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五百一十一章 更胜一筹
    第五百一十一章 更胜一筹

    眼见着燕凌寒就要倒下,赫云舒手疾眼快,扶住了他。

    看到这一幕,众兵士无一不是目眦欲裂,热泪盈眶。

    早在燕凌寒鞭打自己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心生感动,如今知道燕凌寒这几日的暴怒是因为中了毒,并非出自他自己的本意,众人的心中有感动,有自责,五味杂陈。

    这时,随风带着百里姝赶了过来,兵士们将他抬进营帐之中,百里姝即刻为他治伤。

    有兵士赤红着双目,带着满满的恨意问道:“赫少卿,下毒给王爷的,是谁?”

    “是大魏的人。”

    瞬间,兵士们将这件事的关联想了个透彻。

    大魏的人给他们的王爷下毒,让王爷变得暴虐,为的,就是让王爷失去他们的爱戴,军心不稳,而军心一旦不稳,这一战大渝必败。

    这背后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而此刻明白了真相之后,众兵士群情激奋,恨意顿生。

    “战大魏!”

    “战大魏!”

    “战大魏!”

    众兵士异口同声地大喊,声可震天。

    看着眼前的场景,又看看此刻昏迷着的燕凌寒,担心之余,赫云舒知道,燕凌寒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原本为了避免造成恐慌,她准备隐瞒燕凌寒中毒的事情。但现在,燕凌寒反倒选择公布自己中毒的真相,她不得不承认,燕凌寒的做法更胜一筹。如此,这十万亲军的军心非但没有不稳,反倒是上下一心,众志成城,愈发牢固,这样便可彻底粉碎大魏奸细的阴谋。

    燕凌寒鞭打自己的举动是出于赤诚,但无意中能有这样的效果,倒也算是因祸得福了。那么,之后她担心的,便只有燕凌寒一人了。

    此刻,昏迷着的燕凌寒背部朝天躺在那里,眉峰微蹙。

    赫云舒握紧了他的手,而百里姝则在为燕凌寒上药。

    所幸,只是一些皮外伤,没有伤及筋骨,修养几日便可痊愈。

    可看着背上满是鞭伤的燕凌寒,赫云舒仍是心疼不已。

    终于,药上完了。

    百里姝看向赫云舒,道:“这几日伤口不要沾水,吃的也要清淡一些,然后每日换药就可以了。”

    “好,我记下了。”

    之后,百里姝走出了营帐。

    而原本站在营帐内的兵士也起身走了出去,偌大的营帐之内,便只剩下了赫云舒与燕凌寒二人。

    赫云舒抚摸着燕凌寒的手,神情温婉。

    慢慢地,暮色笼罩在大地之上,将一切包裹在黑暗之中。

    营帐之外的空地上,渐渐燃起了篝火,火光明亮,照亮了一大片天空。

    这时,燕凌寒皱皱眉,继而睁开了眼睛。

    看到眼前的赫云舒,燕凌寒眉眼含笑,道:“你这么依依不舍地摸着本王的手,是因为太喜欢本王的缘故吗?”

    赫云舒顿时便松开了他的手,嘴硬道:“没有,我是觉得你可怜,才想要握着你的手,安慰你一下。”

    “胡说,本王才不可怜。”

    “好了,不与你斗嘴了,想吃什么,我让人去做。”

    “鲜肉馄饨。”燕凌寒不假思索道。

    “好啊,我让人去做。”

    “不,我要吃你做的。”

    听罢,赫云舒嫌弃地看了燕凌寒一眼:“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哪里惯出来的毛病?”

    燕凌寒却瞪了赫云舒一眼,道:“本王能看上你做的馄饨,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磨蹭什么,快去做!”

    好吧,你受伤你有理,如此想着,赫云舒朝着外面走去。

    眼看着赫云舒要走,燕凌寒变了主意,道:“回来!”

    “铭王殿下,你又要干嘛?”

    “待在这里,东西让人送过来就是。”

    “善变的男人!”赫云舒嘀咕道。

    燕凌寒却是一脸理所应当的神情:“这里又不是大理寺,本王说什么便是什么!随风,去准备做馄饨需要的东西!”

    很快,营帐外便传来随风的应和声。

    约莫过了一刻钟,随风带着一队人走了出来,拿炉子的,端馄饨皮的,提着锅的,一应俱全。

    将这些东西放下之后,他们很识趣地走了出去。

    赫云舒则亲自下手,包起馄饨来。

    看着赫云舒嘴唇紧抿,和那堆饺子皮和肉馅较劲的样子,燕凌寒嘴角含笑。

    他恍然觉得,这幕场景很熟悉,但又想不起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最后,他索性不再去想,世事多变,过去发生的事情并不重要,把握住现在的一切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待赫云舒煮好了馄饨放在他的面前,燕凌寒却是一挑眉:“喂我。”

    赫云舒愤愤地瞪着他,道:“你伤的是背,又不是手,还不能吃饭了?”

    “本王……”

    赫云舒抢过燕凌寒的话:“本王身份尊贵,让你喂本王吃饭是你的荣幸。你是不是想说这个?”

    “对啊,本王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乖乖喂本王吃饭。”

    赫云舒瞪了他一眼,然后拿汤匙舀了一个馄饨,吹凉之后送进了燕凌寒的嘴里。

    燕凌寒满意地吃着,脸上的笑容一刻也没有消失过。如果说之前是别人告诉他赫云舒待他很好,那么现在,是他自己亲身感受到这一切。

    她真的对我很好。燕凌寒如此想着。

    吃罢饭,燕凌寒坚持要出去看看,无奈,赫云舒只得让随风搭把手,扶着燕凌寒走了出去。

    外面,天色已晚,而兵士们还在不辞劳苦地训练。只是,为了不打扰燕凌寒休息,他们手中没有拿武器,口中也没有喊号子,但力度和气势不减分毫,甚至比从前还要卖力。

    看着他们,燕凌寒一脸肃穆。

    这一夜,二人便在兵营里度过。

    第二日一早,赫云舒先一步回了居住的院子,而百里奚和已经离开。他急着回去召集族中的长老研制克制罂粟粉的药物,故而天不亮便出发了。

    得知这些,赫云舒点了点头,尔后从百里姝那里拿来了为燕凌寒准备的温补的药物。

    之后,赫云舒返回兵营,准备去给燕凌寒熬药。

    赫云舒骑马走在去往兵营的路上,路过一个拐弯时,一枚寒光自一旁的树丛里射来,直奔她的心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