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可怕!
    第二百六十四章 可怕!

    听到树林里的脚步声,以为是山匪的同党,众人一阵惊惧,纷纷拔出了腰间的佩刀,对准了树林的一侧。

    见状,赫云舒开口道:“大家莫急,是我请来的人。”

    今早出门的时候,身为兵部侍郎的表哥云轻鸿说他们兵部今天要到西山附近核验当地的树木生长状况,以便做到心中有数,在制造战车的时候派上用场。得知表哥带去的人还不少,赫云舒便事先约定,请他帮忙押送山匪回京。

    毕竟,他们所有的捕快加起来也只有十几个人,可山匪却有一百余人,为了以防万一,免生事端,她就请表哥云轻鸿帮忙。

    眼下,算算时辰,他们也该到了。

    果然,从树林里走出来的人,果然是以云轻鸿为首的兵部的人马。

    看着地上被捆好的人,云轻鸿笑笑,道:“表妹,你的本事可真是不小。”

    赫云舒淡然一笑,道:“表哥谬赞了。这一次,就有劳表哥了。”

    尔后,赫云舒命人用冷水泼醒了这些山匪。他们口中骂骂咧咧的,可身上的绳子捆得结结实实,最终,他们也只能逞口舌之快罢了。

    之后,赫云舒派出六个人跟随表哥带来的几十号人一道,押送这些山匪回京。

    送走他们,赫云舒便招呼剩下的这些人,吩咐他们仔细查验山寨里的东西,以便最终结案的时候用。

    自始至终,赫云舒和众人都没再看王龙飞一眼,似乎把他当成了一个透明人,全不在意。

    很快,众人就按照赫云舒的吩咐去做事,在山寨中各司其职,四散开来。

    赫云舒自己则走进山寨其中的一个屋子,查看着屋内的情形。

    这屋子里的陈设很粗犷,正中是一把木制的椅子,上面铺着虎皮的褥子,显出几分彪悍的气息。

    赫云舒正端详着屋内的陈设,李虎就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

    他神情惶遽,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赫云舒缓声道:“怎么了,慢慢说。”

    李虎伸出胖胖的手拍着自己的心口,道:“赫捕头,好多骨头……人的骨头!”

    “在哪里?”赫云舒神色一变,道。

    “在那边。”李虎指向寨子的西侧,说道。

    “带路。”

    随后,李虎走在前面,赫云舒紧随其后,到了寨子的西侧。

    那里有一个黑黑的山洞,洞口的石头光滑,有一个铁门。此刻,铁门已经被砸坏,门边站着两个捕快,他们不停地抚着自己的心口,此刻仍是心有余悸。

    赫云舒迈步就要往里面进,却被一直跟着她的随风拉住了。

    “赫……捕头,还是我进去看看吧。”随风说道。

    一旁,李虎也附和道:“是啊,赫捕头,您还是先在外面待着,让这位兄弟进去看看吧。里面,实在是太吓人了。”

    “无妨。”丢下这两个字,赫云舒阔步走了进去。

    在山洞的最里面,有一个约有十米多宽的深坑,深坑的最底层,有许多白花花的骨头。

    而在那些白花花的骨头上面,还横亘着几具并未腐烂的尸体。

    一瞬间,赫云舒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这是草菅人命!

    只是,这些山匪,真的有胆量杀死这么多人吗?

    一时间,赫云舒脸色铁青,她看向身后的李虎,道:“回去报信,将这里的情况告知宋大人。”

    之后,李虎拔腿就走。

    “等等!”赫云舒猛然回头,叫住了李虎。

    李虎顿住脚,回过身来,面露不解。

    赫云舒走近,悄声对他说了一些什么。

    起初,李虎面露疑惑,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与此同时,云轻鸿率人押送山匪回京的路上。

    一路上,这些山匪并不配合,走得很慢,似是在拖延时间。

    为了避免横生枝节,云轻鸿在起初一下山的时候就命人快马回京,去定国公府叫些府兵来。

    走至半途,经过一个树林的时候,云轻鸿命人停止前进。

    照理说,现在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树林里该有鸟儿欢畅的叫声。然而,遍观整个树林,听不到一声鸟儿的叫声。

