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五百二十八章 错了
    第五百二十八章 错了

    听刘福全宣读完圣旨,赫云舒愣在了那里。

    起身谢恩之后,云松毅和云锦弦难免要与刘福全寒暄几句,之后,刘福全告辞离开。

    眼看着他出了门,赫云舒跟了上去,拦住了他的马车。

    马车被拦,刘福全却不生气,他笑吟吟地挑开车帘,道:“赫少卿,您有什么事?”

    赫云舒问出了心底的疑问:“刘总管,这道旨意,安淑公主事先知道吗?”

    “知道啊,公主殿下对这桩婚事很满意,早上的时候还来找过陛下,很是开心呢。您看,这街上都开始张贴皇榜了。”

    赫云舒向一旁瞧去,果然,已有礼部的人开始张罗着在京城的街道上张贴皇榜。

    皇帝嫁女,自然要通晓天下,为天下人所知。此时在京城内张贴还只是开始,进一步会张贴到大渝境内的各个州府、县衙。

    见状,赫云舒愁眉紧皱。

    这件事情不对,安淑公主心仪的明明是三表哥云轻鸿,而非大表哥云念远,燕皇将她嫁给大表哥云念远,安淑公主怎么可能高兴呢?

    赫云舒觉得,这件事中,一定有什么是弄错了的。

    辞别刘福全,赫云舒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不对,便乘着定国公府的马车往宫里而去。

    此时,安淑公主的宫殿内,她正喜滋滋的揽镜自照,看着自己的装束,越看越觉得自己今天头上插的这支步摇精美绝伦。

    她一边照一边看着身后的贴身婢女云裳,道:“云裳,你觉得本公主今日插的这支步摇好看吗?”

    云裳笑着应道:“公主殿下肤白貌美,穿什么都是好看的。”

    安淑公主笑得愈发开心,镜中的人儿,因这笑意而显得愈发明媚动人。

    “公主,不好了!”

    听到这个突兀的声音,安淑公主循着声音看了过去,开口叫嚷的是她身边的另一个宫女,叫玉秋。除了贴身婢女云裳,与安淑公主最为亲密的,就是这玉秋了。甚至有时候,她不想告诉云裳的话,反而会说给玉秋听。

    眼下见她叫嚷,正在兴头上的安淑公主虽然不至于暴怒,却也忍不住皱了皱眉。

    云裳见状,忙走出去呵斥道:“玉秋,没看到公主这么高兴吗?你在这里瞎嚷嚷什么!还不退下!”

    这云裳原是皇后跟前的人,安淑公主宫中的人对于她都有一种天然的敬畏,故而听云裳如此呵斥,玉秋便忍不住缩了缩脑袋,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安淑公主暗觉不对,这玉秋虽然和她一般年龄,可也是个稳重的丫头,若是无事,也不该这么大声吵闹。想到这里,安淑公主开口道:“玉秋,回来!”

    云裳近前,道:“公主殿下,这玉秋向来爱乱跑,这下也不知道是又听到了什么消息,就来烦公主殿下。现在您心情正好,就不必理会她了吧。”

    安淑公主眉毛一挑,道:“云裳,你虽是母后派来照顾本公主的,却也爬不到本公主的头上去,你懂吗?”

    “奴婢绝无此意!”说着,云裳跪倒在地。

    安淑公主不再看她,而是看向了玉秋,道:“玉秋,你说说,发生了什么事?”

    玉秋提起一口气,道:“启禀公主殿下,陛下将您赐婚给了定国公府的大少爷,念远少爷!”

    似是怕安淑公主听不出其中的蹊跷,她将“念远少爷”这四个字说得特别清楚。

    “你说什么!”顿时,安淑公主惊而起身,手中的镜子掉落在地,碎裂成片,发出清脆的声响。

    她扬手指向玉秋,道:“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玉秋颤抖着声音,把刚才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确认自己刚才没有听错之后,安淑公主双膝一软,跌坐在地。

    她的脑海里突然闪现过赫云舒曾说过的话:“我有三位表兄,最大的两位表兄戍守边关,轻鸿表哥排行第三……”

    顿时,她愣住了。听父皇说起云家的少爷,她只想到云轻鸿,却没想到那两位尚在戍边的少爷。

    不,她不能容许这个错误!

    如此想着,她猛地从地上爬起来,朝着外面跑去。

    她尚未跑出去,皇后便带人赶来,拦住了她。

    皇后神色端庄,声色俱厉:“安淑,你干什么去!”

    犹如看到救命稻草一般,安淑公主奔上去,抓住了皇后的手,急声道:“母后,赐婚的对象错了,是云家的三少爷,不是大少爷!儿臣要去告诉父皇,请他改正!”

    “放肆!君无戏言!将你赐婚给云念远的圣旨已下,并广发各个州府,已经无可更改!难道你要让你父皇再发一道皇榜,说他自己赐婚赐错了对象不成?”

    “为何不可!”安淑公主收回自己的手,愤愤道,“难道承认自己做错了比女儿的一生幸福还要重要吗?”

    “此事,断不可改!”

    安淑公主猛然看向了皇后,她扬手指向皇后,道:“母后,是你对不对?是你搞的鬼?你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云轻鸿,不是云念远。父皇说她问过你的意见,你一开始就知道错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说到最后,安淑公主哭了出来。

    这是她一生的幸福啊,母后怎么可以瞒着她呢?

    皇后看了看左右,示意她们退下,尔后她走到安淑公主跟前,擦了擦她脸上的泪痕,道:“傻丫头,定国公府的爵位是要由长子来继承的,你要怪,就怪云轻鸿为什么不是长子好了。”

    听罢,安淑公主抬起头,看向了皇后,她后退了两步,不可置信道:“母后,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她想到了更为可怕的事实。今日,她原本是要去御书房偷听的,父皇也允许了,可她偏偏睡过头了,没有人叫醒她。联想到在她身边伺候的云裳是母后派来的,安淑公主突然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她最亲近最敬重的母后,会这样对她吗?

    她不敢再想下去,只拼命摇头。

    皇后见状,只轻轻地抚着她的脑袋,不说话。

    突然,安淑公主推开了皇后,提起裙子朝着前面跑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