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荒院激斗!
    叶迦把我和老黑推醒,说道:“起来了,门口有动静。”

    我立马甩脑袋打起精神,把散发着黄光的小太阳关掉,握住了手枪,而老黑早已拿着冲锋枪和匕首进了院子,他躲入了狭窄的厕所,叶迦则侧身站在窗前,透过少了半块玻璃的窗框盯视着院子。

    我让出半个身位,站在房门边缘。进可攻退可守。

    过了片刻,敲门声音停住,那人再次喊道:“没有人吗?那我们可就进来了。”这声音不算老也不算年轻,估计对方是冯驰的保镖之一。

    接着,我们听见大门被推开,响起了一连串的脚步声音。

    先是出现了三个黑衣人,他们顺着隔墙拐入了院子,然后是一身西装的冯驰,宛如一只衣冠禽兽,手里提了大包小包的礼物。他的后边又有五个黑衣人护驾,可能外边还有望风的。

    对方集体停住。

    冯驰清了清嗓子,问道:“这是黄小姐的家吗?我来的冒昧,请见谅。”

    我缩回身子,一边静静的听着,一边按下了手上的录音笔。

    冯驰对着房子说道:“也许你还在恨我,可我真的知道自己不对,这次来就是想弥补一下当年犯下的错误。现在已经过了这么久,没想到你过的这么落魄。黄小姐,我知道你在听,如果想和我谈谈赔偿的事宜,请开灯。”

    万千雄家连个灯泡子都是碎的,开毛?

    我稍作思考,哑着嗓子说:“叶迦,把小太阳开了。当作灯光。”

    下一刻,房间出现了亮光,不是太亮,毕竟小太阳主要是取暖用的,而不是照明。

    “刀子,阿海,跟我进门。”冯驰吩咐的说道:“剩下的原地等待,万不得惊到了黄小姐。”

    有一个保镖疑惑不已,“冯总,我怎么觉得有许多老鼠的动静啊?小心为妙。”

    “哦……?好像是有。”冯驰笑了下,道:“另一个房间传来的,不妨事。”

    我立刻退回了卧房,侧身倚在门旁。

    冯驰亲手拎着礼物和手持枪支短刀的刀子、阿海走入了房子,眼瞅着就要进卧房了。

    这时,叶迦手上出现两枚石子,对方现身的一刹那,嗖嗖的划出两道黑光,顷刻间将刀子和阿海击倒在地,手上的刀枪纷纷掉下。

    “这……”冯驰吓到了,他看到叶迦时。完全懵住,“叶……叶……”

    “大晚上的,不必这么客气的叫爷爷。”叶迦一上一下的抛着手上的石头。

    我横着挪到冯驰的视野,笑呵呵的道:“冯先生,我家老大算的不错,你果然来了。”

    “呵呵。”冯驰想装傻充愣,他笑着说道:“我白天事务繁杂,现在刚闲下来,就想来着看看,你瞧,我礼物都准备好了呢。”

    我故作疑惑的说:“哦?请问刚刚在院子说的,弥补一下当年犯下的错误之类的,是什么意思?”

    “唉……实不相瞒,黄小姐是我当年员工的未婚妻子,我带员工们去国外旅游,却不想二者失踪了,没想到在酒店被杀,凶手固然可恨,但如果我不带他们去玩,就不会有这事了。”

    不得不说,冯驰圆起谎来真的有两下子。

    “哦,这样啊,前来慰问赔偿竟然还带着这么多保镖,还有一个持刀和持枪的。”我晃动着手上的录音笔,不屑的道:“黄忆薇就在床上。刚刚,她已经把你的罪行全部说了,均在这录音笔内,不仅如此,还有你在院子里边讲的。冯驰。我想看看你还想怎样为自己辩解。”

    冯驰想探头看屋子内的床,却被我一脚踢开了。

    叶迦又射出两道石子,把想捡刀的刀子与想拿枪的阿海手腕打的无法再动手,他狠狠的道:“敢再动,下次就是脖子大动脉了。”

    冯驰慌了。他眉毛狂跳,“许警官,你手上的录音笔,我愿意花三亿收购!”

