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一千零四章 突然出现的男人
    就在凤星辰心里有些忐忑的时候,赫云舒说道:“你刚刚在饭厅里想说什么,说出来吧。”

    凤星辰想了想,道:“如今,大仇未报,父亲的心愿尚未达成,我不能娶亲,也无心娶亲。”

    听罢,赫云舒正色道:“报仇和娶亲这两件事,有什么冲突吗?”

    “自然,报仇是一件严肃的事情,而娶亲是享乐。”赫云舒看着凤星辰,说道:“对,报仇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可报仇一定要苦大仇深吗?你苦大仇深了,那老王爷怎么办?他年事已高,五子惨死,只有你这一个儿子了。小舅舅,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趁亲人尚在,你该好好尽孝的。我想,他希望你成亲,也是希望他走了之后,你不是孤苦一人吧。又或许,之前的伤痛太大了,他需要一些开心的时刻来暂时忘记那些事情。想想看,若你成婚

    了,有了孩子承欢膝下,或许王爷的心里,会过得开心一些。我言尽于此,剩下的,你自己想。”

    说完,赫云舒再未停留,大步向前走去。

    迎面有寒冷的风涌过来,吹了灰尘到她的眼睛里,她的眼角,有泪珠滑落。

    她抬头看天,灰蒙蒙的。今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

    看来,是要变天了。

    赫云舒低下头,她的鼻子有些酸涩。

    在她说对凤星辰说那些话的时候,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赫明城。她与父亲相处的时光很短暂,可那短暂的时光,却给了她太多的欢乐。父亲很疼爱她,有了好吃的总是给她留着,明明是一个大男人,却会去给她选衣服,花再多的钱也在所不惜。即便是在宫宴那样严肃的场合,还是会偷偷把她喜欢吃的食物藏在袖子里带回来,那样的父亲

    ,再也不会有了。

    可她的父亲,死在去年的大年夜。他的尸体倒在桌前,身上满是鲜血,他,死不瞑目。

    这个时候,赫云舒突然在想,在父亲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在想些什么呢?

    她不敢想,却觉得在最后的时刻,父亲一定是最挂念她的。

    而现在,父亲的大仇未报。

    她一路到大魏来,就是为了找出杀害父亲的真凶。

    而凤天九,无疑是一个知情人,只是,只怕并非她一个。只有把凤天九逼到孤绝的境地,她才有可能说出真相。

    这,也就是赫云舒现在在做的事情。

    前路漫漫,而她,初衷不改。

    赫云舒一路走着,她并未注意到,自己一路走到了后院。

    这后院,是下人居住的地方,景致萧索。

    而此刻,下人都在前院忙碌着,这里并没有什么人。

    待赫云舒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看到自己眼前不远处站了一个人,确切地说,是一个穿着黑衣的蒙面男人。

    赫云舒警惕道:“你是谁?”

    在她的印象里,恭王府没有这样的人。

    而男子身形干练,有些熟悉的感觉。

    男人眼角微弯,尔后解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巾,显露出来的,是一张和凤云歌一模一样的脸。

    这,是凤云歌的那个孪生兄弟,那个阴暗的、诡谲的男人。赫云舒的心里,蓦然响起这句话。

    然而,表面上,赫云舒却是微微一愣,道:“陛下,您怎么会在这里?”

    凤云霄微微一笑,道:“朕在等你啊,赫云舒。你呢,要不要跟朕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赫云舒佯装不解的问道。

    此前,恭王府外的刺杀,立春宴会上的玻璃灯罩,皆是凤云歌的这个孪生兄弟所为。这一点,燕凌寒已经告诉过她。

    此刻,看着眼前的凤云霄,赫云舒的心里很警惕。

    此时,凤云霄笑了笑,道:“你跟着朕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何必要问呢?”

    凤云霄竭力装成凤云歌温和的样子,可实则,他的笑意不达眼底。不管他如何伪装,那眼神里的阴鸷是掩饰不了的。

    赫云舒有意拖延,便说道:“陛下,您答应给我的东珠还没给呢?这次,又要带我去哪儿啊?”

    “东珠?”凤云霄默念着这两个字,尔后说道,“哦,东珠已经在准备了。朕觉得他们先前准备的不好,已经去给你挑更好的了。”

    这时,赫云舒却后退了一步,道:“不,你不是陛下。”

    她之所以这样说,是不想再如此纠缠下去。眼前的这个人,给她一种很不安的感觉。

    瞬间,凤云霄意识到,所谓的东珠,只是赫云舒布下的陷阱,为的,就是辨明他的身份。

    他不再伪装满脸的笑意,阴狠道:“赫云舒,要怪,就只能怪你太聪明了!”

    说着,他化掌为爪,朝着赫云舒的脖子抓了过来。

    在他快要靠近赫云舒的时候,有一个人影从一旁的柳树上飞奔而出,挡住了凤云霄这一掌。

    是阿离。

    阿离一直暗中跟着赫云舒,又得了阿四的真传,身手有了很大的长进。

    看到阿离,凤云霄再次出手,他掌风凌厉,带着不容置疑的霸道。

    原本,阿离胜在身法灵活,会的招式并不多。来了大魏之后,阿四教了她一些招式,只是,她到底是初学,还差一些火候儿。

    随即,赫云舒也加入了进去。

    眼前,凤云霄的身法和她在大渝见到的那个红衣男子的身法完全重合,果然,出现在大渝的那个人,是眼前这一个。

    红衣男子,是可以和燕凌寒打个平手的。

    有了这个认知,赫云舒愈发不敢怠慢。

    只是,在一个转身的瞬间,凤云霄击中了阿离的背部,顿时,阿离吐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

    “阿离!”赫云舒大声惊叫道。

    在她分神的瞬间,凤云霄的掌风已经劈面而至,绕了个弯儿打在了她的后脑勺上。

    顿时,赫云舒晕了过去。

    此后,她的感觉一直很迟钝,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在船上,晃晃悠悠的。有时像是起了浪,她也跟着颠簸,让她几乎要吐出来。

    自始至终,她的世界一片黑暗,不知过去了多久。

    再然后,是彻骨的冰冷席卷了她。在一片冷意中,赫云舒渐渐醒来,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