    偶尔,有那么几只路过的鸟儿想要停在树上歇息,可片刻后,又犹如受惊一般,扑楞着翅膀飞走了。

    云轻鸿虽一心向文,可他到底是出身在兵将之家,对于这些有天生的敏感。眼前的一切,表明这树林中有埋伏。

    眼下,府兵未到,敌方的情况不明,云轻鸿不敢轻举妄动。只命人严阵以待,警惕周围的情况。

    云轻鸿是一个办事谨慎的人,因为赫云舒早上出门的时候说会请他帮忙押送山匪,所以他带来的这些人也都佩戴了兵刃。

    此刻,他们握剑在手,神情警惕。

    就在这时,树林里飞出许多利箭。

    云轻鸿环顾四周,一面命人挥刀挡箭,一面下令,押送着众山匪藏到了身后一块巨大的山石后面。

    有山石和灌木丛挡着,利箭的作用便收效甚微。

    很快,便有许多黑衣人从树林中奔出。他们绕开云轻鸿等人,直奔那些山匪。

    云轻鸿大喝一声,提剑而上。

    黑衣人的目标很明确,直奔山匪中的几个人,似是要救出他们。

    至此,云轻鸿感觉事关重大,若这些人只是普普通通的山匪,必不会有这么多人出手相救。

    这件事,绝对不简单!

    就在他将要与这些黑衣人交手的时候,不知从何处出现了一群身着玄色衣衫的人,他们直奔那些黑衣人而去,与之打斗在一处。

    云轻鸿正万分诧异的时候,有一人飞身而至,挡在他的马前,拿掉了脸上蒙面的方巾。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铭王,燕凌寒。

    云轻鸿忙翻身下马,准备行礼,却被燕凌寒拦住了。

    如此,云轻鸿便知道燕凌寒不想泄露自己的身份,暗暗冲他点了点头。

    燕凌寒带来的人到底是技高一筹,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就已经分出了胜负。那些重伤的黑衣人欲咬破牙齿中藏的毒自尽,被燕凌寒的人打掉了牙齿。

    至于剩下的,有一些人趁乱逃走了。

    尔后,燕凌寒看向那些山匪,扬手指了指其中的几人,道:“这几个人,我要了。”

    云轻鸿略有踟蹰:“可是,这是表妹……”

    “无妨,我会与她说的。”燕凌寒应道。

    如此,云轻鸿便不再说什么。

    就在燕凌寒点好了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李虎骑着快马而至。

    因为跟随云轻鸿押送山匪的也有大理寺的几个捕快,他们见到李虎,便问了几句。

    见了他们,李虎便把西山上有许多尸骨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罢,燕凌寒看向自己队伍里的一些人,道:“你们留下,护送队伍押送山匪回京。剩下的,跟我走。”

    “是。”燕凌寒的手下应声道。

    尔后,燕凌寒走到云轻鸿的身边,悄声道:“此事事关重大,你将这些人押送回京之后,直奔大理寺即可。但是,在我和舒儿回来之前,不要让这些人脱离你的视线,也不要让任何人接近他们,你可否做到?”

    “殿下放心,轻鸿必定竭尽全力。”云轻鸿一脸正色,郑重承诺道。

    尔后,燕凌寒便不再多言,率人直奔西山而去。

    西山的山洞里,赫云舒已命人将还未腐烂的几具尸体抬到了外面。

    至于剩下的尸骨,触目皆是,只怕是一个惊人的数量,只能等大队的人马到了之后再核查。

    赫云舒查看了一下这个山洞的四周,发现山洞的另一个出口在悬崖之上,也正是因为如此,通风良好,故而这山洞中腐尸的味道并不十分浓烈。

    看来,当初选定这里的人,的确是经过了一番考量,也的确是,用心险恶。

    山洞之外,赫云舒带来的捕快正在勘验那几具尚未腐烂的尸体。

    他们虽是捕快,但对于勘验尸体的本领,也是略通一二。

    很快,便有人向赫云舒禀报道:“赫捕头,这些人手上有老茧,肩膀上有磨破的痕迹,想必是干农活的庄稼汉。”

    赫云舒看向地上的几具尸体,有老有小,似是一家人。而这,便等同于灭门之灾。

    原本,她以为这些人是过往的客商,被山匪所劫,害了性命,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可是,这些山匪怎会与这些农户过不去,他们并没有多少钱财。这实在是说不通。

    突然间,赫云舒想到了另一种令人惶遽的可能。

    想到这里,她不禁觉得齿冷。

    就在这时,有一只手覆上了她的肩膀。

    赫云舒回身一看,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燕凌寒。

    见到他,像是逼仄的心事有了宣泄的出口一般,赫云舒的声音有些嘶哑:“燕凌寒。”

    燕凌寒放在赫云舒肩膀上的手紧了紧,道:“勿忧,有我。”

    尔后,赫云舒看向自己手下的捕快,道:“清点山洞里的尸骨。”

    有燕凌寒带来的人做帮手,很快,山洞深坑里的尸骨被一一抬了出来。

    经过对尸骨简单的拼接,约莫得出了死者的人数。

    听到捕快所报出的人数,燕凌寒和赫云舒俱是一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