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七十五章 一百二十七!
    窒息时通常会有大小失禁的现象,我来到袋子前捡起,内侧还有些许的水雾。我寻思着跟他们说会不会是被凶手套着袋子给捂死的?徐瑞认为有可能,但只有两种情况,死者毫无反抗之力或者自愿被蒙上的袋子,但没想到自己会被捂死。

    第二种情况就值得推敲了,如果出于死者自愿的角度,那十有八九是和凶手玩了刺激的“小游戏”。观死者身体上的刀痕,凶手并非像不小心失手捂死,所以死者临死之前都不知道凶手对自己动了杀心。

    老黑去把前台的服务员叫到了门前,盘问对方蔡巧巧回来时,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对方很明确的回复说她孤身一人,但这服务员说自己有时打扫卫生或者低头玩手机,有时候会没注意进来人了。

    我们决定翻查监控,与此同时。并让警局派来了法医。

    花了十分钟,我们就把时间锁定到蔡巧巧返回宾馆的那一刻,之后快进着往后翻,看到一个矮个子的男人开门进来了,当时前台服务员在低头清点钱币,等她抬头时,矮个子已经走入了楼梯拐角。

    “曹宽。”

    我一眼认出了这个特征明显的家伙,接着他进了蔡巧巧的房间,打那之后就没再出来过。我们返回了现场,与此同时,技术部门打来电话,说曹宽和章二泉的身份信息下没有别的手机号了。而蔡巧巧使用的手机卡。也是章二泉新办不久的,联系人除了她父亲,还有十几次不知道是谁用网络电话打过来的,所以无法再顺藤摸瓜了。

    这让我们十分疑惑,章二泉如果谨慎,为什么会把自己的手机卡给蔡巧巧?

    曹宽和蔡巧巧关系不清,但之前处于很久的同居状态,今天上午又一同去贺家作案,按理说感情应该很好的,现在为什么说翻脸就翻脸的将她杀死?

    刀划的体无完肤,这得有多大的恨意……

    还有就是蔡巧巧所住的302号房,没有发现她的手机,可能被凶手拿走了。

    我们云里雾绕的等来了法医,他独自检查了一会儿尸体,说道:“是缺氧窒息而死的,她的下边。也有性刺激时的液体分泌。刀伤是死之后割的,凶手控制的力度非常准确,几乎一样的深,我数了一遍,长的短的加在一块,共挨了一百二十七刀。”

    他又拿死者脸上的血迹清掉,我们终于能勉强看出来这是蔡巧巧了。

    “一百二十七?”

    我拧紧眉毛,总觉得这数字在哪儿见过,忍不住打开蔡巧巧的钱包,拿出她的身份证,我诧异的道:“蔡巧巧的生日就是一月二十七号,凶手刻相同数量的刀很可能因为这儿。”

    “如果不是巧合,那曹宽可真变态了。”老黑打了个激灵,说道:“一刀刀的刻下,还能一边冷静的进行计算,换我是做不到。”

    徐瑞看向那位不到三十岁的法医,“小胡,还有没有别的发现?”

    “这死者身上刻的字,虽然写的不太标准,有点四不像了。”小胡摘掉手套,说道:“但按岛国文字来看,意思是能通顺的。”

    “哦?你还懂别的语言,人才啊。”我竖起大拇指,心急的道:“快跟我们讲讲上边写的啥意思。”

    “骂人的粗话。”

    小胡逐个部位翻译的道:“腹部:biao子,破鞋货,小溅人、死母狗。胸左的是开心,胸右的是再见。”

    我们一阵无语,表示还不如不知道呢。

    徐瑞让警方来交接现场。并把命案通知了蔡巧巧的父亲。我认为之前我们的敲门让凶手匆忙的逃离现场,应该来不及抹掉痕迹的,所以叮嘱了赶到的当地警方注意采集指纹。

    我们回了自己住的宾馆,徐瑞让叶迦把尼泊尔之泪拿出来。我们端详着这炫丽的蓝宝石,感慨万分,死物终究是死物,因为这么一块石头,已经死了两个人,最无辜的就是贺家生的妻子。

    拍卖行只有周伶儿和她男闺蜜离职,其余的暂无人事变动。我们查到二者现在还没有离开青市,徐瑞决定再等等。就让警方对周伶儿和宿宝林启动监视状态。

    这个时候,吴大方给徐瑞打了电话,我听见他说“徐大坑,海鲜大餐我不幻想了,但说好的啤酒和蛤蜊呢?”

