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会流血的石头!
    杜小虫盯着自己的床铺,这与她昨晚离开前的一样,原封不动,她抬手放到颇有波澜的胸口,“许琛,算你识相。”

    “杜姐……你现在没有受伤无法下床时可爱了。”我郁闷不已,感觉她以前的状态完全回来了,不过这终归是好事。

    “就这么盼着姐受伤?”杜小虫反手精准的探到我脑侧,把耳朵拧住,“再说一遍我听听?”

    “我错了……”

    我眼角余光看到徐瑞和老黑出了宿舍门,急切的求救道:“老大,救命啊!”

    “这事甭叫我。摆不平她这只……咳!”徐瑞甩了甩脑袋,说:“小虫,许琛,别闹了。不然会打扰到玥儿睡觉的,我们去验尸房。”

    杜小虫这才释放我的耳朵,她挺直身子伸了个懒腰,“感觉好久没睡觉了。”

    途中。我忍不住好奇的问她,究竟发现了什么大线索?

    老黑和徐瑞也竖起耳朵想听。

    “赵刚的肠道内有没消化的事物。”杜小虫打了个哈欠,疲倦的道:“马上就到了,到那你们自己看吧。”

    徐瑞关心的说:“小虫,待会你就睡觉,大伤初愈,不能这么劳累。”

    “遵命。”杜小虫推开验尸房的门,我们望见最中间的尸床上,躺着已被开膛破肚的赵刚,杜小虫还没有进行缝补。

    我们凑到近前,把视线投向这一堆堆器官和曲折环绕的肠子,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腥味与臭味。

    肠子有一块鼓鼓的,被杜小虫用剪刀剪开了一半。

    这是一块黑色带着花纹的普通石头。

    老黑铜铃般的眼睛充满了疑惑,“杜妹子,一块石头……是什么线索啊?求解……”

    “这种石头,恐怕是赵刚知道自己离死期不久了时,为警方留下的提示。”杜小虫拿镊子将石头夹出了肠子,放到托盘内。

    徐瑞摇了摇头,说:“我是没看出什么门道。”

    “同感……”我隔着一次性手套,翻来覆去的看着它,“唯一和石头有联系的就是叶迦了,但他用来当武器的石头,第一种边棱磨的特别尖,第二种不射伤只射疼的石头也是扁平的。”

    “老大。你记不记得鬼瞳姐出事之前的半年,我和她一块休假到青市玩?”

    杜小虫眸子变得模糊起来,她回忆的说:“那时,我们到了北区郊外的十五公里处露营,地上有好多这种黑色的花纹石头,旁边也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当时鬼瞳姐对我说,这种石头虽然没什么价值,但当地人称它为流血石,并非宝石界的流血宝石,因为它每次下雨且温度较低时,石头和裹住它的泥巴之间,就会出现一种暗红色的杂质,就像薄薄的血膜一样,可能是与泥巴里特有的物质发生了反应吧。”

    “所以……这块石头是流血石?”我有点儿惊讶,以前在青市读中学时也听说过几次流血石,下雨加降温就会流血凝膜。敢情不是它流的,主要因为泥巴的缘故。

    过了片刻,杜小虫缓缓的说道:“换句话说,赵刚之前在流血石较多的那一带待过!这石头没人会收藏,青市周边也只有北区的郊外十五公里处为中心,方圆几百米有。不仅如此,今天黄忆薇驾驶面包车离开的方向也是北区郊外。”

    “小虫,亏了你坚持贯彻一尸验到底的习惯,才能发现如此有唯一性的线索。”徐瑞竖起大拇指,他唏嘘的道:“看来你一时半会儿补不了安稳觉了,待会车上睡一下。”

    杜小虫的眼睛笑成了月牙,“这得感谢鬼瞳姐。虽然她已经不在了,却还在帮我们破案呢。”

    经她一说,我们纷纷有同感,不禁想起大姐姐了。如果她有在天之灵,看到我和她之前的同事们融入为一体,会不会欣慰?

