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二十七章 梦游碎尸?
    揭开井真眼睛的诡异之处了?

    我们仨一个咕噜爬起身,随手披了件外衣就赶去验尸房,打开门时,杜小虫站在尸床旁,她一手端着玻璃盘,里边放了一枚眼球,另一只手拿着放大镜,这情景让我们仨大老爷们浑身一冷,这杜小虫大黑天的摆出这阵势,确实挺慎人的。

    “来了?”

    杜小虫轻轻晃动手里的玻璃盘,眼球微微滚动,就像活的在转动一样。

    我嘴里发寒的说:“杜姐,您快说吧,这里好冷啊,冻的我都抖了。”

    徐瑞和老黑连连点头,纷纷不解的盯着眼球,可也没看出啥端倪。

    “其实井真变成重瞳的原理非常简单。”杜小虫放下手里事物,她指向已被挖出眼睛的井真,“他对自己,狠!”

    我一个激灵,“什么意思?”

    “眼球纹身之刺眸。”杜小虫解释的说:“听说过这种纹身吧?就是针刺眼部染色,把眼白区域变成漂亮的颜色,或者植入薄片令瞳孔变形,还有一种很少见,疼痛度一般人承受不来,也有可能令眼睛致盲,就是在眼珠上纹,刺的虽然浅,可真的会很疼……”

    “你是说,井真的小瞳孔是假的?针刺染出来的?”

    我不寒而栗的道:“这……想想都头皮发麻,任何人对尖锐物体对向眼部都会发怵的。”

    徐瑞眉毛一跳,“狠,真狠,我算服了井真。”

    “他为什么这样做呢?如果是为了让案情诡异到让警方难以不信邪,这完全没必要啊。”老黑想的已经痛得捂住了眼睛。

    “这点我就不知道了,毕竟井真已死,除非找到为他刺眼珠的纹身师。”杜小虫两指捏着井真的眼球,放回了对方的眼眶,“可能是觉得鬼瞳姐的眼睛另类,就挖走了让专业的人给自己照葫芦画瓢弄一样的。”

    我忍不住拿出手机查了下这眼球纹身,看了一会儿,我揉了揉隐隐生疼的眼睛,“谁发明眼球纹身这么变态的技术……刺眼珠的还好,可眼白变色跟鬼似的,简直能跟自虐倾向者的一舌分两半相媲美了。”

    “天生的终究是天生的,纹的再真也是假的,可能在眼眶里时察觉不出来异样。”杜小虫的俏脸上浮着淡笑,“可挖下来仔细看,还是有区别的,单从这点来说,井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没什么事那我们先走了,你继续研究井真。”徐瑞脚底抹油想溜,不得不说,命案现场虽然血腥可远没有验尸房恐怖。

    “难道就不想知道万千雄往井真嘴里塞满蟑螂,他想掩饰什么吗?”杜小虫若有所思的说道:“这样做,就从一定程度上耽误了验尸的时间。”

    我愣了片刻,“那么一会儿,井真嘴里会消失什么?”

    “暂时没有检测出来。”杜小虫拿撑子撬开井真口腔,她疑惑的说:“由于蟑螂附带了大量的细菌,以至于当时和井真之前口腔里的物质发生不明反应,产生了一种毒素。北部分局的那位法医,因为摘掉手套时不小心被蟑螂跳到了手背,很快肿起来了,现在已发展成一个大红疮,正在医院手术。”

    徐瑞听完下意识的抬起脚,“还好我的鞋没有窟窿,妈的,万千雄最后玩这一手也太狠了。对了,现场的蟑螂们呢?”

    “携带毒素的蟑螂失去了顽强的生命力,没多久就死了。”杜小虫有点期待的说:“它们的尸体已经送到研究所,由一个毒理专家检测。”

    “小琛,老黑。”徐瑞沉声说道:“咱这是第一次和七罪组织的审判者和候选人交手,见识了吧。”

    我凝重的说:“万千雄离开前,他拿血水泼了后会有期……”

    “虽然对方可能随手一泼的,但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说不定哪天暴风雨就会来袭。”徐瑞深思了一会儿,“小虫,万家墙上的血是谁的?”

    “不是井真的……”杜小虫眸子猛颤,她有点惊恐的道:“可能仪器出问题了,得到的结果任谁都觉得不可能,现在正做第二次检测。”

    徐瑞狐疑的道:“把第一次的结果说说看。”

    “和袜子上口水的相同……”杜小虫低声说道:“如果那口水属于万千雄,岂不是说他用自己的血来往墙上泼的?他那么瘦弱,放掉那些血量足以致命了!”

    “这些举动……一个比一个狠,狠到了疯狂的地步。”徐瑞感慨万分的说:“可能他之前一点一点累计的存血。”

    “若第二次结果还和之前一样,那只能如此解释。”杜小虫拿白布遮住了井真,她舌头一个冰字接一个往外吐,“可惜鬼瞳姐了,我真的特别想把这井真碎尸万段!”

