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之最强大脑 > 第161章 你是李凡吧
    《博雅杯》第一次甄别考试将在周六上午8点整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4点钟结束,其中11点到13点是中午吃饭休息时间,答题时间总共6个小时。

    清晨,李凡早早起床,在各个寝室之间穿梭。

    “李班,我中午要吃肉末茄子盖饭,饭多加1块钱的。”

    “我要树椒土豆丝、木须柿子,6两饭!”

    ……

    李凡一边骂他们是猪一边让杨硕记在本子上,杨硕已经成了李凡的贴身大管家了。

    “李班,我要吃清蒸鲤鱼!”

    李凡摇头道:“这个不能吃!”

    “为什么不能吃?”

    这时手机铃声响:你是我的小呀小白菜……菜菜菜菜!

    “喂,媛姐好!哦,好,很好,希望咱们节目一直收视长虹!”

    李凡放下电话后,心情略略有些沉重。

    辽东电视台传来好消息,昨晚播出的《华国诗词大会》第二组第二期的收视率继续走高,达到了非常喜人的1.95,比前一期的1.25再次大幅提升,唯一的遗憾是差一点点没有破2。

    辽东电视台诗词大会栏目组此时已经处于飘飘然的状态了,节目起死回生,又屡创佳绩,仿佛丰厚的年底分红正在向大家热情的招手。

    一档跌入谷底的节目起死回生后,竟然只用两期就成为了辽东卫视的门面节目,这份喜悦自然让大家欣喜若狂。

    但与节目组相反,李凡得知这个收视率的时候,却不禁陷入到了沉思之中,他很怀疑自己目前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

    要说社会影响力大吧,他自觉又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既没发表过任何作品,也没引起文学界的地震,唯一有含量的世界纪录还是特别偏门的那种,没有持续影响力。

    要说社会影响力小,那也未必正确,微博真实粉丝200多万,小么?自从《再见吧,雾霾!》爆红后,他还被网民封为了第一段子手,网络上不知道自己的可能没有几个人了吧?

    在说说最近这一年的情况,去年的成语大会的比赛为自己奠定了最初的人气基础,三项世界纪录一时之间将自己推向了舆论顶峰,再加上今年的《星空演讲》,还有网民们各种关于自己和孙菲菲关系之间的yy,以自己的个人形象,应该在国人中混了一个脸熟了吧?在华国内,以自己目前的认知度,应该不比很多大腕儿明星差吧?

    李凡在内心中不停挣扎着这个问题:就是我李凡究竟算老几?一会儿觉得自己很卑微,一会儿觉得自己现在还是蛮有名气的。其实纠结来纠结去的根本原因,就是心虚了!

    马上要和步步升谈代言合同,他总觉得自己现在代言有些突然,要是自己的第一次代言搞砸了,有些对不起人家了。自己目前的情况到底有没有商业价值,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号。

    尤其是,《华国诗词大会》的收视率成绩是低于李凡预期的,按照李凡的推算,去年成语大会最后阶段,那可是破3的惊人成绩啊,可今年的诗词大会,如果自己真的有足够号召力的话,成语大会中自己的粉丝们几乎都会被吸引到诗词大会中,再加上新粉丝以及诗词大会的本来的粉丝,这样一算,诗词大会的收视率应该能破3!

    那自己还是不合格啊!

    李凡这份抑郁是被代言折腾出来的,总怕代言效果不好,要是自己代言的产品没人买,那就把人丢到姥姥家了。

    下楼散心,恰好碰到潇潇,李凡便把自己的忧虑说了出来。

    潇潇道:“当你对自己产生怀疑的时候,你就随便拉一个明星来进行对比,比如那些拍了一两个烂片都爆火的,或者参加个网剧都敢称自己是偶像明星的,然后你再想想,凭什么怀疑你自己?”

