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奉铁塔的疑心
    赫云舒将今日要做的事情考虑清楚之后,她看向了燕凌寒。

    她的意思,燕凌寒是知道的。

    今天,他要以无忧先生的面目出现,以便在必要的时候声援赫云舒。

    要知道,今日要做的这件事情,并不简单。甚至可以说,是有一点冒险的。

    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赫云舒和燕凌寒都深谙此理。

    而燕凌寒笃定自己可以护住赫云舒,因而并没有什么异议。

    故而,接到了赫云舒的示意之后,燕凌寒走了出去。

    他想要一些时间,将自己装扮成无忧先生的样子。

    奉铁塔不疑有他,只问道:“公主殿下,你今天要做什么事?”赫云舒笑笑,道:“具体是什么事情,眼下我并不能告诉你。只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今天无论发生怎样让你意外的事情,都请你保持沉默。当一切发展到最后,你自然能明白其中的原因。所以,不到

    最后一刻,什么都不要说,更不要阻止我的决定。”

    话虽如此说,但是赫云舒心里却清楚,今日奉铁塔是一定会阻止她的。

    她的话让奉铁塔觉得万分迷糊,他实在是搞不懂,这位公主殿下扮成了他的样子,究竟要做出怎样匪夷所思的事情。

    而赫云舒三缄其口,更是激发了他的好奇心。

    只是,无论奉铁塔如何问,赫云舒并不多说。

    终于,赫云舒摆了摆手,道:“奉将军,你今日可以坐在这里喝喝茶,看看书,再不济也可以和自己的妹妹聊聊天,问问她喜欢什么样的夫婿,以便将来给她找个如意郎君,尽一尽为人兄的责任。”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奉铁塔明白,赫云舒是什么都不会说了。

    他也不再坚持,不再出口询问,只静默地坐下。

    赫云舒看了他一眼,然后走了出去。

    奉铁塔看着赫云舒的背影,微微恍神。

    现在的赫云舒,完全没了那副弱质芊芊的样子。

    看到她,奉铁塔觉得自己像是在照镜子。

    他从未见识过如此神奇的技艺,居然可以将一个人完完全全地变成另一个人,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只是,看到有人替代自己,奉铁塔的心里,有着难以掩饰的慌乱。

    “心悦。”思绪混乱中,奉铁塔叫了奉心悦的名字。

    奉心悦从里面走了出来,神色平和。

    奉铁塔并未留意她的神色,直接问道:“心悦,你说这位云舒公主取代我的身份,想要做什么呢?”

    奉心悦声音和缓,却又是笃定的:“哥哥,我虽不知她要做什么,但有一点却是清楚的,她绝对不会做出伤害哥哥的事情。”

    这样笃定的话,让奉铁塔有些恍然。

    他明明记得,昨天自己这妹妹不是这么说的。当时,她口口声声说云舒公主居心叵测,不可以相信。

    可这才过去了一夜,为何她话里的风向就变了?

    很快,奉铁塔就意识到,必然是刚才赫云舒进去换衣服的时候,和奉心悦之间发生了什么。

    于是,他开门见山道:“心悦,你为何信任她?”

    奉心悦走近,把刚刚在里面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奉铁塔。

    听罢,奉铁塔微微愣神,转瞬之后,他明白了过来,愈发佩服起赫云舒。

    的确,一个人永远也无法对另一个人全然信任。所以,赫云舒认定了他会怀疑。一个人在怀疑的时候,如果身边有同样的声音,他心里的疑心就会加大。想必是出于这个考虑,赫云舒说服了他的妹妹。眼下,他的心里这样乱,如果此刻妹妹同样说些怀疑的话,那么他的疑心就会像一个软哒哒的气球,一下子饱胀起来。疑心膨胀之后,他势必会做些什么,去力挽狂澜。可这样做,无疑会破坏赫云舒的计

    划。

    虽然,他并不知道那个计划是什么。

    而偏偏,赫云舒说服了他的妹妹奉心悦,如此,他的妹妹没有怀疑,只有相信。

    她相信赫云舒。

    如此,他的疑心仍然维持着原来的大小,心却是不安起来。

    他惊叹于赫云舒对人心的把握,以及对事态的掌控,只是,心里越惊叹,他就愈加不安。

    赫云舒在控制他的疑心,那也就说明,今天赫云舒要做得事情,一定会最大限度地挑战他的底线,激发他的疑心。

    正是因为如此,才要将他原本的疑心控制住,待到挑战他的底线的时候,他的疑心才不至于失控,不至于做出毁坏全局的事情。

    是什么呢?

    奉铁塔凝神细思,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而这个时候,赫云舒已经走出营帐,与燕凌寒汇合,且命令奉铁塔的手下,通知所有大将在议事的营帐里汇合。

    如今,三十万大军雄踞在敏州城外。

    而敏州城门紧闭,士兵闭门不出。

    战事停滞着,没有丝毫的进展。

    在这样的时候,是需要各位将军献计的。

    故而这一道命令,没什么人会怀疑。

    很快,各位大将齐聚在议事厅内。

    赫云舒观察过奉铁塔的仪态,故而装得惟妙惟肖,任是谁也看不出破绽来。

    她坐在主位上,目光环视过在座的每一个人,吃了变声丸的她声如洪钟,正是奉铁塔的声音。她开口,正色道:“如今敏州拒不迎战,诸位将军不妨商议一下,该如何是好?”

    听罢,众人献言献策,却又很快被身边的人否定。因为无论是哪个法子,都存在风险,无法做到万无一失。

    如此说来说去,仍是讨论不出一个可行的法子。

    一片吵嚷中,赫云舒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很是烦闷的样子。

    这时,一个容貌清瘦的人凑了过来,道:“将军,此事不能急。若是贸然进攻,还不知敏州城内有什么陷阱。倒不如像现在这般观望着,以待时机。”

    赫云舒看了看他,这个人赫云舒是知道的,他叫褚明,和奉铁塔的关系很好。

    在众人的印象里,奉铁塔行军打仗,求的就是一个稳字。而此刻褚明所说的话,无疑契合了奉铁塔的这个特质。

    果然,不愧是了解奉铁塔的人。几乎是同时,奉铁塔的营帐中,一直在凝神细思的他一拍大腿,惊道:“糟糕,她要动褚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