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四十二章 地头蛇!
    “什么手笔?”我们仨的胃口被勾了起来。

    郑强大说道:“虎毒不食子,他却亲手溺死了自己的孙女,也就是李香儿和李东河的女儿。”

    难道因为这事,李香儿受了刺激?化身为神秘的黑桃Q犯下恶行?我摇了摇头,道:“事后父女闹翻没有?李天盛没有受到制裁?”

    “警方调查了,结果定性为意外溺水而死,但他亲手杀死孙女这事,坊间早已传开。”郑强大低声说道:“这并非谣言,是真的,因为他多年的老兄弟亲眼目睹的,为此二者还绝交了。疑惑的是,李香儿和李天盛之间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得,至于她老公如何,我就不知情了,毕竟不爱了,就没有刻意的关注她。”

    无论怎么说,李香儿的父亲确实不简单。

    杜小虫犹豫了片刻,“实不相瞒,幕后黑手是李香儿,而案子里的另一个被交换杀死的对象,是她老公李东河的小情人。但黄玮最终放过了这女子,却还是没有逃脱李香儿之手。而杀死你女儿的,是那小情人的男友,马方明。”

    “凶手和幕后黑手呢?”郑强大隐隐有崩溃的迹象,“我女儿的尸体呢!?”

    我无奈的道:“马方明被李香儿除掉了,而李香儿此时落入了另一个大罪犯手上,估计会没命的。郑思月的尸体,只有头颅在警局,不过她死的时候处于麻醉状态,并没有承受痛感,节哀。”

    郑强大哭的像个泪人,“这究竟是造了什么孽……”

    “郑思月是不是特别像她母亲?”杜小虫突然问道:“也许她心里你亡妻是以前抢走她男人的情敌,由于已故,就把仇恨转移到了下一辈。据我所知她和李东河之间,并没有多大的感情,虽然装作对老公出轨的事情不知情,但可能不允许别的女子再出来抢自己男人。”

    我和老黑比较赞同她的猜测。

    拿老大的口头禅来说,这是因果,逃不掉的。

    兴许还有另一方面的缘故,李天盛使得李香儿失去了女儿,她心里变得极度阴暗,把承受过的痛苦复制给别人也能满足自己的快感!

    不仅如此,若郑强大所言为真,那对父女间必然有蹊跷。

    郑强大毕竟见过大风大浪,没多久就不哭了,他颓唐的说:“我想去看下月儿。”

    “能承受住?”老黑问道。

    “嗯……”郑强大轻点了一下头,“她的尸体,等你们帮着找全了,我再领回家。”

    杜小虫权衡了利弊,由于我们已完成了徐瑞下达的任务,就同意了。我们带着郑强大来到了警局的验尸房,他扑到尸床前,拥抱住孤零零的郑思月头颅,还好没有过于失控。

    我有点儿被这一幕感动了,不忍心再看,和老黑到外边。不知是不是被徐瑞影响的,我竟然问老黑有没有烟,他翻了半天取出一个皱皱巴巴的烟盒,里边恰好剩了两根。他先叼上自己的点燃,我拿打火机点时,倒霉的事出现了,只听见“砰”的一声爆响,整个烟都炸没了!

    我吓得半死,发现脸上没有血,对着玻璃看到自己黑乎乎的,嘴巴子也肿的生疼。我口齿不清的质问老黑这什么情况?

    老黑惭愧的说:“啊!我忘了这茬了…”

    等他解释完,我窝的火全部消失的一干二净。老黑未婚妻出事之后,他借烟消愁,一天几包,半年前,徐瑞想了个帮他戒烟的主意,就吩咐研发部门制造了一根爆炸烟,放在烟盒里边,加上正常的烟共有九根,并命令他不准仍。

    每次抽都有炸嘴的危险,期间除了徐瑞给的,老黑特别想抽时就“赌”,却没一次被炸到,没想到徐瑞这坑货,挖得万年大坑把我坑了。

    老黑把这事和徐瑞一说,后者大笑的说:“我们的友谊小船可不能翻了。”接着让我去医院挂急诊。看了医生,我这香肠一样的嘴即使涂药,没半个月好不利索,吃不了刺激和需要咀嚼的食物。

    我戴上了口罩,甭提有多郁闷。

    杜小虫打来电话说郑强大已经被他的两个保镖接回了家,她正愁明天该如何把肖燕的死讯给肖河说,拖是拖不久的。

    李香儿模仿七大审判的杀人计划,一下子就毁了两位父亲。我想到真的审判者将其犯罪行为终止,就像徐瑞说的,感觉大快人心,不然说不定还得有谁会遭殃。

    现在接近午夜了,挺累的,我们仨回了宾馆。

    徐瑞和叶迦是凌晨三点回来的,毫无收获。朝市警方那边查到车主信息,是个拉货的,中午吃个饭的功夫,车就被偷了。

    睡到天亮,众人就着美味的朝市咸菜吃馒头,我还得把馒头在豆浆泡软了才敢入嘴。

    我们两组交流完收获,徐瑞提议去拜访“地头蛇”李天盛,摸摸对方的底,因为这人以前或者现在没少行恶,又跟审判者的1号目标是父子关系,整不好他也会被划入审判血书的进度条。

