    是啊……这样的她,才是真正的叶琉。这样的她,才是自己心中,那个可以一辈子战无不胜的家主——是那个叶琉啊……

    “……”管家突然觉得自己眼眶有点湿润。这个地方,说实话她确实不怎么了解,对于这里的危险她也是一概不知。

    可是这个地方,是叶琉一直向往,也是她计划了很久的。更何况这是少主推荐的,少主在暗处又安排了不少护卫,要说什么危险……

    罢了,不管怎么说,来都来到了这个地方,既来之则安之,若是来玩的还要去花心思想危险什么的,不是在为难自己还是在干嘛?

    “诶,小歌儿,你不是说你今天要去谈生意吗?怎么现在跑到这里来藏着了?”树丛里,凤邶夜突然出现在阮黎芫的身边。

    虽然说吧……鬼鬼祟祟的观察一个人确实是他的强项,毕竟他……曾经偷偷观察某一个人很久很久。可是他却从未像如今这样,和阮黎芫一起鬼鬼祟祟的躲在草丛中……

    “……”阮黎芫翻个白眼,早知道这个像口香糖一样黏人的家伙能够这么轻松的跟上来,她还编那个谎干什么?简直就是自取其辱啊喂!

    “诶,小歌儿,所以我们这么鬼鬼祟祟是为了什么啊?前面不是你的母亲吗?听说你母亲出来旅游,如果你也想旅游的话一起不就好了?还是说……其实你不想和她一起?”

    “啧啧啧,事实上吧,旅游不一定要和家人在一起。就比如朋友,爱人都可以对吧。作为你的心上人,我很乐意陪你一起去更好玩的地方去……哎哟喂!”

    阮黎芫皱着眉,狠狠的揍了他一拳。也许是她打的太重,凤邶夜竟然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吓得阮黎芫赶紧将他的嘴堵上。

    一回头,看着面前的叶琉和管家两个人愈走愈远,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她才放心下来,长吁了一口气。

    “凤邶夜,你要是想跟着我,那就乖乖的和我在一起,没叫你的时候你就别说话。如果你敢捣乱的话,信不信我让人把你扔回你的群主府!”

    “我……我当然不敢捣乱!不过小歌儿,你这是同意我和你一起了吗?”凤邶夜难免有点激动,毕竟以前阮黎芫行动都不会带他的。

    就算他自己缠着她,跟上了她行动的步伐,可是每一次不是被骂回去就是被晾在一边,完全没人搭理,真的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太好了!小歌儿!”得到阮黎芫的默认,凤邶夜激动的恨不得飞了起来,他抱着阮黎芫,狠狠的抱着不撒手,足以证明他有多开心。

    “喂喂喂!你给我小声点!你是害怕别人发现不了我们吗?”阮黎芫又一次捂住他的嘴,将他拉着在一棵树下躲着。

    情急之下,两人难免靠的近了些。随着他的温度传过来,阮黎芫的脸红了红。待确定凤邶夜不会在大叫之后,她立刻松开了手,并与他保持一段距离。

    “……”凤邶夜不说话,尽管被嫌弃,可是他眉眼里竟是欢喜。他看着旁边别扭的阮黎芫,嘴角终于露出一抹宠溺的微笑。

    凤邶夜的人设比较随和,所以演绎起来就变成了这样。但如果仔细看起来的话,他嘴角的笑容,是完全不符合于凤邶夜的笑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