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之最强大脑 > 第436章 极限挑战(6)
    “李凡,行啊,平时没少和女朋友腻乎吧?”

    “哪有?!”

    “情话一套一套的,挺浪漫啊?”

    “我平常真不说这种话!”

    “小凡真是把妹高手恋爱达人,我今天是服了!”

    “你们相信我,我真不是这种人。都是为了游戏,真的,你们相信么?”

    众人摇头,信了你的邪!

    你不是这种人,能把现场几十号人酸得牙疼?

    你不是这种人,能瞬间脱口而出这么些土味情话?

    骗谁呢?!

    工作人员:“李老师,请换装!”

    李凡钻进了房车,出来后,李凡换了一身大帅礼服,头顶礼帽,威风凛凛。

    一位女助理给他整理了一下衣领,问道:“李老师,您之前说的,‘我想和你一起去学游泳’,下一句是什么啊?”

    李凡道:“这样我们就能永沐爱河了。”

    女助理:“哇!您要甜死我了!”

    李凡张了张嘴,没作声,得了,人民群众再也不会相信我了。

    整理好军容,李凡大摇大摆地走到了黄博面前,问道:“黄金放哪里了?”

    “大帅,楼上1号房间。”

    “线索给我!”

    黄博摇头:“我没线索啊?”

    “骗我?拉出去打二十大板!”

    黄博叫屈:“大帅,您打我也没线索啊,我们真没找到,打我不解决实际问题啊!”

    “也是,那就把你关进大牢吧,猪探长,人交给你了!”

    黄博心道,得,用线索换自由吧,真把自己关进去,自己就在“牢房”里玩石头剪子布的左右互搏吧。

    “李大帅,我说,您附耳过来。”

    李凡低身之际,其他嘉宾也纷纷围了过来,李凡一皱眉,“嗯?都想去监牢了?”

    “我们这也是帮你分析分析嘛!”

    “人多力量大嘛!三个臭皮匠抵得上一个诸葛亮。”

    “算了算了,懒得帮你!”

    黄博将李凡拉到一旁,从口袋里将一张折叠起来的纸递到他的手上。

    李凡展开一看,笑了,“好,免你无罪。”

    黄博拉着长音道:“谢大帅!!”

    众星刚胡扯了几句,有仆人跑过来道:“大帅,您现在需要一名副官。”

    黄博『毛』遂自荐:“大帅,我可以啊!我当过大帅,副官更不在话下了。”

    张兴道:“大帅,您要是让我成为您的副官,我一定不背叛您,您要相信我的忠诚。”

    黄淼:“副官需要足智多谋,还得有秘书的功能,还得是我来。”

    孙雷:“他可不行,老狐狸一肚子坏水,这人在你身边你放心啊?”

    赵颖儿:“考虑女人么?女人也能顶半边天啊!”

    ……

    李凡的目光在大家身上依次扫过:“黄博老师当过大帅,当个副官不在话下,很好。”

    “那你看。”

    “不过呢,孙雷老师此次立下了大功,不能不赏。小绵羊呢,虽然现如今变成了老绵羊,但骨子里还是很忠厚老实的,我很放心……”李凡分析了一遍,叹了口气,“选谁呢,头疼!毕竟,大家都那么出『色』!”

    “选我!”

    “我啊,毕竟咱们都是帅的人!”

    ……

    李凡犹豫了片刻,道:“就选黄老师了!”

    黄淼一握拳,喜道:“大帅,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你要相信我的能力!”

    “凭什么选他啊?”

    “我差哪了?”

    ……

    李凡淡淡地道:“因为你们不会做饭。”

    众人一愣之际,李凡道:“黄老师,去上楼做饭,我看到了,楼上冰箱里有新鲜的食材。”

    黄淼崩溃:“本以为是凭着自己老狐狸的美誉获胜的,原来,只因为我是个厨子。”

    众人在笑声中散去,李凡、管彤、黄淼回到了大帅府。

    黄淼掌勺做饭,李凡把礼帽一丢,热死了。

    中午了,他们在别墅里吃饭,其他嘉宾们就分散开了,四处“觅食”。

    黄淼边炒菜边道:“这别墅是有人住吧,要不然冰箱怎么是满的呢?”

    工作人员:“这别墅是影视城老板的家,平时拍戏的话就租出去。他家保姆住在这儿。”

    “哦!小凡,咱们两个结盟啊?”

    “当然结盟了,要不然怎么选了您啊!”李凡是见人就结盟,不嫌多。

    “这里还有红酒呢,要不一会儿整几杯?”

    “我不成,一杯倒!”

    “东北人不是都能喝么?”

    “也不是,只不过大家热情而已。好久没吃过黄老师的菜了,还记得上次做客《向往的生活》,您的厨艺让我找到了家的温馨。”

    黄老师得意地一笑,颠大勺都轻松了一些。

    户外综艺的录制,展现在屏幕上的内容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长,但是游戏时间,往往五六个小时甚至一整天。

    至于每个人,无数的素材经过剪辑后,每个人的镜头可能就10来分钟。

    观众们看到的是节目精彩而又紧凑连贯,其实,真正的游戏过程并非完全如此。

    比如说中午这个时间,大家会尽量找地方垫补一口,要不下午没力气。他们比较不幸,没有李凡那么好命,能利用特权逮了个厨子。

    王允、张兴、贾芸、柳诗诗几个人正在吃饭之际,只见门外群演们正低头四处寻找着什么。

    “他们在干嘛?”

    “我去问问。”

    张兴走出门外,只见所有的群演都在这条街上进行大搜寻,连排水沟、垃圾桶都不放过。

    张兴问道:“你们在干嘛?”