    现在夜幕降临,我们的肚子恰好也饿了,徐瑞就让吴大方先来这边。没想到的是,这吴大方竟然带了大批人马,算他共有九个,清一色一队的骨干,但全换上了便衣。

    吴大方贱笑的说:“这几个兄弟都是没老婆做饭的,我就顺便拉来了,徐组长应该不介意的。”

    “狠……”

    徐瑞故作心疼的道:“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走吧!”

    我们来到隔了五条街的夜市旁边,那有几家小摊。我们蜂拥而上,几乎把一家摊子包揽了,徐瑞豪气的说:“别光吃蛤蜊了,大家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奔着几千使劲啊!”

    有他一句话,众人悄然放开了裤腰带。人手一杯扎啤,不多时,海鲜也都上来了。我们吃到十五分钟时,徐瑞提议我们跟吴大方干一杯。

    就在此刻,我注意到不远处的夜市入口,有一个瘦小的乞丐,脏兮兮的跪在匍匐,一边晃动手里的破钢碗。一边对来往的人流磕头。

    我起初没太在意,拿起酒杯喝完,扒着大虾吃。

    过了一会儿,那个瘦小的乞丐出现在了我们这边不远处。跪着对人乞讨。我耳边听见了稀里哗啦的金属撞击声,看来她要到了不少硬币。不过听见对方开口时的清脆声音,我不禁又看了瘦小乞丐一眼,真可怜,这么小的女孩就乞讨。

    意念一动,我忍不住起身,一边走向瘦小乞丐,一边拿出一张五块的。

    没想到的是。我把钱放入瘦小乞丐的钢碗,她竟然说“等下”。我好奇着呢,这小乞丐拿出了九枚一元的硬币,笑着抬头说:“谢谢大葛葛,这是找您的。”

    我愣愣的接过钱,回过神时,注视着这瘦小乞丐的脸蛋,怎么有点熟悉?

    徐瑞喊了一嗓子:“小琛,你再不回来,全被老吴那狗日的吃光了!”

    过了片刻,我猛地意识到这瘦小乞丐在哪儿见过了,拍卖行外边以及贺家生在菜花街捡到尼泊尔之泪的监控录像!

    她是肥胖富豪领着的瘦小女孩。也就是犯罪分子成功窃得宝物最为关键的一环。

    “喂,这位小妹妹,你等下。”我伸手抓住了瘦小乞丐的手臂,把她吓了一跳,“大葛葛您有什么事吗?”

    “前天,你是不是跟着一个胖子去了人很多的地方,看到过一个蓝色的石头?”我询问的道:“后来你摔倒了,石头就被别人抢去了,对吗?”

    瘦小乞丐手上的钢碗掉地,咬向我手腕想跑。

    我如若是被小女孩给逃了,那真就没脸混了,不过担心把她这小胳膊小腿的弄伤,就将其揽入坏里抱着,“不许动哦。”

    说完,我扭头朝吃得正香的徐瑞喊道:“老大,章二泉领的小姑娘找到了!”

    徐瑞、叶迦、老黑听到放下手上事物,跑上前,觉得确实太像了,我们彼此相视,徐瑞说道:“走,回警局。”

    由于这次出来是喝酒的,所以没开车,我们就和瘦小女孩钻了一辆出租车,徐瑞对着摊子喊了句,“老吴,我这边有急事,你们先吃着!”

    吴大方点头,过了片刻,等我们这出租车已经发动了,他暴跳如雷的吼道:“徐大坑,先别跑,你还没有没结账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