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五十五章 袭杀殉职
    “坏了,秋宇可能出事了!”徐瑞放下手机,他拿起望远镜观察之前命秋宇守着黄玮的地方,“地上似乎躺下了两个,叶子,你和小琛过去望一眼,如果有情况联系这边。”

    梁三也想去,可被徐瑞拦着了。说二者感情好,万一秋宇真出事,影响他能力的发挥就完了。

    我和叶迦立刻警觉的朝那处移动,花了十分钟,才抵达了原地。

    秋宇和黄玮并身而躺下,均遭到了割喉,血液微微的流动,身下的雪地早已染成了红色。我和叶迦凝重相视,他负责警戒,我蹲下身查探二人的生命迹象。

    黄玮已经死绝了。

    反观秋宇,颈部动脉还有微弱的跳动迹象,心跳也特别弱。如果不能立刻就医,必死无疑!可医院离东郊这边至少有四十分钟,还怎么来得及!

    六神无主的我把这边情况跟徐瑞一说,他联系朝市警方以最快速度派救护车。我们心知肚明能救他的希望并不大,只能听天由命了,凶手摆明了没有像上次对杜小虫那样手下留情,这一刀没割死,还得归功于秋宇的自身能力。紧急时刻没让对方的刀切出过深的口子!

    这时我才发现,不远处的雪地被人用树条划了一行字,“抓我六个,先杀你一个当作利息了。

    七大审判之暴君,留!”

    没多久,梁三跑了过来,换叶迦回去帮徐瑞守罪犯们。

    梁三懂一点儿急救常识,他拼命为秋宇的命和死神做着抗争,急的眼睛都红了,时而让我搭一把手。

    越是这种情况,时间越是留不住,不知过了多久,我们耳中终于响起了救护车的声音,待它停在我们身旁,医护人员拿着抢救设施冲到秋宇前时,后者忽地睁开了眼睛。感激的看了我和梁三,嘴皮喃动,奈何由于被割喉了,发不了音,像在艰难的说着“谢……谢……”

    我们并没有因此激动,心里难过的不行,因为这他妈是回光返照的迹象!

    秋宇还想说些什么时,他无力的脑袋一歪,眼睛不动了。

    我心中涌起莫名的悲伤,虽然和他相处了也就一天,但同为第九局的成员,就这么殉职了,觉得他死的太不值了,遭到了袭杀,却没有死于实打实的战斗……

    医生检查了下秋宇,无声的摇头。

    梁三泪水“唰”地涌现,瘫坐在秋宇身旁哭的像泪人,他们来自A9小组,有过患难与共,有过欢声笑语,也有过风光无限,他这种眼睁睁看着情如兄弟的同事死去的感觉。

    毕竟我和秋宇没有感情,现在还无法去感受梁三的心境。唯有杜小虫前天命危之际有过类似于梁三之前抢救秋宇的焦灼感,不过没有此刻他这般的绝望。然而就在不久的将来,我也像这天的梁三一样经历了相同的情况,心脏真的就像无数根针狂刺一样,痛得无法自已。

    朝市警方也来了,他们去了死湖西侧的瓦房,把罪犯们和无头女尸以及丑陋头颅押上大车返回警局待命。徐瑞让叶迦去草房看着口琴老男人,他自己来到了这边的现场。

    “一切都怪我的安排有误,没想到暴君会袭杀后方。”徐瑞愧疚的为秋宇披上自己的衣物,“我会负责的。”

    “负责?”

    梁三双目通红的怒视前者,抓住其领子抡了一拳,“后事安排的再好,秋宇也不会死而复生!”

