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四百八十四章 狂躁
    第四百八十四章 狂躁

    见赫云舒的手流了血,随风惊道:“二主子,你的手!”

    赫云舒回过神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扔掉了手中杯子的碎片,抬起头来,她像是不知道疼,也不知道自己的手受伤了,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二主子,给你止血粉!”说着,随风将手中的止血粉递了过来。

    见赫云舒并未伸手去接,随风就将那止血粉胡乱地倒在了赫云舒的手上。

    赫云舒并未在意自己的手,而是看向了随风,问道:“六殿下有消息了吗?”

    “有了,已经到了。”

    “那就好。”待燕曦泽将那人送来,一切的布局就到了收网的时候。

    今日,她借百里姝的手刺激了方祖忠,方祖忠回去质问方平阳。

    随风在暗中听到了一切。

    原来,是方平阳瞒着方祖忠,在酒里下了药,至于那药,则是庆明珠给他的。

    之前的一切只是赫云舒的猜测,而现在随风听到的一切则是实打实的证据,这足以证明,暗中算计燕凌寒的人就是庆明珠,而方平阳是帮凶。

    知道了这一点,对于她现在谋划的事情,很重要。

    这两个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二主子,现在要把方平阳抓来问话吗?”随风问道。

    抓来了方平阳,拿到了他的口供,就可以定庆明珠的罪了。

    然而,赫云舒摇了摇头,道:“不,要等他自己亲口说出来。”

    “这样的事,他方平阳除非是傻了,若不然,绝不会自己主动说出来的。”

    “不,相信我,他会的。”赫云舒笃定道。

    看着赫云舒坚定的眼神,随风突然也有些相信了。

    他知道,赫云舒向来是有些奇谋妙计的,可是这一次,她真的能确定方平阳会说出自己所做的事情吗?要知道,一旦说出,他就会触及暗害皇亲的罪名,他方平阳有这么蠢?

    一时间,随风不敢确定,又有些犹疑。

    但赫云舒的手受伤了,他没有多问,而是转身去找百里姝,让她来为赫云舒看伤。

    百里姝很快就来了,看到赫云舒的手,百里姝嘀咕道:“又是一个不爱惜自己的。燕凌寒你们两个人,可真是不分伯仲,受伤跟喝凉水似的,一个比一个不知道疼字怎么写!”

    说着,百里姝为赫云舒清洗伤口。

    她边清洗边嘀咕道:“随风这个呆瓜,我给他的止血粉不是面粉好不好,哪有这么乱洒的?看看这地上掉了这么多,多浪费,这个败家玩意儿,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他!哎呦我去,随风这个蠢货,碎碴子都没挑出来,乱倒什么止血粉,浪费中的浪费……”

    百里姝的话一开始,就说个不停,没了结尾。

    赫云舒听着她的话,悠悠道:“你最近变成了话痨,是因为心里的压力大,对吧?”

    顿时,百里姝闭紧了嘴巴,噤声不言。

    “你压力大的来源,是燕凌寒吧?”

    百里姝不说话,沉默着。

    不需她说,赫云舒已经知道了答案。

    虽然她不想要这样残酷的答案,可由不得她。

    对于燕凌寒的担忧,她一刻都没有停止过,现在更甚。

    第二日上午巳时,有消息传回,她要等的人已经被送到了墨城城外,再有半个时辰就会进城。

    得到这个消息,赫云舒看向一旁的随风,道:“等人一来,就带去关押庆明珠的院子。”

    “是。”随风应道。

    筹谋了这两日,现在,终于到了收网的时候。

    一个时辰后,关押着庆明珠的屋子去掉了厚厚的黑布,已经有亮光透了进来。

    庆明珠的眼睛一时间无法适应这样的明亮,紧紧地闭着,而当她睁开眼睛,就看到眼前已经站了一个人。

    站在她面前的人,是一脸冷意的随风。

    对于庆明珠,随风实在是没什么好感。一想到她是暗算主子的人,他就恨不得一把掐死她。

    庆明珠看了看周围,却是说道:“燕凌寒呢,让他来见我。”

    随风冷笑一声,道:“庆明珠,你做了什么自己不清楚吗?现在还要主子来见你,你的脸皮简直是比城墙还厚!”

    没错,随风是在试探,虽然以现在的情况看来,庆明珠就是暗中加害主子的人,而现在他需要做的,就是激怒庆明珠,让她亲口说出真相。

    “这是他欠我的!”庆明珠咬牙切齿道,“若不是因为他,我一个女子不会去提刀弄枪地上战场,我为了他抛弃了女子的羞赧,没羞没臊的跟着他上战场,在雪崩之时救了他。可是结果呢,我流落边境,他燕凌寒去找过我吗?他不找也就是了,我自己恢复了记忆,我自己回来了。我以为他会开心地看到我回来,会迎娶我。可是结果呢,他始乱终弃,转脸就找了赫云舒那个贱人,还为了她砍断了我的一条胳膊!他何其忍心!”

    啪——

    随风忍不住内心的愤怒,一巴掌甩了过去。

    庆明珠的脑袋一偏,尔后嘴角流出血迹,她神情狰狞,道:“这都是他欠我的!他不是名扬天下高洁傲岸的战神吗?我偏要他死在女人的肚皮上,让他遗臭万年,永世不得翻身!我只恨自己的药不够毒,没能要了他的命!他还活着,真是让我伤心!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要用这天下间最毒的药毒死他!”

    说着,庆明珠的神情愈发狂躁,越说越兴奋。

    说着说着,她竟是哭了出来:“燕凌寒,你为什么就不能爱我!我哪里不好了!我救过你的命!救过你的命啊!我是豁出了自己的命救你的!你怎么就可以对我不屑一顾,对我弃之敝履!你还为了赫云舒砍了我一条胳膊,你怎么忍心!怎么忍心!”

    庆明珠跪伏于地,她的双手狠狠地捶在地上,眼神里满是愤怒。

    隔壁的房间内,扮作燕凌寒的赫云舒将这里的动静听了个一清二楚。银色面具之下,她神色愤怒。

    片刻后,她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愤怒,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人,悠悠道:“庆明珠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