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二百一十二章 观众不来,如何演戏?
    第二百一十二章 观众不来,如何演戏?

    听翠竹说赫老夫人的院子里着了火,赫云舒一愣,随即问道:“父亲呢?”

    “听那小厮说,老爷临时有事出了府,眼下不在府里。”

    “去看看。”赫云舒起身,向外走去。

    二人一路走向赫老夫人的院子,院外,已经围了不少的家丁。他们踮着脚往院子里瞧,却没有人急着去救火。

    赫云舒黛眉紧蹙,道:“怎么不进去救火?”

    有一下人冲着赫云舒躬身施礼,道:“小姐,院门从里面顶住了。”

    “撞开。”赫云舒冷声吩咐道。

    她如此做,并非顾念赫老夫人,而是顾及父亲的名声。他如今在朝为官,名声最是要紧,若赫老夫人真被烧死在赫府,必然会给父亲惹来一个不孝的名声。有了这样的名声,于他不利。

    家丁们齐齐动手,很快就将院门撞开了。

    赫老夫人所居的主屋内,有火舌在跳跃。黑色的浓烟翻滚着,自窗户四溢而出。

    “救火!”

    随着赫云舒一声令下,家丁们提水的提水,拿衣服扑火的扑火,叫人的叫人。

    很快,就有家丁冲进去,尔后带出了赫老夫人和她身边的秋姑。

    赫老夫人满面乌黑,刚被家丁拖出来就大叫:“别救我!别救我!让我这个老婆子死了吧!”

    说着,她就挣着身子往屋里去。

    赫云舒冷眼旁观,道:“你若真的想死,就进去好了。”

    一听这话,赫老夫人差点儿蹦起来:“你这是什么话!咒我死是不是!”

    赫云舒面无表情,道:“你连自己的性命都不爱惜,还管别人在不在乎你的性命?”

    赫老夫人啊呜一声就朝着赫云舒扑了过来,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道:“你这个小贱人……”

    然而,她的手还未挨着赫云舒,便被人牢牢地捉住了胳膊,她张口欲骂,却发现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儿子,赫明城。

    顿时,她从一个浑身炸毛的刺猬变成了一个软绵绵的小白兔,两行浊泪自她昏黄的眸子中流出,蜿蜒在她满是皱纹的脸上。

    她反手抓住赫明城,边哭边说道:“儿啊,你这女儿要害死你老娘啊!”

    赫明城的神色冷毅,冷眼看着她,道:“这话,可真是字字诛心啊。”

    赫老夫人神色剧变,连哭都忘记了:“城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用那样恶毒的言词说自己的孙女,又扣上这么一个屎盆子,赫老夫人你,可真是恶毒!”

    赫老夫人指着赫明城,手颤抖着,道:“你竟是连一声母亲都不肯叫了吗?你的孝道呢,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母不慈,儿如何孝?”

    赫明城的声音不大,但足以让赫老夫人听得清楚。

    闻言,她一屁股坐在地上,继续嚎啕大哭。

    这时,管家走了过来,对着赫明城说道:“老爷,火已经扑灭了。”

    赫明城点点头,没再看地上的赫老夫人,而是进了着火的那间屋子。

    赫云舒紧随其后,走了进去。

    起火的位置是赫老夫人的床上,此时,被子已经被烧毁,那里已是焦黑一片,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可放灯烛的位置在距离床两步远的桌案上,此刻,那桌案好端端的,没有一丝烧痕。

    若是着火,唯一的可能便是灯烛倒了,点燃了桌案,可眼下,桌案好端端的,在它两步之外的床榻却烧得一塌糊涂。

    如此,便说明这火是人为,而非意外。

    很显然,赫明城也看出了这一点。

    他铁青着脸走了出去,瞥了一眼仍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赫老夫人,随即看着站了一院子的家丁,道:“是谁最先发现这里着火的?”

    府里的更夫站了出来,道:“老爷,是小人最先发现的。”

    赫明城看着他,道:“那你便说说,是如何发现的?”

    那更夫低着头,道:“小人打更,走到这里的时候听到老夫人的院子里有人嚷嚷着起火了,小人不敢怠慢,便赶紧去叫人。”

    闻言,赫云舒垂眸不语。

    明明是院子里的人先叫嚷着起火,可他们来的时候里面的人却顶着院门不肯开门,那么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导演这一切的人还未等到她想要等的那个观众。

    说来也是,观众不来,戏如何开场?

    眼下看来,那个观众,只怕就是父亲了。

    赫云舒站在一旁,看着父亲,很好奇他会如何处理这件事。

    这时,赫明城居高临下的看着赫老夫人,神情悲悯,似乎觉得眼中的这个人无比可怜,他缓缓开口,道:“顶着院门不让他们进来救火,是何用意?”