    “就三亿吗?这跟要判死刑的你相比,似乎有点儿少呢。”我期间并未关掉录音笔,对方说的越多,就能录下越多的直接证据。

    “小子,别得寸进尺!”冯驰脸色不悦的道:“五个亿,这是我的底线!我只想要你的录音笔,以及撤出这个地方。”

    “冯先生。你总是这么的自以为是,以为钱能摆平一切。”我唏嘘不已的说道:“甭说五个亿了,就算五百万,我们都会心动,但取财有道。呵呵,抱歉,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冯驰这老鬼比较机灵,将手里的礼物猛地砸入门框,与此同时,他蹿出了院子,命令道:“快,把房子里的人全打死,然后我们就撤!”

    丧心病狂起来真够可怕的,所幸我们没将对方当一般人对待。早有准备。

    六个保镖们纷纷拔出了手枪,对着窗子就一阵乱射,噼里啪啦的子弹跟雨点一样打入了房间。

    我和叶迦不想被流弹灭掉,就跳到了过道,我翻滚的同时,扣动扳机,本想瞄一个保镖持枪那条手臂的肩膀,却没想到命中了眉心直接击毙了!

    叶迦射出三块石子,同样让三名保镖失去了战斗力。

    剩下两个想调转枪口透过房门射我们,老黑龇牙笑着把冲锋枪架到厕门上方。“突突突突”,半梭子子弹下去,那两个保镖已经成了筛子,纷纷倒地血流不停,显然要死了。

    战局瞬息万变,顷刻间,院子只剩下了冯驰自己,他竟然转身想跑。

    叶迦嘴角勾起一抹淡笑,他甩手就是一记棱形的石镖,竟然撕开了冯驰的裤子!

    冯驰嗷呜一嗓子惨叫。栽倒在地,双手捂着屁股,不敢乱动。

    这边过道还剩下刀子和阿海,我拿手铐将二者拴到一块,并翻了身上,没有别的危险事物,这才放了心。

    老黑毙了两个保镖。

    我毙了一个。

    剩下五个连带冯驰全是叶迦出手伤的。

    我来到院子,低头审视着被自己击毙这个死不瞑目的黑衣保镖,职业生涯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开枪,第一次终结一条人命,还是不经意导致的,令自己有点儿不知所措,只能说他倒霉。

    这是迫不得已的事情,保镖们虽然与这案子无关,却也因冯驰命令对我们出手。我们若有一丝仁慈,就会陷入绝境。

    之所以留冯驰一条命,是因为他还有用。

    我们仨围住了地上的冯驰,他面如死灰,已没了之前的风光。疼得撕心裂肺,一边呻吟一边说道:“我把资产的一半给你们,放了我啊,三分之二!还不够就……五分之四,我净身离开。全部送你们,够了吗!”

    “说得真诱人。”我一脚踩住他的脑袋,道:“这些话留着到审讯室和法庭上说吧。”

    这个时候,隔墙又拐出一个黑衣保镖,第九个,此刻,老黑的枪口和叶迦的石头都瞄准了他。对方看到院子的形势,当即抛下手枪,“我投降,还能配合警方把冯驰这些年来做的所有肮脏事都和盘托出的!”

    “算你识相。”老黑拿出铁拷。上前将之绑住,询问道:“还有没有别的保镖了?”

    第九保镖道:“有一个枪一响时就跑了。”

    “那你为什么不跑?”我奇怪道。

    “我家在青市,还有母亲和妹妹,跑的了一时也跑不了一辈子啊。”第九保镖说道:“还不如立功把过错抵消几分。”

    老黑欣赏的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真能把冯驰的事全抖给警方,加上这次你没有参与枪袭,我保你没有牢狱之灾。”

    第九保镖欣喜若狂的点头。

    “该死的,老子平时大把大把的钱养着你。”冯驰怨毒的道:“就算养条狗还不会咬主子呢,你竟然敢这样,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