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没有重要到这个份儿上!
    听着这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赫云舒心境泰然。

    终于,脚步声在她床沿边停了下来。

    一个声音蓦地响起,像是黑夜里的鬼魅,勾魂摄魄:“云舒,我的女儿。我们、好久不见。”

    赫云舒知道自己不必假装,于是,她睁开眼睛,看到了凤天九逼近的脸。

    因为距离的靠近,这张脸放大了几分,凤天九的脸,清晰无比。

    那脸上的笑意,带着几分狰狞。

    “是你啊。”赫云舒说道。

    凤天九笑着靠近了赫云舒,道:“对,是我,很意外吗?”

    “不算很意外吧,我知道你不会死的,也知道你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凤天九冷笑了一下,道:“你果然够聪明。不愧是我凤天九的女儿,只可惜,一个和我心思不同的女儿,不要也罢!”

    说着,凤天九的手,朝着赫云舒的脖子按去。

    赫云舒顺势一滚,然后抓起被子,朝着凤天九扔了过去。

    然后,她站了起来,大声道:“来人!”

    凤天九一巴掌打掉了那被子,冷声一笑:“呵,我的女儿,刚刚我还夸你聪明呢,这又糊涂了不是?我既然能进来,那么这里保护你的人,也就形同虚设了。”

    赫云舒的脸上,浮现出震惊的神色:“你、你杀了他们?”

    “杀人多费劲,敲晕就是了。”凤天九轻描淡写道。

    之后,她继续朝着赫云舒出手,招招不留情。

    赫云舒闪躲着,拔下了头上的簪子。

    簪子的一端异常锋利,可以充当武器。

    看到这一幕,凤天九就笑了:“云舒,你黔驴技穷到要拿簪子当武器了么?”

    赫云舒并不言语,在凤天九下一次攻上来的时候刺伤了她的手。

    凤天九收回自己的手,看到了上面的血迹。

    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然后看着赫云舒,道:“很好。”

    之后,她的嘴里发出一个奇怪的声音。

    这声音响起之后,门被人从外面撞开,有人应声而来。

    赫云舒看过去,发现那是十余个黑衣人。

    “你想做什么?”赫云舒问道。

    凤天九微微一笑,道:“我想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来自于你的配合。若不然,我倒不介意看一出好戏。”

    “什么好戏?”凤天九笑了笑,然后看了看那几个黑衣人,道:“说来也简单,以你的身手,或许可以打得过我,却打不过这么多的高手。这些人轮番和你打,打个一天一夜怎么也是够的。而你自己一个人,却是无论如何

    都打不了一天一夜的。待你精疲力尽之时,与他们表演一出活春宫,如何?”

    此刻,赫云舒的心中,冰寒一片。

    虽然早已对凤天九没了期待,但亲耳从凤天九口中听到这些话,还是让她觉得无比刺耳。

    这是一个母亲能够说出的话吗?

    赫云舒有几分痛心。

    在她没有身孕之前,她对于一个母亲的身份没有任何的了解,所以也没有更深刻的体会。但是自从腹中有了这个孩子,她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她会无时无刻不担心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那么,凤天九呢,她也是一个母亲,她曾经担心过吗?

    看到赫云舒紧攥的眉,凤天九嘴角轻扬,道:“如何,你要试一试吗?”

    赫云舒盯着凤天九,道:“你到底是一个母亲,之前设计让乞丐玷污我,现在又说出这样的话,你于心何忍?于心何忍!”

    最后一句话,赫云舒几乎是喊出来的。

    她的愤怒,是真实的。听到这样的话,凤天九的脸上有着片刻的不自然,但很快就恢复如常,轻描淡写道:“哦,我曾经是个母亲,但后来,世事太残酷了,一点儿一点儿就把我的柔软给磨完了。现在的我,你就当我是铁石心肠

    吧。”

    “那么,对你和冯清渠的儿子,你也是如此吗?”

    凤天九突然就笑了一下,道:“哦,你说那个孩子啊,不过是个笼络冯清渠的工具罢了。你会为一个工具操心吗?”

    最后,凤天九如此反问道。

    赫云舒突然自嘲地笑了一下,她真傻,还问出这样的话。

    “你到底想做什么?”

    “说起来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你放心,我不会伤你性命的。”

    赫云舒突然就笑了:“你还有诚信可言吗?”

    “但是,现在除了相信我,你没有别的办法了,不是吗?”

    赫云舒想了想,道:“我有一个要求。”

    “好,你说。”

    “你想要做的事情,我可以配合你。但这件事之后,你我桥归桥,路归路,日后再无瓜葛。”赫云舒冷声道。

    “好,一言为定。”之后,凤天九挥挥手,命刚刚进来的人出去。

    屋门重新被关上。

    凤天九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道:“说起来很简单,以你的名义送一封信去宫里,让凤云歌来一趟。”

    “你要弑君?”凤天九乐了,道:“哦,你是说凤云歌吗?他也算是君吗?云舒,你也是个有脑子的人,你自己想想看,一个随随便便就能让百姓增加赋税的人,一个前脚下旨赦免后脚就能暗下杀手的人,也算是一个君主

    吗?这样的君主若是坐久了皇位,只怕天下就要大乱了。我来,是替天行道的啊。”

    赫云舒撇撇嘴,道:“呵,我们的看法,倒是难得地一致了一次。但是,弑君之后呢?”凤天九笑了笑,道:“之后就很简单了啊。我找人先假扮他,然后再让假扮的人下旨,禅位给我,不就水到渠成了?而你,会成为皇太女,日后这大魏的江山,就要由你来继承了。这件事,对你我都有利,

    而且,还能除去凤云歌这个祸害。”

    “主意倒是个好主意,但你能确定可以成功吗?万一失败了呢?”

    “不,不会失败的。”转瞬,凤天九改了口,道,“就算是失败了也不要紧,败的是我,不是你。你依然可以做你的云舒公主,反正,你是受我胁迫的嘛。总之,这件事对你而言,没有任何的损失。”

    “那好吧。”赫云舒点点头,同意了。

    然后,她扔掉了手里的簪子。这时,凤天九突然上前,将一枚黑色的药丸拍进了赫云舒的嘴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