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想到这里,凤邶夜哽咽了一下。他本来想安慰阮黎芫,却没想到安慰的话一句也没说出,他自己反而变得更加感伤了……

    ‘凤邶夜……你知道吗?那对我来说无比珍贵的感情,可是似乎到最后,却是由我亲手……将其摧毁到了一干二净……’

    阮黎芫的话回响在脑海中。凤邶夜苦笑一声,是啊,当初的叶琉视叶如歌为掌上肉心头宝,可是随着隔阂慢慢的产生。

    任意的一根导火索,都有可能会成为她们母女感情彻底破裂的关键。可是他呢?他又何尝不是?

    一次又一次的将芫芫推开,直到如今想要再拉回来的时候……

    已经是难于上青天了……

    “你们不是说他没和叶如歌在一起吗?”暗处,叶琳衣的眸子沉了沉,看着前方两个人走在一起那样般配的样子,她的脸色更加难看。

    “家主饶命啊!家主!”属下突然扑通跪在地上,乞求叶琳衣饶命,“属下们一直跟踪凤邶夜,他之前确实是一个人没错。”

    “可是他在那边,随便转悠了几圈,不知道什么意思。然后他就抄着小道跑过来跟叶如歌汇合了。属下们刚要跟您汇报,可是您已经来了……”

    “你的意思是……怪我咯?”叶琳衣冷笑一声,“是我没能在凤邶夜和叶如歌汇合之前赶过来;是我赶过来的时机不对,导致你们没有机会汇报咯?”

    “不……属下们不是这个意思……”那属下抹了抹头上的汗,语气有点颤抖。

    “……”叶琳衣抿了抿唇,不说话。看着面前的那两个人……

    “哼!”她突然笑了一下,那是一抹冷笑。

    叶如歌,凤邶夜,你们不是感情好得很吗?没关系,你们继续你们的好,你们要是好不到最后,我都看不起你们!

    叶琳衣眸光寒了寒,转身悄然离开了这个地方。那属下跪在地上,不明所以,站起来也不是继续跪着更不是……

    “凤邶夜?”

    “嗯?”

    两人走着走着,阮黎芫突然停了下来。

    “怎……”凤邶夜不明所以,差点撞上前面的阮黎芫。

    “……”阮黎芫沉默了一会儿,嘴里刚要说的话都被憋了回去。她叹了口气,“到了。”

    “到了吗?”凤邶夜一阵恍惚,天知道他刚刚出神的时候都去想什么去了。定睛一看,果然前面一片开朗。

    那样清澈的湖水,湖面像宝镜一般映出了蓝天白云的倒影;映了周围的无数的奇花异景;映出了那一片……独特的雨林风姿。

    “这片湖……真的是热带雨林能够拥有的吗?”在这高温多雨的环境下,这样平和的一条湖……

    真的是热带雨林吗?

    阳光照耀着湖水,好像无数钻石散落湖面,发出耀眼的光芒。薄薄的青雾浮在湖面上,使这湖面又好象是笼着青纱的梦。

    “确实很奇特,只是这里……”阮黎芫点了点头算是对凤邶夜问题的回答,然而她却垂了垂眸,一副失落的样子,“……也依旧没有人在啊……”

    “小歌儿……”芫芫……

    心里那个无比熟悉的名字,就在刚刚差点脱口而出。他迅速改了口,可是内心对阮黎芫的担忧,却一点都没有改变过。

    “叶琉她……是当真对我失望了,所以才故意躲着我,不愿意被我找到是吗?。”阮黎芫笑了笑。

    “小歌儿,不是这样的,叶琉她……”凤邶夜伸出手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被她躲过去了。

    “我没事。”阮黎芫摇了摇头,嘴角又扯出一抹笑容,那笑中的苦涩,是凤邶夜千点万点的心疼都换回不来的……

    “小……”凤邶夜张了张口,打算要说点什么,然而从他的身边突然飞过一个什么东西。

    “咻”的一声,那东西从他身边而过,不是从其他地方,而是直接从他脸颊旁擦脸而过。

    “唰”的一声响,那似镖一样的东西,插在了一旁的树上,巨大的冲击力震的树颤抖起来,树上的叶子也纷纷摇摆。

    “什么人?”阮黎芫皱了皱眉,首先查看了一下树上的镖,并没有什么异常,她又看了一眼凤邶夜。

    辛好的是,镖只是从他脸旁划过,离他的脸还有零点几毫米的距离,至少……不用担心凤邶夜毁容了。

    咳咳,她想什么呢。凤邶夜毁容跟她有什么关系?

    “小歌儿,你看看我啊!你看看我啊!我都毁容了你都不关心我?你还不理我?呜呜呜……”

    “小歌儿,我毁容了,我不好看了,我的京城第一美男子的称号也没了……”

    “小歌儿,我的名声,就跟我那无与伦比的倾国之脸一样一区不复返了……我这么难看,以后谁娶我啊……”

    “行了!闭嘴闭嘴!你只是被划破脸颊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伤,涂点药就好了,这么要死要活的给谁看呢!”

    阮黎芫不耐烦的摆摆手,似要将凤邶夜从自己的身旁赶走,可是表面上嫌弃,嘴角竟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

    “小歌儿?你怎么了?”凤邶夜一脸懵逼的站在阮黎芫面前,拿手挥了挥。不知道为什么,她刚刚一下子就愣在了那里。

    总不可能被吓傻了……

    “没事。”阮黎芫回过神,看着面前的凤邶夜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原来刚刚的都是她的幻觉……是她幻想中凤邶夜的样子。

    她想,如果凤邶夜当真不小心被毁容了,他肯定要缠着她,然后说那么一通的……可是她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幻想出这么一些片段?

    “叶……叶琉……”凤邶夜虽然心中有点疑惑,但是他无意间回头,竟看见叶琉和管家从草丛中走了出来,而且……正是飞镖飞来的那个方向……

    “叶琉……不,母亲?”阮黎芫看见她们,赶紧走上前去,仔细打量着叶琉,想要确认她们的安全,却在叶琉的脸上看见了伤痕。

    伤口的大小,形状,似乎都和刚刚的那个飞镖有关,阮黎芫皱了皱眉,眸光往凤邶夜那边撇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