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七章 布局者
    妖娆网管浑身剧抖,一声尖叫把网吧包夜的全惊醒了。老黑收回手机,“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了吧。”

    “知……知道了。”她不敢抬头。

    杜小虫冰冷的说:“带我们到大彬家。”

    妖娆网管熟练的花了几分钟把场清了,这引发了众人极大的不满,还有不少花枝招展的女子下来询问。

    我烦了,说:“老板都生死未卜呢,这烂摊子就先别弄了。”接着她把抽屉里的钱全塞包里,和我们上了车,前往流光小区。

    几分钟便到了,我们站在大彬家门前,敲了敲,没有人应。

    妖娆网管手里有把备用钥匙,她把门打开,里边窗帘全拉上了,昏暗无光,不过没有什么血腥味。

    杜小虫掌了灯,和老黑走入客厅。

    我总感觉怪怪的,忽然背脊被一只手使劲一推,扑入了大彬家。我扭头看到妖娆网管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意,就知道不妙,“杜姐,这女的有问题!”可是已经晚了,砰的一声门被关死,对方只留下远去的脚步声响。

    我冲回门前,却怎么也打不开。

    杜小虫沉着眼色,“被算计了……”

    “我去踹门,再不济拿枪打锁芯。”老黑撸开袖子准备暴力破除。

    杜小虫摆手阻拦道:“不要莽撞,她敢把我们反锁,就说明有仰仗,立刻检查房间,但别轻易触碰任何事物。”

    我们打算分头行动,没多久,杜小虫喊我和老黑快过来,她把纸对向我们,“你们好,我的朋友们,在进入这房子那一刻,就已经进入了我的监视范围,这里共藏了六枚炸弹和一枚声控炸弹,我随时能送你们赴死。第一件事,枕头下有一部手机,请开机。”

    炸弹……

    我心脏乱跳,心知自己一方进入了凶手布的局,唯恐说话声音大了会引爆炸弹。我们抬头见上方墙角确实有一枚指甲大小的半球形摄像头。

    老黑还特意去别的房间看了,无论客厅、餐厅还是别的房间,都有!

    杜小虫掀开枕头,那里有一部老人机。

    开,还是不开?

    我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毕竟命只有一条,不是拿来开玩笑的,且看看布局者的意思。杜小虫按住开机键,这破手机反应够慢的。几乎开完机的第一秒,它就响了,这也验证了我们的命捏在对方手上的事实。

    我注视着屏幕,“未知号码。”

    杜小虫点了接听,老人机的优点就是动静大,不用按免提,况且有声控炸弹,动静大了跟找死没区别。

    忽然一道刺耳的尖锐声音出现,“我很开心,你们没有忤逆我的意思,终究缺了几分血性啊。”

    这种魔幻的音效近来颇为流行。

    “有种别开魔音,让我们知道听听你是谁?!”老黑眼睛瞪的像牛。

    “呵……这种时候,凶是没用的。”

    “宾馆威胁刘芳兰自杀的黑衣人不是你吧?并且控制我大姐姐手机发信息的,是你!”我盯着摄像头,“他的鞋子那么破,而你布的局中使用了两种炸弹和摄像头,相当有财力。”

    “对,你追上何奈的脚步指日可待。”魔音滋滋的笑了几下,话锋一转,说:“但是,前提今天你能活下来。”

    我咬牙切齿的说:“为什么围绕着牛九禾杀人?大姐姐是无辜的!”

    “她死了,你不感到开心?正因为这样,才让空有才华却闲在家的你有用武之地,甚至表现的好还能取而代之,快来感激我帮了你。”布局者挑衅的道:“忘了说,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杀人,一直在辅助。”

    我目眦欲裂,“滚。”

    杜小虫示意老黑把我按住,她托着下巴问:“你怎么称呼?”

    “嗯……”对方犹豫了一下,“我不说。”

    “那你有什么意图?”

    “我开门见山吧。”

    魔音中透着兴奋,就仿佛吃定了我们一样,“因为第九局门道较多,你们关掉手机并拔下卡,再脱了衣服。放心,我并没有看裸体的癖好,剩下挡住关键部位的就行。劝你们快一点儿,大概还有五个小时,隔壁的中午也会有人来装修,那种噪音绝对会超过声控炸弹的临界值!”

    “这要求……不算过份。”杜小虫关机拔卡,当先解掉衬衫和牛仔裤,只剩下一身精美的青色内衣,看不出来,她上身挺有料的。

    老黑拳头攥的咯咯响。

    杜小虫凝视着他,“脱!”她扭头朝我看来,“还有你。”

    人家一个女的都没芥蒂,我们只好照做,老黑露出了棱角分明的肌肉,相比之下我就像只小柴鸡。

    “现在你们的目标,大彬,就在我这儿。”布局者饶有兴趣的说着:“顺便说下,你们来的有点晚,让我白白等了两个小时,所以,桀桀……我决定把他的命运交给你们了。”

    “说。”杜小虫声音冰凉到了骨子里,冷静的有点过份。

    “我这有一道选择题,共有三个选项,每一个答案都是正确的,均和大彬的生死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但只能单选。”

    布局者介绍完,接着道:“第一,变性;第二,和尚;第三,死。如果半个小时没有交上答案,炸弹会……桀桀~~警方赶到,你们的尸体被拖出来,二男一女,身上只有暴露的着装,谁知道此前这里发生了什么呢?太容易遐想了,我一定会借此令你们身败名裂呢,桀桀桀……”

    我听完整个人都快崩溃了,这犯罪分子的用心竟然如此险恶!

    老黑坐在床边,“怎么给大彬选择?变性……想想都一阵恶寒。而死亡,指不定会用多残忍的手段。唯独那和尚……似乎没有什么影响啊,剃光头毛出家即可。”

    “应该没那么简单。”杜小虫胸口起伏不定,她被对方最后那句气的不轻,如果殉职了都要名声尽毁。

    “我们不能陷入对方的逻辑被牵着走。”我喉咙燥热的说:“总的来讲,我觉得大彬今天是难逃一死了,这样我们和协助犯罪没区别。”

    “不一样。”

    杜小虫无奈道:“我们没得选择,往前是深渊,往后是火海。不过,我有一个大胆的提议。”

    “什么?”我和老黑故意压到了蚊子般的声音。

    “哪个也不选。”杜小虫解释说:“他想我们选择大彬的命运,绝对要事后拿视频借题发挥,试想会有怎样的恶劣影响?最残忍的并非杀死目标,而是失去一切再生不如死。如果我们不选,按对方的逻辑以及此前出现的数字,他的计划里现在对我们没有杀心。”

    “哦,杜妹子想用命赌一场。”老黑凝重的说:“可他不可能放过大彬!”

    杜小虫有心无力,“没有愧对了自己的职业,却愧对了心,明知犯罪分子的目标还活着,可救不了。”

    半个小时过的飞快。

    手机中再次响了,“想好了吗?”

    我们沉默以对。

    “稍等,我让你们听个好玩的。”

    布局者笑着,进而换了一个气息微弱的男人来说,“救我……我不想……死……快选择啊!我虽然……没干过什么好事,但也纳了……很多税,你们……不是警察吗!”

    大彬的?

    “不在乎自己的性命,难道就不担心你们的家人吗?”布局者再次覆盖了男人的声音,他玩味的说:“杜小虫,想想你的妹妹杜小草,虽然我对她不感兴趣,可我认识一个变态色魔;胡九两,你那坟包里的未婚妻子,虽然死了,但挖坟鞭尸也挺好玩的;许琛,你的爷爷也快病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