    “小虫,别冲动。”

    徐瑞头疼的道:“明天我们翻翻那城中村附近的监控,看看能锁定井真临死之前的踪迹不,或许可以顺藤摸瓜找到小何的遗体。”

    “我开玩笑的。”

    杜小虫回眸说道:“现在怎么安排井甜?”

    “没必要追她的责了,这事涉及到七罪组织,所以继续让井真在其父母眼里失踪即可。”徐瑞吩咐了句:“老黑,你现在立刻送她回家,就当井真没被抓到。”

    “嗯!”

    老黑刚转过身,门就猛地被推开了,出现了泪流满面的女孩,穿着淡蓝的裙子。

    “井甜……你怎么来了……?”我有点不知所措,看她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偷听良久,一切全知道了。

    井甜泣不成声,“谁杀死我哥的?”

    “我们赶到现场时,他就遭到了不测,疑似之前绑来的六号目标所为。”徐瑞无奈极了,他简单的道:“节哀。”

    井甜仿佛没有听见,她走到尸床旁,扯开白布深情的望了眼井真,竟然没有哭闹,她放下白布就转身离开了,并哭着说:“不麻烦你们,我自己回家。”

    我们面面相觑。

    徐瑞挪动下巴,“老黑,还愣着干什么,这么晚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相当有危险,况且她的眼神我很熟悉,典型的轻生迹象,你负责跟踪保护,但没情况的时候,切勿上前打扰。”

    老黑摸了下脑袋,追出去了。

    “今晚早点休息,明天找小何的尸体。”徐瑞眯着眼睛,说道:“警局的内鬼,我已经锁定了,竟然不是之前那十二个有嫌疑的对象,我也是偶然发现的,完全意想不到,这个人小琛你见过,如果知道是谁,完全会让你大吃一惊!”

    “谁啊?”我被勾起了好奇心。

    徐瑞神秘兮兮的说:“等时机一到,你就知道了。”

    “话说一半会死人的。”我郁闷的跟他离开了验尸房,而杜小虫自己忙了一会儿,也回宿舍睡了。

    ……

    现在案子还剩下一个小尾巴,我们连日来紧绷的心弦释放,所以这一觉睡得特别安心。

    第二天没睡醒呢,耳中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徐瑞翻了个身,“可能老黑回来了,去开下门。”

    我迷糊的起身,打开门时,一双铁拷就挂在了手腕!

    我睡意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着眼前的刑侦一队长和几个他的属下,“什么情况,没有弄错?”

    “证据确凿,许琛,昨晚你潜入验尸房进行了疯狂的碎尸。”对方说道。

    这时徐瑞跳下地,“我干,现在离明年的愚人节还有七个月,大清早的,江队长你丫开毛玩笑?”

    住隔壁的杜小虫被惊动了,她穿着睡意跑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我姓吴,谢谢。”吴队长脸色一黑,道:“我们去验尸房看一下就知道了。”

    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验尸房。

    徐瑞满肚子火的把门踹开,然而引入眼帘的场景,让他、我和杜小虫目瞪口呆!

    井真所在的尸床空了,地上凌乱的散着断肠子、碎骨、血水和五脏六腑、皮肤脂肪……,尤其井真的头颅,碎了几块,他那双假的重瞳眼眸,摊在前方像被踩爆了。

    “这……”

    我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不是我干的,昨晚我一直睡觉,连厕所都没上过!”

    徐瑞看了眼杜小虫,他利用职权暂时把吴队长支开,小声说道:“小虫,这不会是你搞的吧?昨晚你可是说过要把井真碎尸万段的……”

    “我当时只是气的一说,并没有真的想做。”杜小虫没心没肺的欣赏着狼藉的验尸房,“不过现在看着挺解恨的。”

    我连想吐的欲望都没有了,云里雾绕的道:“不对啊,吴队长说什么证据确凿,他们为什么怀疑到的我呢?”

    “小琛你放心,这事要不是你干的,谁也别想带走你,除非踩着我脑袋离开。”徐瑞把门打开,他探头道:“吴队,你给老子说清楚,凭什么怀疑许琛?”

    “徐组长,你们住了好几晚,难道不知道他有梦游的习惯吗?那你现在能完好无损,命真挺好的。”吴队长视线向我移来,说道:“既然不肯承认,我们就到监控室一窥究竟好了,虽然警局昨晚全部监控被恶意的控制关闭,但许琛你没有想到的是,上次验尸房发生丢尸的事情之后,那就临时添了一个单独线路的摄像头,记录下了半夜发生的一切。”

    我和杜小虫、徐瑞彼此相视,跟对方前往了监控室。

    吴队长手握鼠标调出了验尸房昨晚的情景,我们死死的注视屏幕,凌晨1点29分的那一刻,验尸房的门突然被猛地打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