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命案现!
    秋叶喉咙一动,把肉咽入了肚子,她拿刀挑起一条血色的肉,喂向我的嘴巴,“轮到你了呢。”

    我颤抖的晃动着,“我不吃,不吃啊!该死的,拿开!”

    “不吃怎么能行?浪费食物是不好的……”秋叶另一只手按住我脑袋。她像一个温柔的恶魔,“提醒你别乱动哦,小心刀子割破了嘴巴。”

    进而,她缓缓的把肉抵向我的嘴。

    碍于刀子太过于锋利,我迫不得已的张开嘴,否则会被割成兔唇的!那条肉,缓缓的进了口腔,鲜辣的酱汁味充斥着。

    秋叶把刀子抽开。她命令的说:“嚼!”

    我浑身剧颤的咬着,肉……嗯?这是什么味?干干脆脆的,就像软的面团。我诧异的咽入肚子,询问道:“人肉就是这样吗?”

    “呵呵……不是呢。我一直是逗你的。”秋叶缓缓的解释说:“它不是人肉,是我用面团做得吓唬你的。”

    她说完,拿出一个穿了线的扣子,不停地在我眼前来回晃动。“累了吧?安心的睡一觉,醒来一切都会好的。”

    我的眼皮越来越沉,脑细胞停下了运作,渐渐的……什么也不记得了。

    ……

    醒来时,我被倾洒入病房的阳光晃得难以睁开眼睛,感觉体力和精神比以往更加的充沛!我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见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说来也怪,我虽然静下时还会想到秋叶喂我肉的情景,可条件反射的想到那味道跟面一样黏黏的,并没有腥味,甚至脑海里亦真亦假的多出一种印象,秋叶是真的骗自己。

    所以……也就没有那种顺带的恶心发燥感觉了!

    我又想到昨晚是杜小草来为自己治疗,揉了揉脑袋,竟然有点儿混乱,到底哪个是真的?我起了床,想出去时,门被推开了。

    杜小草推着病床上的杜小虫走入病房,现在光线不错,我清晰的看清这对姐妹花,九分相像。唯独就是杜小虫的上唇比较平,显得沉稳冷静,杜小草的上唇微翘,乖巧文静。

    “谢谢你们了。”我尴尬的挠着头,意识到昨天之前被驻地遭遇搞得太失态了。

    “小草,你本身越来越厉害了呢,这睡一觉就好像完全康复了。”杜小虫看着自己的妹妹。

    杜小草有点无奈的道:“代价花的太大了,我花了六个小时,拿面做得假人,没想到只吃了一个地方的一口,他就没事了。”

    我疑惑的说:“六个小时?用面做的假人?那它怎么会动,像苟延残喘的将死之人……”

    “是啊。”杜小草点头,“几个部位安了颤动器,还有电子播放设备,虫姐在门外边负责控制。”

    “搞的太真实了。”我汗颜不已的道:“那面有颜色,没毒吧?”

    “可食用的。”杜小虫眨着眼睛,“你打算怎么谢我妹妹?”

    “起初真快被她吓死了。”我不解的看向了杜小草,说道:“小草,为什么后来你就变成秋叶了?跟真的一样,隐约的记得你又拿个扣子晃啊晃的。难道这是催眠术?”

    “如果我会催眠,就不用做假人了。”杜小草解释的说:“先是情景再现,刺激你的视觉和大脑的神经,加上光线暗。让你产生错觉,以为我就是她,接着你恍然印象里边的那肉不是肉时,此刻,你大脑这两天来的疲惫开始爆发,我用扣子,不过想让你的注意力专注接着进入睡眠状态。”

    旋即,她撅着嘴道:“不准向姐姐一样叫我小草。喊杜姐!”

