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六百一十七章 赫云舒,你值得
    第六百一十七章 赫云舒,你值得

    见赫云舒如此反应,燕凌寒心里一紧,声音发颤:“怎么了?”

    他快步走到赫云舒跟前,见她脸色不大好,不禁十分担心,他正想上前拥她入怀,赫云舒却后退一步,道:“燕凌寒,你可知,我所立下的宏愿,是要让大魏倾国以葬的?”

    “我知道。”

    “你可知,有了你所给的这些地契,我手里的砝码就会更多。或许,我可以用这些地契威胁燕皇,让他出兵大魏,助我达成此愿?”

    “我知道。”

    “你可知,一旦两国交战,必定是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我知道。”

    “燕凌寒,既然你什么都知道,那你如何敢将这些地契交给我。换言之,这便是富可敌国的财富,你也知道我想为父亲报仇的心愿有多么强烈,难道你就真的不怕,不怕我为了自己的私心,做下丧心病狂的事情?”说完,赫云舒睁大了眼睛看着燕凌寒,似是在等他的回答。

    “我燕凌寒既认定了你,此生你所做的一切决定,我必一一遵从,绝不违背。”

    瞬间,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了赫云舒的心头,她苦笑了一声:“燕凌寒,我如何值得你对我如此好?我不过是个失去了父亲的女子,空有定国公府表小姐的名号,你是大渝的战神,是高高在上的铭王殿下,你如何会将我看在眼中……”

    她的话尚未说完,燕凌寒便用自己的唇封住了她所有没说出口的话。

    这一吻,他很用力,似乎想用这力道告诉她,赫云舒,你值得。

    这一吻,很久。

    燕凌寒终于松开了她,看着她英气而又不失娇艳的容颜,他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嘴唇,他的额头抵住了她的,轻声道:“赫云舒,本王爱惨了你。除了你,谁敢用本王的名义出征?”

    此刻的燕凌寒,真实而分明,近在咫尺,赫云舒突然觉出了一丝不对劲,她微微蹙眉,道:“你怎知我用你的名义出征,随风告诉你的?”

    燕凌寒摇了摇头:“不,我记起了从前的一切。”

    说着,燕凌寒闭上了眼睛。

    是在所谓的大婚那日,他站在暗处,看着赫云舒被庆明珠羞辱,看着那么多人从她的身上踩过,看她的背上一片泥泞,隐隐现出血迹,他的整颗心,似被人揪住一般,疼痛难忍。

    是那样的痛彻心扉,犹如他被剥肉拆骨。

    他一阵眩晕,晕倒在地。

    再醒来的时候,头脑中原本混沌的一切重新变得清晰,他记起了一切。

    可是,当他知道是自己下令救了庆明珠,他恨得连甩自己耳光,虽然和庆明珠的那一遭不过是一场戏,然而,他心爱的女子受苦,终归是和庆明珠有关。

    而这庆明珠,是他救下的。

    这让他,如何不痛心?

    所以,要坦白说出自己回忆起了一切,燕凌寒是胆怯的。

    可是,他从不愿骗她,她如此问,他便和盘托出。

    说出之后,他紧张地看着她,生怕她会生气。

    出乎他意料的是,赫云舒的脸上,满是狂喜。

    她那般欣喜,以至于她猛地上前,紧紧地抱住了他。

    是的,她怎能不开心呢?燕凌寒记起了一切,她就不用担心什么时候他的记忆中不再有她。

    燕凌寒慌忙接住,紧紧拥着自己心爱的女子。

    明亮的烛光下,二人的心,紧紧贴着,容不下任何罅隙。

    之后,赫云舒仍是不肯要那些地契,燕凌寒却是坚持:“傻丫头,大渝与大魏之间,终有一战。大魏虎视眈眈,此番他们安插进来的奸细被尽数除去,焉知他们没有后招?此时若是一战,倒还省事儿了。”

    赫云舒想了想,没再说什么。

    现在,大魏的使团很快就要到达京城。

    而这,只怕是一场无声的战争。

    看到赫云舒皱了眉,燕凌寒伸出手,轻轻地将她的额头抚平,他柔声道:“这些日子呢,你就什么都不要操心了,就专心等着做我的新娘子,好不好?”

    “好。”赫云舒轻声应道。

    不远处的墙根儿下,秋虫的鸣叫愈发悦耳,为这拥抱着的人儿唱着一曲欢乐的歌。

    此时此刻,不远处云松毅的院落里,他深夜未眠。

    云念远扶着云松毅,关切道:“爷爷,夜深了,您还是赶快睡吧。”

    云松毅摇了摇头,他坚持着走到了院中的葡萄架下,看着那有些已经变得干瘪的葡萄,他叹了一口气:“这葡萄都要落尽了,你姑姑怎么还不回来?再不回来就吃不到这些葡萄了。”

    听罢,云念远心头一沉,果然,爷爷还是挂念着姑姑的。

    对于姑姑,他只有一个大概的印象,那是一个总是会温柔地笑着的姑姑,会给他买糖吃,会唱好听的歌谣给她听。

    看着云松毅悲怆的面容,云念远说道:“爷爷,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把姑姑找回来的。”

    云松毅没有回答,只看着满树的葡萄,不知在想些什么。

    云松毅站在那里,云念远就陪着。

    不知过了多久,云松毅端起那放了许久的茶,抿了一口,有些凉。他将那茶递给了云念远,道:“念远,茶凉了,你替爷爷喝了吧。”

    云念远微愣,爷爷虽然素来节俭,却也不至于连一杯凉茶都舍不得倒掉吧。

    见云念远迟疑,云松毅的脸色一沉,道:“怎么,嫌弃爷爷喝了一口?”

    “没有,没有。”云念远忙如此应道,尔后接过那杯茶,一饮而尽。

    此时,赫云舒的院子里,燕凌寒已经离开。

    赫云舒独坐在灯下,看着那两箱子的地契。虽然她现在还没有想出灭掉大魏的计策,但有了这些,便是一种保障。

    她想了想,然后将这地契放在了一个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

    这一夜,赫云舒睡得很不安稳,似乎有什么莫名的情绪缭绕着她,让她不得安宁。

    第二日一早,她早早地就醒了。

    正在她躺在床上发愣的时候,外面传来响亮的拍门声。

    赫云舒暗觉诧异,便把窗子推开一条缝儿,朝着外面看去。

    守在外面的丫鬟已经开了门,舅舅云锦弦大步走了进来,见他神色着急,赫云舒便推开了窗户,道:“舅舅,怎么了?”

    “舒丫头,你外公不见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