    李凡还是心虚,道:“我没有作品啊,人家唱歌的混得再不好也有单曲发行,拍电影的最次也有网剧在身,我连一本书都没发行过,没作品啊。”

    “不,你有作品,你最好的作品就是你这张脸蛋儿!这个全新的时代,和十年前二十年前大大的不同了。如果你觉得自己心虚,没什么名气的话,你尝试着走出京大门口的时候脱去口罩和墨镜,看看你和其他名人有什么区别。”

    李凡觉得潇潇说的是对的,可就是心理发慌,但这钱摆在面前不赚,对不起,没那么高尚。

    第一次触水代言,不知道有多少明星和李凡的想法是一样的。

    上午八点,《博雅杯》考试开始。

    偌大的阶梯教室里面,100名文学班的学生拉单桌考试。

    考试内容很简单,每个学员都会收到一个大信封,大信封里面会有几十个小信封,抽选任意一封,里面的纸张上则是一本书的名字以及三个题目。

    李凡拆开大信封,随意抽取了一个小信封,拆开,纸张上的书名直让李凡挠头——《古今词话》!

    这本书李凡根本没看过,是这个时空里京大文学院院长的作品。

    幸好的是,《博雅杯》考的不是你死记硬背的能力,所以每个人都会发给一本原作。

    纸张上,一共三个问题,选择其中之一进行回答。

    一:纵观全书后的感想和见解;

    二:阐述辩明当代诗歌与古诗词之间的优劣;

    三:如果给你一支笔,你该如何写一本类似的文学批评著作。

    这几个问题先放一边儿,通读全文最重要,李凡连里面写的什么都不知道。

    于是,李凡捧起书本,开始快速地阅读起来,一页一页地翻看着。

    别人翻书的时候他也翻,别人下笔的时候他还在翻看,直到2个小时过去了,李凡连一个字都没落笔。

    李凡自然是监考老师最关注的对象,他就在李凡身边晃来晃去的,这当然不是怕作弊(这种考试也根本没法作弊),而是对李凡的喜欢,直到快开中午饭的时候,李凡没急,老师倒是急了。

    “李凡,快作答啊。”

    “不急。”

    “不急?”监考老师心想你心是真大,人家其他人唰唰唰都答了一小半了,你还没落笔呢,还说不急!

    “老师,我交卷!”董成起身道。

    嚯!

    全班学生一齐抬头,这货太快了。

    《博雅杯》考试时间6个小时,其实是想让考生们充分发挥才思,展现出自己的魅力来,所以时间很宽裕,但你下笔别太草率啊?

    董成交卷走人了,其他人没受太大影响,继续答题。

    铃铃铃!

    中午午休时间到。

    所有人停笔,李凡则停书。

    很多人的论文都已经写完一半了,不过李凡的书还差个三分之一没读完。毕竟《古今词话》是老院长的毕生心血,一辈子就写了这么一本大部头。

    所有学员统一带到食堂用餐,期间不许交头接耳讨论考试内容,大家都静静地吃饭。

    李凡手机铃声响起,他示意老师道:“老师,能接通么,诗词大会的。”

    见老师点头后,李凡走出食堂,接通:“真的么?那太好啦,嗯嗯,的确出乎意外。”

    又是诗词大会的喜事儿,这一期的节目网络点击量12个小时的时间内,突破500万!而且,这段时间内,还有凌晨到早上的一段流量非常偏低的时间段。

    李凡对自己在文化节目里的影响力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社会进步之快速,人们生活习惯也随之改变,这年头,看电视的人越来越少了,很多人更加喜欢在网上看重播。

    网上重播,其一,没广告!其二,时间随意。其三,可暂停回看等等。

    意识到这一点后,华国各家电视台在今年已经将网络点击量作为了一项和收视率同等重要的统计数据了。

    李凡很满意地笑了,那就还好啊!

    下午考试开始后,陆陆续续有人交卷,一个个都是信心十足的样子。

    到了2点钟,李凡终于把整本书看完了,书本一合后,他捂着太阳穴,闭目沉思。

    卷子,还是白卷!