    我们同乘一车,前往李天盛的地址,这别墅位于一座山的山脚下,仅此一动,颇有占山为王的意味,到了之后,我们注意到他家门口笔直的站了两个黑衣男子,老黑目测对方身手不错,如果有六个以上同样的黑衣男子,他自己就赢不了。

    院门上挂了一块气派的金字大匾,“朝隐。”

    还没把车开过去,那两个黑衣男就警觉了,一个较高的冲上前拦住,“什么人想见李老?”

    “警察。”徐瑞刹住车。

    黑衣男子冷冷的道:“哪个部门的?如果没有什么大事,就可以先回去了,我会和你们领导解释的。”

    “他女儿死了。”杜小虫似笑非笑的说道:“算不算大事?”

    对方却道:“小姐死了?不可能,今早她还在院子画画呢。”

    什么情况?

    五十来岁了还叫小姐……比他们都大上二十岁吧!

    难道,李天盛不只有李香儿一个女儿?

    “他的另一个女儿,李香儿。”我解释了句。

    黑衣男子道:“哦……她不是李爷的女儿。”

    “大清早的,开毛玩笑?”徐瑞推开车门,“不是女儿难道是女人?”

    结果对方一把将徐瑞拖下车按在地,“不过如此,就凭你也敢在李家门口放肆!”

    老黑猛地跳下车,两拳把黑衣男子打的晕头转向,把徐瑞扶起来说:“老大没事吧?”

    “不愧是地头蛇。”徐瑞拍掉身上的雪泥,他冲上去给黑衣男子一顿暴踢,这时另一个黑衣男子乙先朝院子喊了句,就冲过来想救同伴。事先有了准备的徐瑞单打独斗就把对方制住了,下一刻,李家大门内冲出一大批黑衣男子,约有十六个。

    老黑战意浓浓,“老大,干不干?”

    “即使胜负难说,也必须得干,否则见不到李天盛的!什么女儿不是女儿的,太tm诡异了。”

    徐瑞单手握拳把身下的那黑衣男子乙打晕,他扭头说道:“就当大冬天的一场热身吧,叶子,他们冲到这边之前,给我放倒六个,你再负责四个,老黑负责四个,我……一个。剩下那位,小琛你下来练手!”

    我被杜小冲一脚踢下车,妈的,我嘴还是肿的,能打个蛋?

    说时迟那时快,叶迦双手共持了四枚石块,甩手之后黑衣男堆响起四声惨叫,我看到四个人近乎同时倒地,握着汩汩出血的肩膀或大腿,已然失去战斗力。

    对方离我们不到五米了,叶迦再次出手,分明能制住四个的,却只射翻了两位,他还真听徐瑞的话,就和老黑、徐瑞主动迎上前。

    李家门前激斗持续了五分钟终于结束了!

    我是第一个解决目标的,因为电击棒在手!老黑拳头一下比一下狠,叶迦那腿更不用说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佛山无影脚现世呢!徐瑞比较阴,打几下跑上三米,放了会风筝就直接踹中目标的命根子……

    倒了一地的黑衣男子。

    我们四个并肩一站,徐瑞冲着李家大门吼道:“神奇四侠久仰李老兄大名,特地前来拜访!”

    过了片刻,门口跑出一个手拿霰弹枪的男人,他望了眼地上的自家人,嘀咕道:“养了一群废物。”

    旋即枪口一提,他对向我们,准备按动扳机!

    “抱歉,你晚了零点二秒……”叶迦早已捕捉到危机降临,他捻起石子划出一道线条,精准的命中持枪男子嘴部,霰弹枪随之落地,对方吐了一地的血并混着碎牙!

    我心说李天盛真够冥顽不化的,发生这么大事还不出来瞅瞅,莫非他对手下特别的有信心?

    就在这时,连连不断的咳嗽声传出了门,一个妙龄女子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半大老头停于门内侧。

    女子生的天生丽质,我们却无暇欣赏,直勾勾的盯着那半大老头,他与李天盛的档案照片完全一致,尤其是左脸的那道斜长刀疤。

    他咳嗽的同时刀疤还一下下的蠕动,“在下就是李天盛,我捡到一物正在家中,想请几位贵客共同观看,这也许与你们的来意有关,还请赏个脸,如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