    “呃……”我郁闷的说:“貌似你比杜姐晚生了半年,次年夏天生的,而我比她小一岁,但我的生日可比你早哦。”

    “是吗?”杜小草看向姐姐。

    杜小虫点头笑了下,“对啊,小草,你得叫他琛哥。”

    “我不要。”杜小草摇头反对,她坏笑的盯着我的眼睛。“这位先生,虽然我让你告别了梦魇,但是,也有让它回来的能力哦。所以……”

    我心脏咯噔一跳,求饶的道:“杜二姐,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杜小草满意的接受了,说道:“虫姐,琛弟弟,我先赶飞机回去了,今天有三个患者约,你们在这聊。”

    她洒脱的离开了病房。

    杜小虫无奈的道:“我这妹妹。真让人操心。”

    “古灵精怪,挺好的。”我叹息着说:“起码比我那个在七罪组织里的灿爷兄长好。”忽然,我的思绪飘到了青市那边,“老大他们有进展吗?”

    “暂时没有。还在驻地等着。”杜小虫说道:“他吩咐我让你即使好了也在这多待几天,别急着回去,因为黄忆薇的驻地被灭,四大美人被捕。一时半会儿不会再现身了。不过老大他们会守在青市,以防突发状况。”

    就这样,我和杜小虫待在病房了半个月。

    ……

    她第三天时就能下地了,现在几乎恢复了行动力,除了不能奔跑。我感觉自己躺的身体快发霉了时,老黑传来了消息,说青市出现了一件案子,现场发现了一个数字“1”。却一同死了四个男人,生前均与黄忆薇发生过关系!

    疑似黄忆薇干的。

    我和杜小虫闲不住了,跟徐瑞百般申请,又做了系统性的体检,确认没大碍了,他终于让我们去青市共同参与破案!

    我们乘着直升机,夜间抵达了青市警局的建筑顶端。

    徐瑞和老黑、叶迦早已等候多时,半月不见。有如三年,他们仨整齐的敬了一礼,齐声说道:“欢迎归队!”

    我们相互拥抱着,又去吃了顿晚餐。由于杜小虫大伤初愈,菜肴比较清淡。填饱肚子,我们返回了警局的验尸房,准备查看这四具男尸。

    死者们不是陌生人。我们之前都有过接触,一个是感染埃博拉变种病毒却坚强挺过来的小东,另外三个则是酒吧诡女出租屋救下来那五个重伤男人里的三位幸存者。

    当时我们的强行介入,把这四个男人拉出了鬼门关。却没想到最终仍然难逃一劫!

    犯罪分子派手下分别把四人从医院偷出,放到一处冰冷的荒地,并用刀子取下了他们的心脏,眼睛以及命根子。

    然后过了很久。拿小东的手机,主动给徐瑞的手机发了信息进行挑衅,说明了案发所在地。

    据徐瑞说,他们和警方赶到时,案发现场惨目忍睹,四具尸体并肩横在那儿,头颅、胸口、下边留的血已经结成了血冰。

    死者们的心脏和命根子全不见了。

    而四位死者的共八枚眼珠,互相紧挨着排成了一个数字“1”。

    死者们生前和黄忆薇这欲之审判有过关系却都获救了,所以徐瑞怀疑这是黄忆薇干的。

    我看着案情明细就额头跳起了青筋,一种前所未有的怒火燃起,犯得着这么赶尽杀绝吗?小东好不容易熬过来了,身体各项指标朝着正常上升,除了脑子还不正常。

    不得不说这是生命的奇迹,包括那三个男人,都为自己的色心付出了代价,难道还不够吗?

    那时为了救后者们,我们甚至放弃了对酒吧诡女的蹲守抓捕,现在什么都徒劳了!

    我凝视着眼前的这四具尸体,他们失去了身为男人的标志,也失去了作为人类的核心。我对于黄忆薇的行为很不理解,取心若是她的爱好,那割小家伙呢?

    小东以前就是因为能把她伺候到云巅才活着离开的,看来黄忆薇就压根没打算让对方真的活着……

    我闭上眼睛,摇头叹道:“老大,我想去案发现场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