    一位监考老师几乎就站在了李凡身边,急的团团转,好吧,这位是李凡的粉丝。

    另外两位老师也是不时地向李凡的座位投去目光,满是担忧。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转眼间只剩下了1个半小时。

    监考老师敲了敲桌子,“喂喂,李凡,你没睡着吧?”

    李凡睁开眼睛道:“没啊。”

    “那你抓紧答题啊,时间来不及了。不足两个小时了。”

    “哦,那我再等等。”李凡说完这话,又闭目沉思起来。

    很快,教室里的学生便走了大半。

    李凡的位置靠近窗户,同学们就隔着窗子看着那张干净得连个名字都没有的试卷,悄声议论起来:

    “班长怎么了这是?”

    “不到两个小时了,一个字没动,还在闭目沉思,我的天啊!”

    “估计李凡是彻底没有思路了。”

    “可没思路你也得下笔胡扯几句啊,这东西不都是写着写着就有思路了么?”

    ……

    隔壁哲学班提前交卷的顾亚婷走到这停下脚步,担忧地看着那张空白试卷,一种不祥的感觉升腾起来。

    所有人几乎都趴在了窗户那,盯着李凡的一举一动,大家心中暗道:难道《博雅杯》中最拔尖的几个学生之一就这么被淘汰了?

    顾亚婷急得手足无措,杨硕直跺脚,彭慧一直拍胸口,每个人都对李凡充满了担忧,而且很不明白他干嘛杵在那里闭目沉思,大哥,该下笔了,现在下笔都够呛能来得及了,这不是高考写模板作文啊!

    直到时间剩下1个半小时,李凡睁开双眼,扫了一下墙壁上的时钟后,他问道:“老师,咱们考试是不是字体不限?”

    “当然不限了,只要是中文就成,你抓紧!”

    “好!”

    提起中性笔,从在试卷上划下第一笔开始,李凡瞬间疾速飞书,笔锋如电,狂放不羁,奇纵变化,恣意洒脱!

    李凡全情挥写,将打好的腹稿一字不差地落实在了试卷之上,直接就把监考老师看晕了。

    这位监考老师是经济学的讲师,不懂狂草,也不知道李凡划拉出来的是什么。

    另外一个监考是数学系的在读博士,对这个也是一头雾水。

    虽然看不太懂,但见李凡那泰然若素的神态以及泼洒笔墨的自如,又会给人一种很安定的感觉。

    而且这两位监考老师眼中的李凡很奇怪,其他学生都是写写停停,边写边构思,而李凡,提笔快书,几乎很少有停顿的时候。

    每写完几页,李凡都会抬头看一眼时钟,然后伏案继续。

    笔不停耕,快如闪电,李凡在不停加急中,当再次抬头看时间的时候,才发现监考老师将手表摘了下来,规整好视角,放在了他的桌边。

    很快,教室里所有学生都交卷离开了考场,只剩下了李凡一个人。

    下午3点50分,距离交卷时间只剩下最后10分钟,李凡终于全部敲定,署名后,对围在身边的两位老师笑笑:“两位老师,我写完了,交卷!”

    两位老师眼睛瞪得跟灯泡似的,也就一个小时20分钟,你这究竟写了多少字啊,两位老师几乎一直盯着李凡快速书写,可是白搭,几乎没看懂李凡究竟写了什么,哎,很惭愧的感觉。

    收下试卷后,两位老师看李凡离去身影都仿佛带着一丝洒脱,人家这明显是心里有数啊。

    两位老师低声道:

    “真快啊!”

    “咱们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他那是快速通读了一本书么?”

    “别扯,不可能!估计是找素材。”

    李凡走出教室,很多人关切地询问起来。

    “李凡,你怎么搞的,没事儿吧?”

    “没事儿啊!”

    彭慧道:“那怎么在剩下1个半小时的时候才答题,可把我和亚婷吓坏了。”

    “哦,一直在构思。”

    顾亚婷连忙道:“我可没害怕,又和我没关系。”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李凡应接不暇,道:“这次论文有些问题,时间有些紧张了,但估计问题不大,我有急事儿先走了啊!”

