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凤邶夜不说话,尽管被嫌弃,可是他眉眼里竟是欢喜。他看着旁边别扭的阮黎芫,嘴角终于露出一抹宠溺的微笑。

    凤邶夜的人设比较随和,所以演绎起来就变成了这样。但如果仔细看起来的话,他嘴角的笑容,是完全不符合于凤邶夜的笑容……

    “哎呀!”随着阮黎芫一声惊叹,凤邶夜赶紧收住自己的笑容,疑惑的看着她。

    只见阮黎芫指着前方叶琉和管家消失的方向,气的说不出话来,恨铁不成钢的拍了拍凤邶夜,很是恼怒。

    “哎呀……小,小歌儿,人好像不见了……”凤邶夜很配合的看着前方,将阮黎芫的话说了出来。

    “你才知道啊!那还在等什么?还不赶紧去找?凤邶夜我告诉你,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保护她们的安全,如果叶琉出什么事,我跟你没完啊!”

    阮黎芫一气之下,连母亲的称呼都省略了。她看着凤邶夜简直就是气不打一出来。之前她像管家承诺过的暗卫,其实就只有她一个。

    也许是心里默认了凤邶夜会来,她表面上欺骗凤邶夜自己是去谈生意了。可是有关自己的行踪她一点都没有隐藏。

    叶琉不喜欢人多,躲在暗处借着保护的名义却更像监视的她更会不喜欢。

    而她反正没什么事,或许又是对叶琉的一丝愧疚,她才决定亲自来保护叶琉。

    经过长久的训练,她现在就算不是武功上的顶尖高手,也算是小有所成了。更何况……凤邶夜那个黏人的家伙,指不定也要跟过来。

    他表面上柔弱,可是作为凤国太子,怎么可能没有一技之长?更何况他现在在凰国摸爬滚打,要是真的柔弱,早就被人吃的渣渣都不剩了。

    更何况……这个凤邶夜,是她心中的那个……

    呸呸呸,什么心中的那个人。她心里什么都没有,更别说其他人了。

    都怪她保护叶琉心切,才没有注意到凤邶夜自己跟了过来。

    怪她怪她!都怪她太大意了!!!

    言归正传,叶琉作为商人,什么生意都做,不知道得罪两人多少商人同行。有几个人记恨那是正常的。

    再加上叶家那边,叶琳衣对叶琉虎视眈眈,指不定要做些什么来威胁叶家,威胁她呢……

    更何况……叶琉身体差,若是中途出了什么事……好歹也有她这个随身大夫跟着,有个保障。

    不是她自夸,她就一个人,能敌那些暗卫十个二十个呢!所以说,这次建议管家带叶琉来这个地方,总共也才安排了她这一个“暗卫”而已。

    现在如果叶琉丢了……诺大的热带雨林,她到哪儿去找?现在也只能祈祷凤邶夜这个群主来的时候带了点人,能够帮忙报告叶琉的方位了……

    “那个……”似乎是知道阮黎芫在想什么,凤邶夜很不好意思的开了口,“其实吧,这一次我是偷偷出来的,身边一个人都没带,所以……”

    “什么?凤邶夜,你不是群主吗?你长的这么花容月貌,你怎么可以不带几个人保护你?就算不保护你,来几个帮忙打下手的也好啊!”

    ‘还好意思说呢……我这么花容月貌,你不也看不上么……’凤邶夜对阮黎芫的话很不满意,但又不敢发作,只能低声嘟囔。

    但很不巧的是,他的低声嘟囔,被暴怒的阮黎芫给听见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没听清:“啊?凤邶夜,你刚刚说什么?”

    “……哦,我是说……”凤邶夜讪笑一下,马上改了口,“你知道的,我是群主,我身边的人都是女皇安排的。天知道我这么花容月貌,那个女皇早就对我起了不轨之心,要是让那些人保护我,怕是要把我保护到女皇那儿去了……”

    “你忍心看我受那女皇的摧残吗?”凤邶夜拉着阮黎芫的手,弱弱的撒着娇,其实他心里是有点虚的,他怕就怕在阮黎芫不够在乎他,若是她心里没有他,那么他就算被摧残的再厉害也不会招来某人的心疼的。

    “……”果然,阮黎芫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甩开了他的手,“喂喂喂,你够了啊!你别以我我不知道,那女皇就算生性好色,可是她后宫美男那么多,还不至于对你这个小屁孩感兴趣!”

    “更何况听说她最近得了新宠,其他人根本都顾及不到。且不说她只是封你为群主,没有封你为妃什么的,已经给你面子了。要不是看在你救了她命的份上,恐怕她理都不会理你吧!”

    “……”凤邶夜完全没有想到阮黎芫会这么说,所以……这是在质疑他的魅力吗?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也喜欢自由。若是出门的时候身后总有一群尾巴,别说你了,连我都高兴到哪里去。”阮黎芫叹了口气,“我没有怪你,只是现在重要的是还是要找到叶琉,要是她遇上了这么危险,可就完蛋了!”

    “……嗯!我这就陪你去找!”凤邶夜点点头,拦在阮黎芫安慰了他的份上,收起刚刚已经准备好差点就掉下来的眼泪。脸上换上一副正经的表情,看起来是要干大事的样子。

    阮黎芫狐疑的看着他,虽然心里觉得很不靠谱,但现在为了速度,也只能和他分头寻找了。大概和他分化了一下寻找区域之后,她立马开始行动,刻不容缓。

    可能是阮黎芫的集中力都被叶琉和凤邶夜分了去,她竟完全没有注意到暗处,一个黑色的身影在偷偷的监视着他们。就连凤邶夜也和阮黎芫说话去了,没有察觉到。

    这还真不是那个人隐藏的太深的原因,轮武功,也许他的武功还不如凤邶夜或者阮黎芫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可是爱情这个东西就是这么奇妙,竟让那个人生生的躲了过去。

    “小歌儿,小歌儿?”阮黎芫渐渐的走远,凤邶夜试探性的叫了几声。待确定阮黎芫走远不会注意到他动静的时候,他才终于舒了一口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