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一百七十章 死的死,伤的伤
    听到身后的动静,赫云舒冷然一笑,她猛地回身,一脚踹向赫玉瑶的小腹。赫玉瑶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她手中的匕首应声而落,掉在了地上。

    赫玉瑶恨恨地捶着地,心有不甘的看向赫云舒,痛心疾首道:“为什么!为什么每一次你都能识破我?为什么我就是胜不了你?”tqR1

    赫云舒眸子冷冽,看着地上的赫玉瑶,一字一顿道:“因为你蠢。”

    赫玉瑶不甘心地握紧了拳头:“不,那是因为你多智近妖。赫云舒,过慧易夭,你这么聪明,一定活不长的!”

    “我活不活得久不用你担心,不过我能确定的是,你很快就要死了。”说着,赫云舒从地上捡起那匕首,朝着赫玉瑶走去。

    赫玉瑶顿时便慌了,惊慌失措道:“不!赫云舒,你不能杀我!你不能!”

    “那你倒是说说,我为何不能杀你?”

    “我们……我们是一家人!”

    赫云舒大笑出口,道:“可笑!刚才你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若不是你的那番话,只怕我还下不了杀你的决心呢。”

    赫玉瑶跪爬到赫云舒脚边,双手抓着她的衣角,哀求道:“刚才是我糊涂了,妹妹,就算咱们的母亲不同,可咱们有一个共同的父亲啊。咱们是一家人,一家人怎么可以自相残杀呢?”

    赫云舒一脚踢开她,冷声道:“够了,赫玉瑶,收起你那让人恶心的假面目吧!”

    尔后,她握紧了手中的匕首,朝着赫玉瑶走去。

    赫玉瑶突然起身,似是想要夺去赫云舒手里的匕首,赫云舒绕手躲过,赫玉瑶却猛扑了上去,然而,她没能夺去赫云舒手中的匕首,却是撞在了那匕首上。

    匕首刺进了赫玉瑶的腹部,顿时,她倒在地上,鲜血直流。

    赫云舒平静的眸子里没有任何的涟漪,她抽出匕首,头也不回地走向山洞的另一个出口。

    方才她假装昏迷的时候,已经将这里的地形摸了个清清楚楚,这另一个出口,也是她刚刚所发现的。

    如此,她就可以离开这里,而不被守在外面的离绝察觉。

    赫云舒出了洞口,一时间无法适应外面明亮的光线。

    就在她抬手遮挡阳光的时候,却感觉到左手边有人影闪过,她握紧了手中的匕首,不让任何人近身。

    片刻后,赫云舒迎着骄阳睁开眼睛,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周围居然出现了一群黑衣人,乍一看,人数竟有十几人之多。

    “你们是什么人?”赫云舒冷声道。

    这些黑衣人并不说话,直接便朝着赫云舒攻了过来。

    赫云舒伸手入袖,取出几枚麻醉冰针,袖手一扬,冰针便飞驰而出,朝着几人射去。

    然而,那几人却将身一躲,无一例外的躲过了飞针的攻击。

    见此情景,赫云舒心中一颤。这几人身手灵活,绝非等闲之辈。看来这一次,她是碰到硬茬子了。

    如此,赫云舒也就更加小心,她按动匕首上的开关,匕首弹出,一分为二,成为一把长剑。

    赫云舒提剑与他们战在一处,这些黑衣人也毫不示弱,攻击的气势愈发凌厉。

    她一边与他们打斗,一边想着脱身的法子,眼下,是断然不能再回到山洞里去的。那样,无异于束手就擒。

    趁着打斗的功夫,她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四周瞧,正北的方向灌木丛生,中间连一条小径也没有。而其余的几个方向则是四通八达。

    这一次,她决定反其道而行之,从北面退开。

    在现代,她有不少在丛林中作战的经验,深知在被众人围攻的情况下,唯有另辟蹊径才是唯一的活路。

    而现在,北面是她唯一的活路。

    瞅准一个空子,赫云舒扬出手中的冰针,近身的那几个黑衣人瞧见了,忙闪身去躲。

    凑着这个间隙,赫云舒犹如一头蓄势待发的豹子一般,弹身而起,夺路而出。

    她没有往后看,只死命地往前跑着,耳边是呼呼而过的风声,除此之外,她的眼神不住地向四周看着。

    根据她的观察,这云雾山的山顶终年有浓雾缭绕,由此可见,这座山中的空气湿度非常大,会滋生出许多有毒的植物,就像她在现代的热带雨林里所见到的那样。

    随着林子越来越密,终于,她看到了一些熟悉的植物。

    前方十步远的地方,长着几棵金皮树,这种树浑身长满了许多像针头一样的小刺,凡是碰到这些小刺的人,都会疼痛难忍,丧失战斗力。

    赫云舒停住脚步,向身后看去,那些人正跟在她身后不远处。因为这密林中遍布着各种各样的藤蔓植物,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根本无法施展轻功,再加上他们不熟悉这样的环境,故而速度上比赫云舒慢了一些。

