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忍气吞声?不存在的
    听到赫云舒的话,燕风离的脚步顿了一下。

    他没有回头,只是说道:“我做下了这种事,他当然不会放过我。所以,我这就去找他请罪。”

    此刻,他当真希望,希望他的皇叔燕凌寒将他痛揍一顿,最好,杀了他,也好抵消他内心的内疚和不安。

    赫云舒摇摇头,道:“不必了。这一次,你皇叔不会责罚你。”

    燕风离有些意外,他转身看着赫云舒,道:“为何?”

    原本,他的皇叔就是那样一个脾气暴躁的人。脾气暴躁且不说,还最是护短。

    而他这一次,意图伤害的是被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几个孩子。

    如此说来,他的皇叔,怎么可能放过他呢?

    赫云舒看着燕风离,缓缓开口,道:“这一次的事情和你有关,还是你皇叔告诉我的。”

    “怎、怎么会?”燕风离诧异道。

    他以为,这件事必然是赫云舒先查出来的。却不曾料想,竟然是他的皇叔燕凌寒先查出来的。

    可是,如果是燕凌寒先查出来的,现在他应该没命了,不是吗?

    之前,皇姑姑燕碧珺意图伤害赫云舒,就被他的皇叔燕凌寒关进了府里的地牢。

    这件事,他可没忘。

    似是看出了燕风离心中的疑虑,赫云舒开口道:“他是看着你长大的,最清楚你的秉性。他很清楚,若不是有人挑唆,你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其余的话,赫云舒没有说下去。

    但,燕风离却懂了。

    对于一个人的惩罚,方式有很多种,或打或骂。

    但是,这世间最让人煎熬的惩罚却是无声的。

    那就是自惩。

    自己对于自己的惩罚,才是最寂静无声,却又深达心底深处的。

    每一次扪心自问,每一次夜深人静时的独处,都是对自我的一次惩戒。

    燕风离不禁闭上了眼睛,如果可以选择,他倒宁愿他的皇叔打他一顿,又或者,是将他痛骂一顿。

    这时,赫云舒开口道:“每个人都有可能被别人迷惑,但只要迷途知返就好了。”

    燕风离暗暗点头,然后走了出去。

    安淑公主正等在外面,看到燕风离出来,她迎了过来。

    燕风离惨淡一笑,道:“安淑。”

    看着这样的燕风离,安淑公主满是心疼,她忍不住抓住了他的胳膊,道:“二皇兄,你不要太自责。”

    燕风离暗暗点头,心里的愧疚却愈发加深。

    他明明做了那么不可原谅的事情,可安淑却对他说,不要太自责。

    燕风离无言以对。

    安淑公主却将他的胳膊攥得更紧:“二皇兄,这一次,不要无缘无故失踪好不好?你这样,我真的很担心你。”

    燕风离摇了摇头,道:“放心吧,安淑,我不会的。如果我离开,一定会告诉你的,一定、会让你知道我的去向。”

    安淑公主这才放心,她松了手,道:“二皇兄,或许你该出去走一走,外面大好世界,遇到的人多了,想必,会想通许多之前没有想通的问题。”

    “嗯,我会考虑的。”

    之后,燕风离离开了定国公府。

    赫云舒也跟安淑公主告别,回了铭王府。

    她回去的时候,燕凌寒正等着她。

    “如何?”燕凌寒问道。

    赫云舒直言以告:“他很自责。”

    燕凌寒点点头,道:“还不算是无药可救。”

    赫云舒笑笑,没说什么。

    今日的事情,不需多想,便是闪代玉所为。

    自从她来到大渝,这一桩桩一件件,无一不是在触碰赫云舒的底线。

    之前,她算计燕凌寒,之后又蛊惑燕风离,而现在,她又意图伤害她赫云舒的孩子,无论是哪一桩,她都是不能忍的。

    看着赫云舒眼神里的凛冽,燕凌寒冲她点点头,道:“只要你想做,就可以做。至于其他的,无须去考虑。”赫云舒知道他这话里的意思,她先是点了点头,继而又摇了摇头,道:“我容不得她。但是,蒙州不安稳,哪怕是让闪代玉死,也得有一个确切的理由。又或者,让任何人

    都挑不出错儿来。放心,这件事,我会认真考虑的。总之,我办事,你放心就是。”

    燕凌寒没有说话,虽说一刀杀了闪代玉最简单,但是,杀了闪代玉,势必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如今蒙州刚刚臣服,如果这时候闪代玉横死,一定会引人怀疑的。

    眼下是不宜起战乱的。这一点,燕凌寒很明白。

    他抱了抱赫云舒,道:“我们一起想法子。”

    赫云舒突然就笑了,道:“夫君,杀鸡焉用牛刀?对付一个闪代玉而已,哪里还需要我们两个联手?你等着看吧,我不会让她好过的。”

    她的本事,燕凌寒向来是不怀疑的。

    赫云舒素来不是一个能忍的人,忍气吞声这件事对于她而言,实在是太难了。

    有些事虽然眼下办不到,但是小惩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于是这一晚,闪代玉的府中,又多了几个大坑。

    而且,这几个大坑的位置很是巧妙。

    它们分布在闪代玉卧房的周围,大坑是悄无声息地出现的。

    以至于闪代玉第二天醒来,招手叫碧柳的时候,看了一眼地面,不禁呆住了。

    她重新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的眼前并不是地面,而是一个大坑,地面沉陷下去,落在那坑底。

    闪代玉不禁哆嗦了一下,她仔细打量,之后就发现,她的卧房简直成了一个孤岛。

    大坑如此突兀的出现在她的卧房周围,独独她的卧房完好无损,却也与周围隔开了十几步之远。

    而那大坑,足有七八米深。

    闪代玉甚至怀疑,如果她晚上睡觉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会掉进这深坑,即便是摔不死也是残废。

    隔壁,铭王府中,赫云舒一夜安眠,醒来的时候燕凌寒正含笑看着她。

    赫云舒摸了摸他的脸,道:“笑什么?”

    “佳人在怀,还能不开心?”

    赫云舒冲燕凌寒挤了挤眼睛,道:“想不想更开心?”

    燕凌寒的视线落在赫云舒的衣服上,道:“当然想。”说着,燕凌寒就开始动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