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所以说,他骗芫芫没有带暗卫,也有这么一个原因。反正他的手下武功高强,那叶琉的安全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只要那些手下不是废物,就能想办法让叶琉出现的地方和芫芫错开,至于什么时候让她们再次相遇……

    那还是他自己说了算吗?哼,总之,这一切看他心情而已,他若是没玩够,那就明年再让她们再见吧!

    #客:,明年,你真的舍得吗?阮黎芫不打死你才怪!#

    #凤邶夜:……(所以说官方吐槽什么的最为致命了)#

    凤邶夜嘴角扯出一抹笑容,往阮黎芫离开的那个方向看了看,他转身往反方向走,假装很着急寻找叶琉她们的模样。

    “主上!”凤邶夜刚刚转身,一个黑衣人就突然从天而降,落在他面前。他感觉自己面前一黑,还以为是敌袭,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刚刚那个暗卫。

    凤邶夜皱了皱眉,一巴掌想给那暗卫拍过去。这种时候,不管是不是敌袭,他就是有一种想要弄死这个人的感觉,很爽很舒服。

    “主上饶命啊,属下有话要说!”那暗卫是怕凤邶夜,但是他肯定是有保全自己的方法,不然决不敢这样冒死前来找他的。

    “有话要说?”想起阮黎芫说的要控制情绪,凤邶夜默默的收回了那只手,“你最好祈祷你说的话能够有一点价值,否则就拿你这条命来换吧。”

    “……”暗卫哽咽了一下,“不知道殿下有没有发现,从刚开始进入这个雨林时,就有一群人跟踪我们,并且中间还换了几波,就跟放哨似的。”

    “刚刚收到消息,叶琉那边也有人在监视着。而我们的人几次都差点和他们撞上,看样子那背后之人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跟踪啊。”凤邶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实话,他之前还真没注意过周围的环境,可是现在被这么提醒一下……

    “什么跟踪的人?你怕不是得了被害妄想症。”凤邶夜冷笑,“我说过,你们的任务是仅仅是保护叶琉而已,其他的什么和你们无关。”

    “可是……”可是那些人很有可能就是冲着叶琉她们来的,如果不处理掉这些麻烦,别说叶琉了,就连叶小姐都有可能会受到伤害啊……

    “可是什么可是?”凤邶夜皱了皱眉,“周围根本什么都没有,不过是你们杞人忧天罢了。看在你这么尽职尽责的份上,我也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

    “赶紧回去看好叶琉,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唯你是问!”凤邶夜挥了挥手,指示暗卫赶紧离开。他更是坚持自己的想法,认为周围没有一丝危险。

    “……”不对啊……暗卫内心琢磨了一下。叶小姐,是殿下最爱的人;叶琉,是殿下未来的丈母娘,这两个对殿下来说最亲的人……

    以殿下的聪明才智,不可能不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如果说殿下之前赶他走是因为他说了不该说的,可是现在又是为什么?

    “喂!你怎么还不走?等着我亲自送你吗?”凤邶夜不耐烦的声音传来,唤回了暗卫的思绪,他顾不上其它,赶紧拱了拱手,再次消失在凤邶夜的视线内。

    看着暗卫消失的身影,凤邶夜叹了口气。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他们在明,那些人在暗,要是轻举妄动,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利处。

    那群人……叶琳衣,明知硬碰硬落不到好,她就当真做个缩头乌龟,躲在夜家半天不动作。要不是阮黎芫聪明,算好了她会利用这次机会下手,又得让她逃掉了。

    万事俱备,只欠她叶琳送上最后一把东风。要是这次不能抓住她的把柄给她重创的话,就不知道还要等多久了,他们要想达到的目的也只能不了了之。

    唉,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一向是她的风格,要么不做要么就要做到最好。也不知道那群榆木脑袋一般的属下能不能理解到他刚刚的意思。

    要是打草惊蛇坏了事……

    “家主,我们……我们好像被发现了。”叶琳衣坐在一块巨石上,听着刚刚被派出去现在回来的那个属下汇报。当知道被发现时,她扬了扬眉。

    “凤邶夜……那个男人,早就知道他不简单,结果当真如我所料。”叶琳衣浅笑一声,眼底勾起一丝调侃的兴味。

    “这……事实上不是……”他……

    属下的话刚要说,他就看见叶琳衣从巨石上站起身,似是暗示他闭嘴。暗卫咽了咽口水,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夜家的规矩……

    他无奈的将刚要说出口的话憋了回去,半蹲着身子往后退了几步。

    “行吧,既然他没和叶如歌在一起,那就让我们去会会他。”叶琳衣拂了拂袖,在暗卫的眼睁睁的注视下慢慢走了出去。

    “……”暗卫叹了口气,为什么主子总是不喜欢听他把话说完呢?迫于夜家那些俗套的规矩,他刚刚又不能插嘴,现在家主走了,他更没机会说了……

    算了,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事。那个叫什么凤邶夜的,表面上看起来很玄乎,可是连他属下都能发现的事情,他居然不相信?

    那个人就是个草包,典型的被凰权主义迫害的他们男人界的耻辱!也不知道家主到底为什么会那么赞赏那个人,还要亲自去会见……

    呸呸呸,他刚刚在说什么?怎么那么酸溜溜的?夜家的规矩,暗卫就应该守暗卫的本分,不能对主子生出不二之心,他是疯了才会……

    ……他闭眼,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平定自己的心思。在看了看家主那边,已经有那么多暗卫了,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

    唉,也罢,与其跟着家主尽受一些莫名的其妙委屈,他还不如直接去监视叶琉来的痛快一些,若是不小心碰见什么,还能立个大功呢……

    (大概意思就是如果他运气好,还能捡到个立大功的意思。这里的什么并不特指某种东西或者某个人,完全只是个指代词,没有含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