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他的疼
    燕凌寒走后,随风忙凑到了赫云舒跟前,道:“王妃,主子就是这个臭脾气。您莫要生气。他此番是从北疆战场赶来的,我们不眠不休地骑马走了三日三夜才赶到这里。这一路上,马都累死了几匹。他是真

    的担心你。”

    赫云舒并不说话。

    这时,外面传来燕凌寒的暴喝声:“随风,出来!”

    随风忙一溜烟儿奔了出去。

    外面,燕凌寒手里端着一个『药』碗,递给了随风,道:“去送『药』!”

    随风接过,小心翼翼道:“主子,王妃正在气头儿上,我若是去送,她只怕是不肯喝。要不,您亲自送过去?”

    “她若不喝,你就在她面前『自杀』!”说完,燕凌寒头也不回地走了。

    随风端着这『药』碗,只觉得有千斤重。他深吸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

    赫云舒依然面朝里躺着,随风来了,她仍是一动不动。

    “王妃,把『药』喝了吧。眼下虽然血已经止住了,但还是需要喝『药』的……”

    原本,随风准备好了长篇大论,准备使出浑身解数,也要劝着赫云舒喝『药』。

    不然,他真的怀疑,自己会因为这一碗『药』而送了命。

    孰料,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赫云舒就已经坐起身,将『药』碗抢了过去,一饮而尽。

    “好,我喝完了,你出去吧。”赫云舒重新躺下,如此说道。

    随风端着空『药』碗,道:“王妃,您还是别跟王爷置气了。他也是担心你才会这样的。您也知道,他就是这么个倔脾气……”

    “好了,出去吧。”赫云舒如此说道。

    随风叹了一口气,走了出去。

    门口,燕凌寒正等在那里。

    看到了空『药』碗,燕凌寒的脸『色』才好看了些许。

    随风苦口婆心道:“主子,你这是置什么气?好端端的,干嘛要刺自己一剑?”

    燕凌寒看了随风一眼,没有说话。

    他何尝愿意刺伤自己,可是如果不这样做,她如何能够知道,这一次的事情,让他有多么恐慌。

    这一次去北疆应敌,他是先大军一步出发的。到达北疆之后,他就发觉出不对劲儿来。

    一路上,他一直有书信送往京城,给赫云舒。

    在信里,燕凌寒写了一些只有两个人才知道的暗号。

    可是,在回信之中,赫云舒并没有回应他的暗号。

    因此,燕凌寒就知道,赫云舒已经不在京城了。

    她是个细心的人,不会对这些暗号视而不见。

    只是,他离开京城的时候赫云舒并未跟着来,可见不是来了大蒙。不是大蒙,就是大魏了。

    联想到大魏,燕凌寒就很不安。

    于是,他将自己的十万亲军悉数交给燕碧珺和骆青楚,自己一个人带着随风,星夜兼程,一路赶了过来。

    他疯了一般去找赫云舒,可看到的第一幕,就是那人横起一掌直奔赫云舒的画面。

    无人知晓,那一刻的他,有多么恐慌。

    他从来都知道,自己的娘子,是一个多么有主意的人。也从来都知道,她有多么胆大。

    可她的胆大,却让他害怕。

    以往有那么多次,赫云舒为了帮他,做了许多事,冒了许多险。他每一次都很紧张,以往他克制着,可这一次,以往聚集的那种紧张的情绪像是一下子爆发了。

    所以,他提剑伤了自己。他想让她明白,和身上可见的伤痕相比,他心里的伤痕,只多不少。

    见燕凌寒不说话,随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这时,燕凌寒推开门,走了进去。

    刚刚送来的『药』里有安眠的成分,所以这时候,赫云舒已经睡着了。

    睡着了的她,面容柔和,只是那额头仍然紧皱着。

    燕凌寒在床边坐下,解开她的衣服,查看了她的伤口。

    重伤在胸口,零星的伤在手臂。

    事情发展到现在,他何尝不明白,赫云舒之所以到这里来,还是因为担心他的缘故。

    她生怕大魏趁火打劫,会增加他的压力,所以才甘愿冒着危险,到这大魏来。

    可他,如何能够忍心呢?

    这是他的娘子,是他想要拼尽一切想要护住的人。

    可偏偏,为了他,她竟是做了那么多。

    她的伤伤在她的身上,却疼在他的心里,那一阵一阵的疼,几乎要了他的命。

    燕凌寒为赫云舒扣好衣服,在她身边躺下。

    眼下她的呼吸平稳,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燕凌寒陪着赫云舒,却不知道不远处的金銮殿内,正有一场争议。

    进言的人是丞相,他冲着凤星辰躬身施礼,道:“陛下,若老臣没有认错,今日受伤的那位,便是从前的云舒郡主,如今的大渝铭王正妃赫云舒吧。”

    “是又如何?”凤星辰心不在焉道。

    听到这个,丞相顿时就激动了:“陛下,如此说来,来救她的就是大渝的战神铭王燕凌寒了。既然如此,对于咱们来说,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

    。如今这燕凌寒本该在大渝的北疆迎战大蒙之敌,可他竟然出现在这里。只要咱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他们,再偷偷进攻大渝,必定能够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够了!”凤星辰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

    丞相不死心,道:“陛下,此等时机,千载难寻啊。这是一个一举拿下大渝的好机会……”

    “闭嘴!”凤星辰怒而起身,看向了那丞相,道,“如今大魏境内,民不聊生,百姓苦不堪言。你身为大魏丞相,不想着如何帮助百姓度过此等难关,倒一心想着这些事,朕倒要问一句,你意欲何为!”

    丞相顿时吓得缩了缩脑袋,不敢言语。

    之后,凤星辰拂袖而去。

    凤星辰去的,是赫云舒所在的宫院。

    凤星辰是一个人过去的,他过去的时候,随风守在门外。

    他看了看屋内,道:“云舒呢?”

    “睡着了。”

    “你们王爷呢?”

    “在里面陪着。”

    凤星辰点点头,道:“好。待你们王爷出来,就告诉他,我想见他。”

    “好。”说着,随风打量着凤星辰的神『色』。就在这时,门开了,燕凌寒从里面走了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