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七百七十章 还有人敢算计你?
    第七百七十章 还有人敢算计你?

    此时,凤天九所想的是另一件事情。

    原本,在传言之中,赫云舒便是有神灵护体的人,一个有神灵护体的人,怎么能糊里糊涂被人带走呢。偏偏发现这一切的还是无忧先生,他是凤云歌的人,如此,凤天九怎么会不忌惮?

    片刻后,凤天九想到了说辞,她微微一笑,道:“云舒最近总有些恍惚,此番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怕是神仙附体的缘故。不管怎么说,无忧先生,这次还是要谢谢你。”

    “王爷客气了。既然公主已经送回,无忧告辞。”

    “好,多谢。”

    之后,燕凌寒翻身上马,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赫云舒则扶着自己的额头,很是困倦的样子。

    凤天九看了她一眼,尔后吩咐身后的人,道:“来人!送公主殿下回去休息!”

    丫鬟应声,扶着赫云舒往风荷居而去。

    这时,凤天九看向了凤明月。

    此时,凤明月仍痴痴地看着燕凌寒离开的方向,不舍得收回自己的视线。

    凤天九轻咳一声,凤明月回过神来,道:“母亲,您有何吩咐?”

    凤天九没有回答,而是说道:“明月,有些东西你想要得到,就需要付出努力。东西如此,人亦然。”

    “是,母亲。”凤明月低头应道。

    她知道,凤天九这是在暗示,如果想得到无忧先生,就尽心尽力地替她做事,待她有朝一日执掌天下,那么,得到一个无忧先生,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是,凤明月在想,通过那样的方法得到的无忧先生,还是她如今这般钦佩的那个无忧先生吗?

    没有人能回答她的疑问,在凤天九注视的目光中,凤明月收回了自己的思绪,满脸的恭谨,等着凤天九的吩咐。

    凤天九没有说什么,只是进了府。

    凤明月紧随其后,没有再停留。

    凤明月跟着凤天九一道,进了她的房间。

    此时,二人的谈话,赫云舒通过窃听器也听到了。

    凤明月说道:“母亲,假内侍一事,你怎么看?”

    “调虎离山。”凤天九笃定道,“让人假冒内侍带走了赫云舒,如此,我便会分心派人去找。这样一来,找那府医刘唐的事自然要暂时搁置。想来,这就是他们的计策吧。”

    “依母亲的意思,假扮内侍的,是陛下的人?”

    “自然。若不然,旁人是没这个胆子假冒内侍的。”凤天九笃定道。

    之后,那边就没了声音。

    对于这件事的善后,赫云舒并不担心。她知道,燕凌寒做事有头有尾,一定会妥善解决。她现在想的,是以后。

    凤云歌和凤天九之间彼此不信任,而她可以利用的,也就是二人之间的不信任。

    而现在,距离和凤云歌的一个月的约定还有十日,那么,她也该去见凤云歌了。

    只不过,凤云歌比她更急,如此,她只需等着他来找她就好。若是她主动去见凤云歌,倒是会引起凤天九的怀疑。

    果然,隔日上午,有内侍到府,宣赫云舒进宫。

    这一次,凤天九在府中,亲自见了那内侍,确认那内侍的确是宫里来的人之后,才命人去叫赫云舒。

    见到凤天九之后,赫云舒怯生生的问道:“这该不会也是假的吧?”

    凤天九摇了摇头,道:“不会。是真的。”

    如此,赫云舒才放心地坐上了马车。

    马车悠悠向前,一路到了宫门口。

    在宫门口下车之后,内侍引着赫云舒一路到了勤政殿。

    此时,勤政殿内,只有凤云歌一人。

    这一次,凤云歌直入主题,问道:“百里姝人呢?”

    “在来大魏的路上吧。”赫云舒模棱两可的说道。

    凤云歌浓眉微挑,道:“可是,朕昨日得到消息,说百里姝被凤天九所扣押。朕派人去查,也抓到了人,不料又被人所劫。这件事,你怎么看?”

    “陛下,你的这个疑问,只怕我无法回答。如您所知,昨天我被人算计了。”

    凤云歌轻声一笑,道:“怎么,还有人敢算计你?”

    “百密一疏,我也没料到,在这大魏还有人如此胆大包天,居然敢假扮内侍。”

    赫云舒一句胆大包天,直指凤天九。

    在大魏,没有比她更胆大的人了。

    果然,凤云歌面色微变,尔后,他并未继续这个话题聊下去,而是问道:“百里姝的手里,有解药了吗?”

    “暂且不知。”

    “那好,朕等你的消息。”

    之后,赫云舒并未在勤政殿久留,绕道去看了长宁郡主,确认她无事之后,赫云舒出了宫。

    此后的几日,日日大雪,不曾停歇。

    赫云舒终日待在屋子里,燃着暖炉,倒也不觉得冷。

    有阿离从中传递消息,赫云舒对于外面的情况了如指掌。

    只是这一日,看到纸条上所写的东西,赫云舒的心情格外沉重。

    纸条上写明,彰城大雪,压塌了百姓所住的房屋。百姓失去了庇身之所,颠沛流离,又因连天暴雪,天气严寒,冻死了数百人。

    按理说,在这样的时候,朝廷应该尽快派人去赈灾,送去棉被之物,给百姓寻求庇身之所。可是,凤云歌和凤天九在朝堂之上角逐,两相争执不下,都想派自己的人去。

    毕竟,百姓有灾之时,是树立形象最好的时机。有道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在这样的时候,民意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凤云歌和凤天九二人相争不下,都不想让对方的人去。

    如此一争执,就持续了大半天,至今还没有拿出主意来。

    简直是荒唐!

    赫云舒心中愤愤的,一拳捶在了桌案之上。在这样的冰天雪地,最要紧的是赶紧派人去,而不是在这里争执不下,想着各自的利益。

    只可惜,没人看到这一点。

    赫云舒朝着窗外看去,只见外面一片白茫茫,这白茫茫的雪景,的确是让人生出美好的情愫。可也是这样的雪,却能够置人于死地。那彰城已有数百人殒命,若是持续下去,还不知有多少百姓要在这场大雪中埋葬。

    渐渐地,天色变暗了。

    可是,还没有消息传回来。

    赫云舒的心情如这天色一般暗沉,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致来。

    就在这时,丫鬟春禾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