    事不宜迟,徐瑞发动了车子。副驾驶留给杜小虫补觉,我们拿着手枪、微冲、狙击枪以及弹药和望远镜,车上又挤入了从一队借来的两位刑警,驶往了北区。

    杜小虫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她不能大幅度的运动,所以让她来是为了指引方向。

    花了一个半小时,我们抵达了十四公里处。今天早上挺冷的,又下了雨夹雪。我们喘一口气都能变成浓雾。徐瑞把车子开到了一处枯枝较多的位置,藏好。

    老黑坚持要上阵,架不住他的倔脾气,徐瑞就让小于留在车上保护杜小虫,并留了一把手枪和一把微冲,如果有犯罪分子逃往这边就直接拿下。

    我和老黑、徐瑞按杜小虫指的方向移动,走走停停的,一边拿望远镜观察四周。

    冰雪打在脸上就像刀刮了一样疼。我们硬忍着走出了六百米,现在已然进入了流血石遍布的区域,随便一脚都能踢出三四块,它们与泥巴表面真有一层薄薄的暗红物质。

    忽然。徐瑞拍动我和老黑的肩膀,“快看东边,那像不像有两只帐篷?”

    我们也拿起望眼镜注视,确实挺像的,但轮廓有点模糊,目测有三百米到五百米之间。既然发现了可疑事物,就必须得注意隐蔽了,毕竟你能看见人家,人家也同样有可能注意到你。

    伏低了身子,我们缓缓的朝东方的目标接近着,花了半个小时,终于只剩下一百米的距离,与此同时,我清晰的看见,这里共撑了三只黑色的帐篷,比之前远距离观察到的多出来一只。而帐篷们的后侧,停放着两辆面包车,前边地上钉的几只木桩拴了六条大狼狗。

    帐篷前风平浪静的,口子也封着。由此可见住在其中的人并未起床。

    通过那辆有点儿熟悉的面包车,我们基本能确定黄忆薇和女助手藏在此地,心跳突兀的加速,A7小组第一次凭真本事离审判者这么近,徐瑞叼着没有点燃的烟,“干,这回若是错失良机,连老天都不会原谅我们。”

    百米开外的三只帐篷不大不小,每只撑死了就能住五个人,况且黄忆薇和女助手会占上一只,故此,我分析这里的犯罪分子,最大的规模也不会超过十几个人的。

    我们没有把握一条不漏的端掉对方。

    徐瑞权衡了良久,联系到第九局的技术部门,让对方获取现在我们的定位,并把东侧一百米标注为重点区域。调动青市的特警在四面八方把目标点包围。过了一分钟,我们收到回执信息,需要四十分钟才能完成部署。

    剩下的就是沉住心等待,等包围了帐篷,就能发动攻势和劝降。

    约么过了有二十分钟,变故出现,一间帐篷被打开,黄忆薇跟女助手出来了,二者做出了一个让我们意想不到的动作,彼此拥抱住缠吻了几十秒,她们缓缓松开对方,走向帐篷后侧的那辆面包车。

    “百合花吗?”徐瑞大跌眼镜的道:“真想不到黄忆薇男女通吃,她和秋婉之间莫非也……”

    “唉!”老黑不知叹的哪门子气,他动作娴熟的架起狙击枪。

    黄忆薇启动了车子,她们准备离开那藏匿之地!

    这怎么行?

    此时此刻情况非常紧急,然而特警们还得再有二十分钟才能围住这一块区域,一切已然来不及了……

    徐瑞大手一挥,他斩钉截铁的说道:“老黑,不能让她们跑了,把车胎给老子射爆!”

    “3、2……1。”老黑眯着一只眼睛,他扣动了扳机,“磅……!”震耳的枪声划破天际,不停的回荡着。下一刻,那辆面包车打了个摆子,不敢再动弹,车上的黄忆薇和女助手也伏下了身子,我们就无法用望远镜窥视到了。

    另外两只帐篷里边住的犯罪分子们听见枪响,立马持枪冲出来分散开卧倒在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