    听到这话,赫老夫人抬起一张挂满了泪痕的脸,呆呆地看着赫明城,她的嘴唇颤抖着,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片刻后,她像是疯了一般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有玉钗掉落在地,摔得粉粹。

    赫明城看着她,不阻拦,也不说话。

    终于,赫老夫人平静了下来,她仰头看着赫明城,道:“没错,这场火是我故意放的!为的就是要把你吸引来!哈哈,我多么可悲啊,想要让自己的儿子来看我,还得苦心设计,差点儿把自己烧死,我真可怜!”

    赫明城只是沉默,并不说话。

    继而,赫老夫人既像是在喃喃自语,又像是在说给周围的人听:“我真可怜,老年丧子,一句安慰的话都没人跟我说,我还被困在这个小院子里,不能出去。我的孙子瘫在轮椅上,还不被自己的亲伯伯善待。我们这么活着,跟坐牢有什么区别?”

    赫明城冷眼看着她,道:“凡事有因必有果,怪不得别人。”

    赫老夫人抬起头,道:“那苏氏和嫣然呢?嫣然可是你的亲骨肉,如今她嫁给了傻子,被那傻子如此虐待,就连这个,你也不管吗?”

    听到这话,赫云舒神色微变,此前,赫老夫人、苏氏各自幽禁在自己的院子里,之前不能互通消息,那么,赫老夫人是如何知道赫嫣然受了虐待呢?之前,为了免生事端,在赫老夫人和苏氏的院子里服侍的人,已经特别交代过,不许有人进出他们的院子。可赫老夫人偏偏就知道了赫嫣然受虐待的事情,而她,也不过昨日才知道。

    所以,要么是赫嫣然亲自来赫老夫人的院子里说的,要么是他们之间有下人传递消息,可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说明这府里的下人不安生。

    看来,仍有包藏祸心的人存在于赫府。

    赫云舒看向父亲,不知他是否想到了这一点。然而,他的神色平静,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赫老夫人仍是继续说着:“当初,有嫣然这件事情是我逼苏氏做的,你要怪就怪我好了,不要迁怒于她们母女俩。说到底,嫣然终归是你的骨肉,你须得善待她才是啊。”

    “我知道了。”赫明城淡淡地应道。

    “那就好。”说着,赫老夫人抬袖擦了擦眼角的泪,道,“眼下,快要过年了,别人家里都是团团圆圆的,可咱们府里……”

    说着,赫老夫人的脸上老泪纵横。

    这时,赫明城开口道:“那好吧,如今年节将至,这幽禁便暂时解除吧。若是大家以后能安安生生的,未尝不好。”

    赫老夫人听了,手上擦泪的动作一顿,之后便恢复如常。

    看着这一切,赫云舒有心提醒父亲,这赫老夫人只怕会借机生出别的事端来,可转念一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管怎么说,赫老夫人终归是他的母亲,即便这中间掺杂了这么多的东西,可这血亲之缘总归是不会变的,有这血亲之缘在,有很多事情都不能用常理推断。既是如此,她又何必多嘴?若他们真敢作妖,她再一一应对就是了。

    打定了主意之后,赫云舒并未多言。

    尔后,赫明城命人将赫老夫人迁到了客院。

    这一晚的风波,总算是过去了。

    解决完这一切,赫明城看向身边的赫云舒,道:“舒儿,你也回去歇息吧。”

    “是,父亲。”赫云舒点头应道。

    拜别了父亲,赫云舒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屋子里的桌上,放着几样点心,她看向身边的翠竹,道:“去问问,这东西打哪儿来的?”

    “是,小姐。”翠竹起身去问,很快便回来了,回禀道,“小姐,是老爷送来的。”

    赫云舒微愣,照这么说,方才出事的时候父亲不在府里,竟是出去买东西了吗?瞧着这点心的样式,倒是和那日在宫宴上见过的一般无二。

    尔后,她找出那日父亲给自己带回来的点心,比对了一下,果然是一样的。尝了一下,就连味道都一模一样。

    原本她以为这点心只有在宫里才有,难道说,宫外也有卖这些点心的?

    片刻后,赫云舒摇了摇头,心道,自己想的可真多,既然父亲能买到,那就说明有卖的呗。毕竟,父亲可不会做这些东西。

    闹腾了这一夜,赫云舒也累了,脑袋挨着枕头之后很快就睡着了。

    孰料,第二日醒来,就发生了一件让她大跌眼镜的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