    但是,赫云舒很清楚,如果他们短时间内适应了这样的环境,就会很快追上她。

    所以,现在她不得不做些什么。

    如此想着,赫云舒的速度慢了下来,脚步也有些沉重,显露出气喘吁吁的样子。

    后面的人见状,顿时心中一喜。

    终于,赫云舒在金皮树附近停了下来,以剑支地,累得直喘粗气。

    她弓着身子,眼角的余光却死死地注意着身后几人的动静。

    眼看着那几人放轻了脚步,似是准备突袭她,赫云舒嘴角微扬,在他们快要挨着她的时候猛地向旁边一躲。

    赫云舒的动作之快,让那几人始料未及,然而,他们想要收住脚步却是收不住了,整个人朝着那些金皮树扑了过去。

    顿时,一片哀嚎声响起。

    赫云舒不敢怠慢,继续奋力向前行去。毕竟,只靠着金皮树是无法将这些人一网打尽的。而且,有了这一次的教训,这些人只怕会更加小心,下一次,她必须用不同的方法才行。

    因为惧怕赫云舒故技重施,故而那些人并不敢离赫云舒太近,如此,倒是给了赫云舒不少观察的机会。

    就在这时,她的眼前一亮,前面在树上悬挂着的藤蔓植物居然是吸血树。

    这种树的叶子很是奇特,只要有东西碰到它,就会被它狠狠地粘住,尔后它就会吸食人的血液,直到把血液吸光为止。

    在现代,曾有人不信邪,戴着手套去靠近它,没想到,它的叶子居然腐蚀了手套。

    看到这种植物,赫云舒很是谨慎,她灵巧的身子小心翼翼地躲过了吸血树的叶子,尔后,她继续向前。

    没过多久,身后便传来惨痛的叫声。

    赫云舒回头一看,想必是那些人一路上也碰到了不少的藤蔓植物,故而心存大意,并未想着躲避。这一次,他们可吃了大亏。

    那些人惊恐地叫着,想要拽回自己被吸血树的叶子缠住的手,然而,无论他们怎样用力,都毫无用处。

    这时,没有被吸血树缠住的几人挥剑朝着吸血树的枝干砍去,然而,让他们心生骇然的一幕出现了,吸血树的枝干完好无损,反倒是他们的剑断了。

    试了几次之后,他们知道对这吸血树是半点儿办法也没有的。

    这时,有人大叫道:“砍断我们的手!”

    手是和吸血树相连的地方,手断了之后,吸血树也就没有了吸血的途径,一切也就解决了。

    几人挥动残剑砍掉同伴的手,被砍掉手的人顿时哀嚎出声,惨叫不绝。

    见到这一幕,赫云舒眸色微凛,壮士断腕,这些人,果然是狠角色。

    赫云舒不敢怠慢,继续向前。

    这时,身后的人叫道:“王妃娘娘,您不要跑了。我们之间到此为止,如何?”

    到此为止?

    赫云舒自嘲地笑了笑,对方有这么多人因为她死的死,伤的伤,他们会善罢甘休?

    她不信!

    赫云舒继续向前,在她看到了前面的一棵树后,停了下来。

    看来今天,她的运气不错。

    前面的那棵大树,便是箭毒木,传说中威力惊人的见血封喉,但凡是人的身上有一点点的伤口,碰到了这种树的汁液便会即刻毙命。

    而身后这些人的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些伤口,那伤口裸露着,渗着血迹。

    赫云舒握紧手中的匕首,刺进了箭毒木的树干,顿时,汁液浸润在匕首的刃上。

    尔后,她扬起手中的匕首向后一甩,上面沾着的箭毒木的汁液便飞溅而出,朝着几人奔去。

    这汁液又细又密,他们根本无法闪躲,一一中招,片刻后便倒地而亡。

    看到这一幕,赫云舒心里的紧张终于渐渐消散。

    至此,她终于解决了所有的黑衣人。

    那么现在,她就要走出这片林子,回到营帐的所在地。

    毕竟,眼下日已西斜,若是她继续待在这里,还不知道会碰到什么样的猛兽,对于耗费了许多体力的她来说,黑夜,就象征着无穷无尽的危险。

    片刻后,赫云舒决定按照原路返回。

    只是,为了避免碰到箭毒木的汁液,她需要绕一点路。

    详细辨认了一下周围的植物,赫云舒决定从右边走。她迈开步子,谨慎地向前走去。

    片刻后,她觉得自己脚底下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赫云舒狐疑地看了看,并未看出什么,便继续向前走去。

    突然,她的整个身子被举起,摇摇晃晃的,几乎要摔下去。

    她向下一看,举起她的,竟是一条水桶粗的蟒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