    徐瑞的蛤蟆镜裂了,他没还手,任由对方发泄着。

    梁三并未继续动手,“算了,也不是你的错,我也没有考虑到这种情况会出现。”他背起秋宇的尸体上了面包车,“今晚,我就不留下来了,带秋宇回总局。”

    徐瑞惋惜的点头,让对方把车开回去了,同时让当地警方一辆还没离开的警车留下,至于黄玮的尸体,被搬到了后备箱。我们沉默的前往死湖北侧的草房,此时口琴老男人早已醒了,和叶迦大眼儿瞪着小眼儿。

    我一进门,口琴老男人鄙视的说道:“为什么电我?招你了?惹你了?”

    我尴尬的道:“抱歉,执行任务。”

    叶迦说老男人是十分钟前恢复的意识。

    徐瑞封住心中因为秋宇而死的阴霾,他问道:“这位老兄。我们是警察,敢问您怎么称呼,住死湖边上多久了?”

    “我叫张什么……”口琴老男人说道:“很多年前和妻子搬来的,就扎下了根。熟悉的人一家接一家的搬走。就剩下自己了。”

    该不会孤独了太久,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了吧?!

    我们感到不可思议。

    想不到对方说道:“我姓‘张’,就叫‘什么’,别用这眼神看我好不?我还老糊涂。”

    父母取名字也太随意了。我跳过这个,询问说:“据说您是思念亡妻,每天蹲在湖畔吹口琴?”

    张什么笑了下,眉宇间洋溢着开心,“以前这湖的风景可美了,我经常和妻子坐在湖边晒太阳,她最喜欢听我吹那首曲子。”忽然,他眼色变得暗淡无光,“但她……死了。”

    专一、痴情。

    这是我们对张什么的最初印象,他并没有外人口中那样精神恍惚,蛮正常的。

    叶迦思索着道:“死湖西侧的瓦房,近几天住进来一堆奇怪的人。你知道这事么?”

    “看到了,神神秘秘的不晓得搞什么鬼。”张什么点头。

    徐瑞狐疑的说:“他们对抓来的人有虐打、侵犯甚至斩杀的行为,闹出的动静应该不会小,为什么您不报警呢?”

    “首先。我没有电话,其次,我没有手机。”张什么环视着这徒有三壁的家,“我也不想离开。何况他们不是善类,我若稍微离家或者死湖远一点儿,就意味着快见阎王了。”

    我眯着眼睛,“犯罪分子们就没有为难你?”

    “他们来的那天,一个长得平淡无奇的后生来敲门,热情的打了声招呼就走了。”张什么耸着肩膀,道:“恐怕对方来这不是针对我的,所以自己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就不会惹来祸患。”

    “好吧,讲的很有道理。”徐瑞站起身,故作关心道:“犯罪分子们只有六个小的落网了,还有一条大鱼没抓到,我有个同事就在不久前遭到对方袭杀。我们一撤,他保不准还会回来的,您要不要出去避一避?”

    张什么浑然无惧的说:“不用了,烂命一条,不小心死了也能早点见她。”

    “……”

    我们并未在口琴老男人身上发现异常,就离开了草房,驾驶警车返回警局。联系了黄玮的家属领尸并说明他做的事,可对方却说不要了,他们没有这种儿子,我嘴皮子磨破了也没有动。

    梁三和秋宇的尸体被第九局的直升机接走了。

    杜小虫还没有渡过危险期。

    小黑房里边发现的无头女尸经过比对,确定是郑思月的。意外的是,郑强大晚上来警局取女儿已缝好的尸体时,他说了句孽缘也是缘,愿意帮着将黄玮火化。

    担心他为女儿报仇而虐待黄玮尸体,就让一个警员跟着去办理此事。

    丑陋头颅和体内藏有五毒加腐鼠油的无头女尸,也是同一个人的。而她的指纹,竟然跟数据库里一个女罪犯比对上了,名叫吴花,今年二十七岁,起初她还是六年前被刑警大队长亲自抓入监狱的,四个月前刑满释放。

    我和徐瑞、叶迦看完了资料,联系已经下班的刑警大队长来警局聊聊吴花的情况。等待的时候,负责吴花的无头尸身那位法医却敲开了门,“徐组长,毒油尸体内部有新的发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