    众人看看他,没回答。

    “你们怎么不说话?”

    有人道:“大帅的事儿,少打听!不怕掉脑袋啊?”

    张兴的脑袋上蹦出了个问号,这是搞什么搞啊?

    原来,大帅是有特权动用所有群演的,李凡下了一道密令,寻找之前手枪中弹出的那朵玫瑰花。

    李凡当时受困于黄博众人,玫瑰花自然随手一丢,今天又有风,鬼知道吹到哪里去了。

    其他嘉宾见到众位群演奇怪的表现,都懵『逼』了,这是干嘛?

    李凡要干嘛?在找什么?大家完全理解不了,或者根本想不到。

    “难道是发动所有人替他找线索?”王允皱眉想了想,“我当大帅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啊,这多简单。”

    “不可能,让群演帮着找未知线索,那游戏一点难度都没有了,节目组不可能允许。”

    “既然不是未知线索,那就一定是已知线索了,什么呢?”

    就在各处的嘉宾们都在疑『惑』之际,所有群演接到了指令,停止了搜寻工作,恢复了各自正常的角『色』。

    大帅府。

    客厅内,只有李凡、管彤两个人。

    至于黄老师,吃过饭后,李凡就卸磨杀驴了,派出去找线索去了。

    有一群演跑了进来:“大帅,您要的玫瑰花,我给您找到了。”

    “好,拿过来,赏100银元!”

    “谢大帅!”

    李凡将玫瑰花拿在手中晃了晃,管彤问道:“为什么要找玫瑰花,有什么线索么?现在可以说了吧?”

    “你想啊,之前,第二枪弹出来的纸条,找到了一个线索。那第一枪玫瑰花,也可能是个线索。”

    “什么线索?”

    李凡将塑料玫瑰的根茎对向她后,管彤大眼睛瞪得溜圆儿,惊道:“老李,这里面有纸卷啊!”

    “对,被密封在里面了!大家第一次见到玫瑰花弹出的时候,极大多数人以为这是个恶作剧,但是,如果它只是个恶作剧,只是为了搞笑,那么这个梗设计的就流于表面了!

    节目组这么设计叫出其不意,让你觉得最无可能的线索其实就是线索!”

    “还是老李你聪明,虽然极大多数人都以为是恶作剧,可只有你是火眼金睛啊!”

    瞠目结舌的节目组众人全傻在那了,李凡太厉害了,简直dian炸天了。

    厉害个屁啊,这个只是正常推理,揣测出来的。

    李凡老实地道:“我开出了第二枪,在《爱我你就抱抱我》和《痒》这两个线索中,确定你与藏宝图有关这个线索后,才惊觉之前的玫瑰花可能有鬼,我也是后知后觉,由此及彼。”

    众人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啊!总算没吊打我们智商了。

    管彤边四处找剪刀边问:“那黄博老师给咱们的线索,那个符号是什么意思?一个*两个△!黄老师走了,告诉我吧,我知道你一定知道。”

    李凡道:“这个就太简单了,那不是符号。”

    “不是符号是什么?”管彤问道。

    节目组工作人员心头一紧: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李凡:“那是甲骨文,上面一个*下面两个△,在甲骨文中,是‘柳’的意思。”

    管彤惊呼:“柳诗诗?!”

    “应该是吧。也可能我想多了,毕竟,节目组有人懂甲骨文?我表示怀疑。”

    节目组众人此时全懵『逼』了,你还怀疑我们?我们做策划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嘉宾懂甲骨文?我们也表示怀疑啊!

    你这都懂?甲骨文耶?甲骨文是什么文?是早已经被历史废弃的文字,华国文学系也不学这个啊?除非专门的学科。

    本来,我们也没指望这个线索能给予你们提示,柳诗诗的线索还有好几条呢,我们设想你们从其他线索推测出柳诗诗。

    关于这个甲骨文,我们最初设计这个线索的目的,就是节目组装『逼』用的,打算把你们弄得『迷』『迷』糊糊的,到节目结束后再揭晓这个是甲骨文,震一震你们。

    呵,谁曾想,本打算“嘲笑”你们嘉宾的,结果,被你们嘲笑了,不,被你嘲笑了。

    但闻李凡突然又补了一句:“‘柳’这个甲骨文有很多写法,不仅仅这一个,因为早期文字不定型。至于这个符号在这里究竟是甲骨文还是只是个符号,我们验证一下。”

    “怎么验证?”

    李凡打开手机画板,画了三个风格相近的图案,然后群发给了节目众嘉宾,问道:“有人找到这张图中的其中一个图案了么?”

    很快,孙雷回复:“我找到你画的第二个了!”

    李凡摊手:“妥了,节目策划中真有高人啊!的确有人懂甲骨文!我画的三个图案,都是‘诗’的意思!”

    大厅里“哇”地一声。

    再看节目组众人,全处在顶礼膜拜中。

    不仅帅,有才华,能开公司,能做营销,还认识甲骨文!而且不仅认识,人家还能写出来。

    厉害了,我的帅李!你这技能包实在太多了!

    李凡在甲骨文方面还是有极深造诣和贡献的,只不过,这贡献都留在了研究所里,基本外界并不深知。

    李凡接过管彤找到的剪子,将塑料玫瑰花的根茎尾处一剪,然后敲了敲,便落出了那个藏在里面的一卷纸。

    展开后,管彤笑道:“这不是《八骏全图》的一部分么?”

    李凡一眼道破玄机:“错!这根本不是《八骏全图》!”

    节目组众人心中齐道:

    李凡你大爷的,我们怒了啊。你要再敢说出个一二三来,你信不信……我们立马给你跪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