    李凡要赶5点半的飞机回家一趟,于是快速回到了寝室,左手拉着行李箱,右手提着一堆口袋,走出寝室。

    又到顾亚婷寝室楼下,替她捎了一些带给家里的东西后,启程。

    这次回家,李凡打算测试一下自己的人气,于是,没挂墨镜没戴帽子口罩,就那样“堂而皇之”地离开了京大,然而,他差点儿挂在了路上。

    出租车司机师傅:“李凡,能给我签个名么?”

    “好!”

    空姐:“李凡,我们合张影好么?”

    “没问题!”

    一群同机乘客:

    “李凡,我女儿超爱你的,因为你,她都好好学习了,把你当成了偶像!”

    “我儿子也崇拜你,以前天天农药农药的,现在放下手机开始看唐诗宋词了,说这样容易泡妞!”

    “我家那位小祖宗也一样,现在也不‘吃鸡’了!”

    ……

    嗡嗡嗡,无数人在李凡身边言论着,李凡发现自己的粉丝群体是不分年龄段和职业的,但要说铁杆粉丝的话,那主要集中在学生群体和年轻女性身上。

    下飞机,到了自己的根据地——吉森省春城市,那就彻底完蛋了。

    在京城还好说,大家热情是热情,但不过分。但到了自己老家,春城人民真的太热情了,毕竟是本地出土的,大家天生有一种亲切感。任何一个国内的三线明星在本土城市一定知名度极高,东道主嘛。

    一帮小姑娘跟在自己前后左右拍照,这时候,李凡觉得不武装一下回家就费劲了。

    李凡在公众中如此受欢迎,出现了那么多粉丝,究竟颜值起了多大作用,这个真的很难估量,但他有个热切的想法,要拥有自己的作品,不然自己稀里糊涂地红了,心里没底气啊。

    ……

    李家超市,今天生意格外的好。

    牛犇犇帮着客人称水果,萌萌抱着果冻看动画片,李爸收拾超市,准备随时关店,李妈则一边结账一边望着门外,等着大儿子回家。

    不多时,一个口罩、墨镜、棒球帽全副武装的瘦高挑提着大包小包走进了店里,“老板娘,最近生意可好啊?”

    李妈抬头,兴高采烈的,“哟,李百万回来啦!”

    牛犇犇道:“李百万,待几天?”

    李凡:“明天下午就得走。”

    牛犇犇道:“这么急?那先把礼物拿来吧,免得忘了。”

    张萌萌:“对啊,礼物呢?”

    果冻踩着七彩夜光鞋,哒哒哒地跑到李凡身边,抱着他的腿道:“哥哥!”

    “诶,小宝贝儿哦!”李凡将果冻抱在怀里,然后给大家分礼物。

    李妈的裙子,李爸的休闲皮鞋,牛犇犇的NBA明星限量版球衣,以及,张萌萌的限量版芭比娃娃一套。

    咦?果冻的玩具呢?

    玩具明明放在行李箱里面了,怎么不见了?

    以他过人的记忆力,自己绝对不会遗忘的,除非箱子有人动过!

    自己在机场去卫生间的时候,倒是请求一个粉丝帮着代为看管行李了,难道是她?

    李凡急急忙忙地又翻了一遍行李箱,顾亚婷那么贵重的东西都在,唯独少了果冻的玩具。

    “怎么了,小凡。”

    “出什么事儿了?”

    ……

    李凡抬头,看着满脸期待的果冻,很愧疚地道:“果冻,哥哥把你的礼物弄丢了。”

    果冻眼睛湿润了,要哭,要哭!

    李凡连忙道:“哥哥现在给你出去买!”

    果冻突然吧嗒吧嗒掉眼泪,“我不要礼物,我要哥哥陪我玩儿,哥哥就是我的礼物!”

    李凡眼圈瞬间红了,抱起果冻亲了又亲。

    “你哥哥逗你呢,这套娃娃是你的,喜欢不?”

    萌萌连忙将这套芭比娃娃送上,果冻破涕为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